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27、和稀泥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3:4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游猗兰听见声音的那一瞬间,妆容精致却有些冷淡的脸上,登时堆起春风般的微笑,“嫂子可算是来了,倒叫我好等。”她拉了江蒲的手,往屋里请,又吩咐佩香,“把咱们前几日得的新茶冲一盏来。”

    姚氏自是识趣的退了出去,莫涟却还在跟前凑趣,见佩香端了茶来,理所当然的接过手奉给江蒲,“这还是端午的时候,一个员外郎送咱们爷的。说是比贡茶还清香呢。统共就那么一点子,咱们奶奶自己都不舍得吃。”

    佩香是游猗兰的陪嫁丫头,是这院里最休面的丫头。留在院里将来收了房,总跑不了一个姨娘。若是放出去嫁人,也是独当一面的管事娘子。

    给客人端茶奉水的差事,有她在按说是轮不着莫涟的。可是莫涟被游猗兰适才那几句好话忽悠的东西南北都分不清了,感觉自己已然是姨娘了,架子无意间就端了起来,全没留意到佩香为忿忿的眸光。

    坐在上首的妯娌俩,却是看到当没看到,很有默契的都选择忽略。

    江蒲接过茶,摆起一脸不相信的神态,放到鼻尖下轻嗅了嗅,笑道:“果然是清香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也笑道:“这茶我吃过一回,味好还是其次,难为条索细秀如黛,到底是南边的东西,长的就是秀致。”

    江蒲揭开茶盖,抿了一口,滋味果然是鲜浓回甘。不过,游猗兰这么急着请自己来,应该不会只是为了这么口茶。然而游猗兰不开口。她乐得扯闲天。

    “真真是比宫里赏出来的贡茶都好,我是不吃这等粗茶的。不过每年新茶上市尝一两口,吃着都觉着寻常,倒是弟妹这茶吃得顺口。就不知叫甚么名儿?”

    游猗兰可不想总在茶上打转,随便应道:“我也不大清楚,是三爷拿回来的……“

    不想她没说完。莫涟就赶着献殷勤道:“婢子倒是听三爷说,这是婺州眉茶。因是粗茶,所以没有入御茶,其实不论色香味形都一等一的,且还极难得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盈盈地听着,有心想看游猗兰如何兜转话。而游猗兰到底是大粗闺秀,虽然心底愤然不悦。面上却是波澜不现,甚至还微笑着道:“到底是她上心,不似我杂事一堆,甚么话听过都丢过脑后去了。”说完,清清凉凉的眸光往莫涟脸上一扫。

    总算莫涟还没有傻到家。猛然想自家奶奶请了大奶奶来是有事情商量,所以连忙顺着话道:“咱们奶奶是新媳妇,府里的事情还摸不大清,今朝请了大奶奶来,就是有事请教。”

    江蒲却故意笑道:“我还当弟妹特特请我来吃好茶呢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听见江蒲讽笑自己,也不着恼,还佯装才想起事来的样子,“我就说自己糊涂,若不是莫涟提一句。聊着天倒把正经事忘了。今朝我请大嫂子过来,是有两件事情请教。”说着,她便将适才莫涟送上来的账册推到江蒲眼前。

    不等她开口,江蒲瞥了一眼,抢先笑道:“弟妹这是为难我呢!知道我看不来账本子,还巴巴的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也不以为意。微微一笑向江蒲略说了大概,又怕江蒲以为自己要和她做对,又解释道:“我进门的日子短,府里许多事都不知道,所以特地请嫂子过来问一问。毕竟账目上的事,太太或问起来我也有话回。”

    合府上下谁不知道,太太早已是不大管事了。况且有问题的又是陈婆子,太太还能不知道,又有甚么可问的!

    江蒲自是听出她的话外之音,如今是她管事,偏偏上边又压着两层领导。既然查出账目不对,她总要来跟自己这个顶头上司汇报汇报,若是瞒着不说,到时候可不就说不清楚了。

    以为她有份拿好处还罢了,万一上司疑心她和刘氏一伙,岂不是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一算账就脑袋发昏,府里的这些账,也都只是个大概。不对的地方只怕还有,我是稀里糊涂过。现下少不得你多担待些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这稀泥和的,说了和没说一样。

    而游猗兰要得也就是这个结果,总不成真把陈宝瑞家的叫来问个清楚明白吧。

    于是她的笑脸也越发的灿烂了,“大嫂子自己躲懒,倒来和我说这样的话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了笑,陡然觉得事情不对。

    游猗兰是多圆滑世故的人啊,端午核账,怎么会核到陈婆子头上去?

    搬家之后,地方大了人也多了。府里原本的采办就有些不够使,尤其是一时急着要使甚么,等总采办的人买的来,还能顶甚么用。

    尤其是刘氏那边,还要预备着宫里要甚么。所以李太君和刘氏院里,就各设了一个采买。

    起先还只是临时应急,后来索性小件的东西都让自己院子里去买。三个月和府里的总采办结一次账。

    其中的猫腻,江蒲心知肚明。可游猗兰怎么会挑这笔糊涂账,还理出这么本账本子来。就算是她心算了得,这也要费不少工夫。

    拿着好容易理出来的本子同自己和稀泥,游猗兰她闲得发慌了?再则说了,她这么做就不怕得罪了陈婆子?

    这件事怎么看,都不像是游猗兰做的。那么是谁呢?江蒲心底隐隐有了答案,毕竟府里就这么几个人,真的不难猜。

    可惜啊,她投错了主,那么辛苦做出来的账,却被游猗兰拿来做人情。不过,那两处采买也的确是有些不像了,虽说水至清则无鱼,可水太浑了鱼也是活不成的!

    江蒲心里还思忖着怎么才能即不得罪人,又收拾了那些贪得无厌的婆子。

    坐她对面的游猗兰已连唤了好声,见江蒲不答应,只得伸手去推了推她的胳膊,“嫂子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噢。”江蒲着实为自己的走神脸红,“弟妹说甚么呢?”

    游猗兰不以为意地道:“我就是问问嫂子,觉得圆香怎么样?”

    江蒲不知道话题是怎么跳到圆香身上,不过还是很老实地答道:“是个很知进退的姑娘,太太那么看重她,依旧是谨守本份,待上不见多讨好,待下又最是和气,难得处事又是最周全的。比着我院里那几个强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越听嘴角的笑越是明显,“能得大嫂子这么称赞,那定是个好的。”说着,往江蒲这边凑了凑,“我想跟太太讨了来,给爷放在屋里,嫂子觉着呢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