名门大妇

324、故乡人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3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扫了眼石桌上竹制小茶盘,里边的紫砂茶盏是照北斗七星摆列,幽光隐现,显然是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那道姑见江蒲直瞅着茶盏,随口解释道:“这壶是贫道先师随手做的,不登大雅之堂,叫夫人笑话了。”

    听说是她师傅自己做的,江蒲惊叹了起来,“是么,尊师的手真是巧,仙姑不说,小妇人还以为是名家之做。”

    江蒲倒是真心相赞,这套紫砂茶盏,虽无花饰却胜在浑圆一体,颇是朴雅古秀。至于那声“仙姑”虽是灵机一动的妙思,却多少有些示好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人家的地盘上,卖个嘴乖总是不吃亏的。

    那道姑脸上的讶愕之色一闪而过。若是瓷盏,或有名家之说,这样的泥壶虽贮茶过夜不馊,却只乡野之人才用,达官贵人那是绝看不入眼的。哪里说甚么名家不名家呢!

    江蒲抿了一口茶,许是因泡茶的壶年代久远,所以茶味更觉醇远清香,齿颊之间回甘绵淳,真的是许久没吃过这样的好茶了,不觉想起梅尧臣的名句,“小石冷泉留早味,紫泥新品泛春华。”

    她吟叹未绝,道姑真心赞道:“好新奇的句子。”

    江蒲惊觉失态,待要解释却又无从说起,只好一笑收住,换了话题,“吃了半日的茶,还不知仙姑法号。”

    “贫道宋希微。”

    她多一句话都没有,江蒲都不知道要怎么接腔了。好在女童过来请吃饭,众人随宋希微移步饭堂。才算是避开了这份沉闷尴尬。

    饭堂也修在岩洞之中,因窗户开的狭小,洞内光线很是昏暗,再加上这个岩洞很低。洞顶几乎就在人的头顶,胡不归几个汉子,都要才弯着腰身。

    总之。这个饭堂已经不是简陋可以形容的了。它根本就只是个配了两扇破门的岩洞!

    而木桌上的斋菜,清炒菘菜、水煮豆腐、山菇炒竹笋、凉拌胡瓜萝卜丝、素炒苦瓜,正中间一大碗面筋汤。看得江蒲是一点食欲都没有。

    道观是茹素不错,可你好歹也要把菜整得让人看不出甚么来才对啊。即便没这个技术,编个典雅的菜名总会吧。

    比如那两个凉拌菜,胡瓜可以叫西天取经,萝卜就叫群英荟萃。还有面筋汤改叫无相汤。那水煮豆腐。整成圆的洒一小撮芝麻,不就是太极羹么,或者叫白壁无瑕也可以么。

    这一么改,那菜金翻上十翻也有人来的。道观也不至于这么寒酸了。当然这些话江蒲也只在心里转了转,没有说出来。

    就在江蒲严重质疑斋菜口感的时候。文仲就着水煮豆腐,呼噜呼噜下去小半碗饭。

    看得江蒲目瞪口呆,拿了粗瓷汤匙舀了一勺,险些连舌头都吞了下去,眼眸登时就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宋仙长,你家的豆腐是怎么做的?”

    宋希微慢斯条理的咽下口中饭食,“坊间豆腐怎么做的,咱们就是怎么做的,并无不同。”

    并无不同。江蒲深深的郁闷了。怎么可能不同,豆腐滑嫩是不错,可你吃过比鸡蛋羹更滑更嫩的豆腐么?更让人回味的是那似有若无的豆香。

    然而其它菜就远不如豆腐美味了,甚至略嫌寡淡。江蒲就不知道,卫子齐怎么会觉得这里斋菜不错。难道那天他只吃了豆腐?

    用过斋菜在小亭消食之时,江蒲隐晦地提了提菜式改革。创新增收的意思。其实她也知道话说得有些唐突,也做好了吃人冷脸的准备。

    不想宋希微淡淡一笑,“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聋,五味令人口爽。我等修道之人,讲究清静寡淡,倒是怠慢了众位施主。”

    江蒲抖了抖眉梢干笑两声,又吃了一回茶,实在是觉得闷坐聊,正要起身告辞,却见对面亭柱上刻着几行小字。原来先前她背对这根亭柱,因而不曾看见。这会不免走上前细看,“吾家好隐沦,居处绝嚣尘。践草成三径,瞻云作四邻。”再看时,下边却无落款。

    她正待要问,宋希微已道:“这是先师信手胡写,不成章句,远不如施主雅致。”

    江蒲羞愧了,人家这才叫才情,哪像自己尽是剽窃!

    “宋仙长过誉了。尊师是世外高人,岂是我等凡夫俗子可相比的。”话说到一半,她忽然觉得这四句诗好生熟悉,不由回头再看,结果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,心下疑惑,不由问道:“不知尊师法号是?”

    “林朝英。”

    江蒲张大了嘴,两只眼睛都发直了,问了傻话,“尊师可能一见?”这世间人有相似,同个名不算稀奇。

    宋希微笑道:“先师羽化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尊师可还有诗稿留下?”江蒲略显焦急的追问,不仅宋希微纳闷,就连文煜兄弟俩,并桑珠他们也都万分不解。

    她自小长在漠北,及长嫁至江南,京城不过只住几年,总不会有甚么故旧在此。

    “先师倒是留一纸迷题,说若有人解得出来,定是她故乡人。”宋希微边说边就吩咐女童将东西拿来。

    女童须臾便回,手里拿了封有些泛黄的信封。宋希微从里边拿出一纸素笺,上边写满密密麻麻的小楷。

    “先师说,谁能将这首词填得与她一字不差,便是她故乡人。”

    江蒲接过一看,脸色渐白,最终递还给宋希微,“我等凡夫俗子,实在是比不上尊师才情。”

    听她这么说,宋希微面露失望之色,叹道:“师傅还留了一封书信,若是能碰到家乡人就交给他,只怕贫道有生之年都碰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桑珠等人却惊愕于她一字未填,即便做不到一字不差,总不至于一个字也填不出来吧。

    诸人还未理出头绪,江蒲又道:“不知尊师葬在何处,这样的世外高人,我缘吝一面,能拜祭拜祭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宋希微迟疑了会道:“先师说人来自虚无,亦当归于虚无。所以,她尸骨火焚后,便撒于这山林之间!”

    旁人都听了怔了,果然是世外高人,居然把自己挫骨扬灰!

    江蒲最先反应过来,问道:“那仙长平日如何祭拜?”

    “后堂中设了一个灵位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还仙长引路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知她为何非要去祭拜,可江蒲已然这么说了,宋希微只好在前边带路。她也觉得奇怪,为甚么自己总觉得这位夫人和师傅很相似。

    她甚至觉得,江蒲是能填出那首词来的。

    后堂中一方灵位供在案上,上书林朝英之灵位,简简单单六个大字,江蒲只觉份外亲切。心下暗暗问道:“老乡,你真名叫甚么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