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29、威逼利诱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3:5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妯娌俩相谈甚欢,莫涟却愁得不行。本来她还指着江蒲拦一拦圆香的事,谁知道游猗兰两句话一说,江蒲就默认了。

    圆香若真是进了这道门,自己只怕是连立足之地都没有了。可是三爷纳妾的事,本就是奶奶说了算的,自己连个姑娘的名号都没挣上,凭甚么拦呢!

    一个晌午,莫涟都在凉榻上翻来覆去。听得外头的自鸣钟“铛铛”地响了几下,她忍不住起了身,走到纱橱边往里一探,见游猗兰还歪着榻上睡着,便悄悄地唤了个小丫头过来,“我出去走走,奶奶醒了你应着,说我就来。”

    她从后边小角门出去,怕碰上了人也不敢往主院穿过去,倒是沿着小甬道一路往北,绕了个大圈,从花园子拐去李太君后院。

    小后院原先是徐渐清住的,这会拨给了李氏,一大跨所十余间房,倒是空得很。

    再加上又晌午时候,因此院子里悄静一片,连墙角的美人蕉都蔫着叶子打盹。

    莫涟走到窗下,轻声问道:“明慧姐姐在么?”等了一会,她正待问第二声,听见里边有了响动,“谁呀?”过不得一会,明慧挑了帘子出来。见是莫涟眉宇间闪过一丝愣怔,旋即笑道:“这大中午的,妹妹怎么来了,快里边坐吧。”明慧一面说,一面往里边让。

    莫涟拐了那么大一个弯,热得小脸通红。这屋子本就在大槐树一荫下,再则里边冰块摆得也多,凉森森的。她一进门。不禁打了两记喷嚏,惊得她赶紧四下张望,生怕惊动了李氏。

    明慧给她倒了盏栀子香片,“姨娘一整天都在前边。听说是李大姑奶奶来了。大姑爷谋了个缺,她要跟着赴任来和老太太辞行来了。”

    莫涟捂着胸口松了一大口气,一气喝干了盏中的香茶,“吓死我了!”她之前一直受李氏管束,因此对李氏倒是颇有些敬畏。

    明慧以为她是和游猗兰一起来的,因此一面给她打扇子,一面笑道:“你们奶奶这会子跑来做甚么呢?你也是的,跟前奶奶来,就该在眼前才对。怎么自己跑了。”

    莫涟放了茶盏,垂首道:“是我自己走来的。”莫涟被挑进内院服侍,也有小一年了。可出了事,她能想到着求助的却只有李氏这里。

    听说她自己来的,明慧登时敛了笑,瞅着她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莫涟却咬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先前李氏让她查陈婆子,她虽觉着不妥可也没法子。那本账还是她亲手交给莫涟的,这会见她这样,心都跳快了,“是不是那帐有甚么不对?”

    “那本帐大奶奶拿了去了!”莫涟说得无心,明慧听得心头乱跳。这和姨娘设想得出入可是很大啊!

    李氏本是想,就算游猗兰现下还没本事动陈宝瑞家的。有了账册在手,也是个把柄。心里多少也会念自己的好,谁会想到,她转手就把账册给了江蒲!

    “那,”明慧心提得老高。“大奶奶怎么说?”

    莫涟却在为自己的事犯愁。适才她一时情急走了来,可见到了明慧才觉着自己莽撞了。听奶奶话里的意思。圆香的事还不宜扬张,自己若是告诉给明慧她们,闹了出来,吃亏的头一个就是自己。

    可若不是说,府里人虽多可又有谁人帮得了自己。或者去求求自家姐姐,她在大奶奶面前还是能说得话上的。让她劝劝大奶奶,也许还能转机!

    这么想着,她恨不能登时就飞了过去。因此,她完全没听见明慧说甚么,只急急道:“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得空再来看姐姐。”说着话人就往屋外去了,明慧待要再问两句,她一溜小跑的没了影子。

    惹得明慧在后边直啐道:“这丫头,发得甚么疯!话说了一半,人倒跑了!”

    大奶奶可不比新奶奶,她当家那么几年,府里这些事,她哪有不清楚的。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,乐得清闲。弄出那个账本子,不是故意的给她难堪么!

    三奶奶到底安得甚么心,不领姨娘的情也就算了,反倒捅到大奶奶那里去。就大奶奶的手段,她真要认真起来,这府里谁能讨得好!

    明慧思来想去,越想心里越是不安,吩咐了小丫头看屋子,自己就往江蒲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江蒲歇了午觉起来,文煜兄弟俩已经上学去了。她吃了碗冰凉的绿豆汤,歪在榻上翻看从岑山洞带回来的,林朝英的笔记。

    说是一封信,其实差不多是本日记了。只不过是用英文写的,当年江蒲英语也是过六级的。可是那么多年没有用,难免有些生疏。好在只是看,而且日记么没甚么专业词汇。所以,江蒲看得虽有些慢,但大体上还是能看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林朝英一定留过学,不然能写得这么流畅。”江蒲一边看一边啧舌。这本日记,差不多赶上本中篇小说了,这可不是一般的英文水平。

    只是逐字逐句的,江蒲实在是看得有些累,不免放了下来,活动活动脖子,却一眼瞅见放在桌案上的账本。

    江蒲微眯了眼,老实说府里这些人,也的确是该整治整治了。再由他们闹下去,只怕将来不好收拾。只是拿谁开刀,由谁操刀,江蒲一直就没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难得李氏自己送上门,不使唤她都可惜了。不过陈宝瑞家的,还动不得!真把刘氏逼急了,府里不知要闹甚么样,自己也不要想过清静日子了。

    杀鸡儆猴,鸡不好挑啊!

    这要一只无关紧要的鸡,又要足够显眼,就像当日办方氏和常瑜媳妇,如此才能震住那帮家伙一段日子。

    江蒲这里盯着账本子发呆,自纱橱外走来一人,请安见礼,“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慧姑娘怎么来了!”江蒲笑着起身让坐,又赶着叫丫头倒茶来。

    明慧和江蒲虽来往不多,可旧年因采萍的事,倒也算是相投,平日里见着并没有多大的礼数,只是今朝明慧心里有事,不敢真的坐了,只沾了小半的绣墩,却又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江蒲见了她倒是真心高兴,自己正想怎么把事情交到李氏手上,明慧就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前半晌时候,你三奶奶给了我一本账册子。”江蒲说着话,递了个眼色给丫头,令她把账册拿了过来。

    明慧看到账册,脸上颜色变了几变,还没想好要怎么说,又听江蒲道:“说是府里几处采买多有贪漏,只是她脸薄不好办,所以来问着我。”

    明慧勉强地笑了笑,她估摸着游猗兰肯定是把姨娘给买了的,与其装糊涂,倒不如坦荡一些,“三奶奶新进门,就赶上端午这个大节,老太太怕有疏漏,所以就让姨娘帮了帮手。至于这账册,不是婢子说,也是三奶奶太过小心仔细了,偌大的府邸,哪保齐干干净净的。”

    李氏弄这么个账本的意思,江蒲心里清楚的。游猗兰新进门,是不可能和陈宝瑞家的过不去的,李氏不过是希望借着这事,和媳妇示个好。不曾想游猗兰偏偏就不领她的好。转手就把她卖了。

    “话虽是这么说,可是他们闹得也有些不像了。”江蒲叹声道:“只是我一直事忙,也没工夫理会。况且老太太、太太那边的嬷嬷又当半个长辈的,我也不好太过细较。再则说了,那两处的采买,我实在是不熟。”说话,她指着那本账册,摆出之前对贪墨之事毫不知情的样子,“要不是你三奶奶理出这么个账,我还不知道竟到了这个地步!本来在两个院里设采买,是为了老太太、太太要甚么方便。倘或叫两位老人家受委屈了,我这个做小辈的心里也不安。”

    明慧迷茫地看着江蒲,有些弄不明白她的意思,难道大奶奶要收拾陈嬷嬷,不能吧!

    “如今是弟妹管着事,她倒是敬我,可我也要知道好歹。真要是我就这么去查去问,弟妹面上总不好看。所以我想着……”江蒲直直地看入明慧的眸子,“这事还是有劳姨娘细细的访查。”

    明慧被看得浑身一个抖了激灵,定了定神,才迟疑着道:“这怕是不妥吧……”

    让姨娘帮她,大奶奶真是异想天开啊!

    江蒲却笑,“这有甚么不妥的,本来姨娘就是奉老太太命办事的。而且你三奶奶也是这个意思,只是她年轻媳妇,和姨娘总觉着不好意思,才让我开了这个口。姨娘到底是三弟的亲娘,哪有不帮忙的道理。姑娘说是不是呀。”她语速极慢,笑盈盈的眸子泛着令人心慌的寒芒。

    明慧忽然觉得自己这趟来错了,本来她只是想替李氏开脱开脱。没想到却掉进了江蒲的坑里,硬生生把自己绕了自己进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明慧还想做最后的挣扎,江蒲坐正了身子,冷了嗓门,“姑娘实在不愿也就罢了,我自己把今朝的事说给姨娘就是了。”她特别在“今朝的事”上,落了重音。

    明慧岂会听不出她的威胁,她若去说,还不知会怎么编排呢。姨娘即便不信,自己的日子也不好过了。

    江蒲瞅着她脸上的惊惶,缓了神色,伸手握了她的手,“姑娘年纪也不小了,我这里正要放梅官、桑珠出去,办妥了这件事,我给姑娘说一门好亲!”

    明慧看着江蒲的笑脸,张着嘴,说不出话来。这个诱惑真是直击她的心底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