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26、背后挑拨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3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游猗兰捧着祁顺羽媳妇姚氏递上来的帐本,一笔笔细看。她自小当家,心算功夫那绝对是一流,帐目上每一处的贪漏,都逃不过她的火眼金晴。

    “照理陈嬷嬷是长辈,婢子不当说她。可她也太不像了,太太奶奶也是看中她老成持重,才把太太屋里的采卖的差事交给她办。若不是奶奶收拾过节的东西,核对账目,还不知要被她瞒骗到几时去……”

    莫涟喋喋不休地说着,神情间满是得意,自觉帮了大忙。有这本账册子在手上,太太可就有短处让三房拿捏着了。往后三房也就不用再看谁的脸色了。

    游猗兰没有做声,只顾着手上的账册。心下却是冷笑不迭,陈婆子是甚么人,这点小贪墨算得甚么!自己当家这些日子,看在眼里的事情还少么。

    就刘氏和江蒲的精明,能不知道?想来也是,这么大的府邸,哪里能保得干干净净,过得去就是了。

    这会自己冒冒然的走去说破,得罪了陈婆子事小。叫刘氏和江蒲看着,倒好像自己要和她做对似的。自己在徐家的根基尚浅,惹恼了谁都不好。再则大哥才刚替渐止在大理寺谋了个主簿的位置。她是指着妻凭夫贵的,丈夫仕途才刚开始,她又岂肯得罪了江蒲。

    不过,这账册也不是姚氏和莫涟两人就能核出来,只怕是背后有人想要兴风作浪。想坐山观虎斗!

    姚氏站在地上,见游猗兰半晌不做声,就知事情不好。她既是徐渐止乳娘方氏的外甥女。心里自然就记恨门着当年在金陵,自家舅母落难时,陈宝瑞家的袖手旁观,落井下石。

    凭她现下的身份。给陈婆子下绊子使害,那是没这个本事。不过抓一些错漏,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况且陈婆子管着刘氏院里的采买。那可是个油水丰厚的美差。眼红的人可不少呢。所以,莫涟和李氏核账的时候,她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当不知道。

    她晓得莫涟今朝要把账册子交给游猗兰,特地走来,心里想着,若奶奶真有本事闹倒了陈婆子。自己在跟前还怕没有好处!

    少奶奶整倒管事嬷嬷,在府里又不是没有过的事。

    游猗兰合了账册,置于手边的小几上,又端了白釉束莲纹的茶盏,轻呷了口今年新上来的龙井。垂首说道:“我记得端午核对的事,是交给了嫂子办的,怎么还劳动了莫涟姑娘。”最后四个字,她咬音极重。

    莫涟满腔得意,登时被浇去了七分。姚氏更是暗呼不好,自己怎么就氢这茬给忘了。奶奶待莫涟再好,那也只是情面上的事情,怎会容她插手管家之事。

    “婢妾哪里敢劳动姑娘,不过是闲话时带了一两句。姑娘才听得一些。”

    莫涟再傻也听出了游猗兰对自己的顾虑,所以听姚氏抢了自己的功劳,也不出声,只是紧咬着下唇,满眸子的委屈。

    自己满心满意的待她,不领情也就罢了。反倒还来提防着自己。

    游猗兰没有和姚氏较那个真,她只想确定到底是谁在自己背后捣鬼,“这账册是谁给嫂子的?”

    姚氏没料到她会有此一问,一时间不知如何作答。她也不是傻子,三奶奶与李姨娘不和,她也是知道的。因此迟疑了好一会,嗫喃着嘴道:“姨娘她也是好意……”

    游猗兰将手中的茶盅,往案几上不轻不重地一搁,姚氏身子一颤,登时敛声不敢再说甚么。屋子里登时悄静一片,只听哗啦一声,游猗兰抖开了手里的满雕兰石的檀香扇,一下下的扇着,红玛瑙的扇坠偶或碰到她皓腕上的白玉镯子,不时地发出“叮当”地响脆之声。而檀木淡淡的清香则随着凉风,溢了满室。

    “嫂子若是忙不过来,只管来和我说。怎么好去麻烦李姨娘。虽说她只是个姨娘,可到底是三爷的亲娘,总算是半个长辈。连大嫂子都不去麻烦她的,我一管事,倒就跑了去扰她清静。太太和大嫂子要怎么想!嫂子比我大些年岁,理当比我周全,谁曾想办起事来反倒比我糊涂。往后我还敢托嫂子甚么事呢!”

    她一翻话说得姚氏冷汗直冒,“婢妾知错了,下回再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“左右节也忙过了,嫂子就家去歇几日吧。”游猗兰说得随和,姚氏却惨白了脸色,待要求恳,又知游猗兰是个言出必行的性子。这会求她,自己失了体面是小,再招她动了大怒,可就

    不想莫涟却大着胆子,跪在游猗兰面前道:“这账册是婢子央着姨娘帮忙的,奶奶要罚就罚婢子,与嫂子不相干的!”

    游猗兰眸底飞快地掠过一丝厌憎,脸上已是温情脉脉,亲手扶了莫涟起来,“姑娘为我的心我知道,只是府里事情琐碎,姑娘又是娇贵人,没经历过,不知道其中的关系也是有的。”说着又转向姚氏道:“可嫂子呢?太太让嫂子过来帮我,就是看嫂子办事稳妥。我年纪轻,一时若有不到处,有嫂子提点也就没有大错了。这何倒好,嫂子倒比我糊涂。”

    那些个前情故往,游猗兰是不知道。可姚氏心底打处甚么算盘,她可是心知肚明。才能管了几天的事,这姚氏就盯上了太太院里采买的位置,这心也太大了些吧。

    听游猗兰软了语气,姚氏身上的冷汗总算渐渐收了,“是婢妾糊涂,前些日子忙乱了,倒没留心,往后再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牵着莫涟的手,横了姚氏一眼,“这回看在莫涟份上,且就罢了,再有下回我可是不依的。”

    姚氏忙不迭的谢恩,游猗兰却道:“你也不用谢我,只谢莫涟就是了。依我是不能做罢的。”

    姚氏果然又冲莫涟福了福身,“多谢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莫涟先前的委屈早已散若烟云了,竟然站着生生受了姚氏一礼,又端着姨娘的架子虚扶道:“是我的不是,倒带累了嫂子。”

    姚氏心下好笑,你还真当自己是姨娘了么。就算做了姨娘,是死是活,还不是奶奶翻手之间的事。倒还真把自己当主子看了。

    她心下腹诽,面上却是一派恭敬,“姑娘言重了。”还不及站起身,纱帘挑起,就见江蒲摇着扇子,笑盈盈地大步走了进来,“你那么急急地找我,有甚么好事么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