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31、通风报信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虽然故作孝顺的说不要惊动了刘氏,可这样大的事,陈宝瑞家的怎么可能不报给刘氏。

    起更时候,刘氏从内堂礼佛出来,圆香端了盏蜂蜜水来,陈婆子接过来,悄声向圆香道:“姑娘去歇着吧,这里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刘氏知道她有话和自己说,冲圆香点了点头,接过陈婆子手上的蜂蜜水,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瞅着圆香把把小丫头们都领了下去,陈婆子才把后半晌的事情说给刘氏。两处采买的账,刘氏手上也有一份的,陈婆子她们捞得好处,有一份是归到刘氏手上的。

    大宅门里,总要有点体己钱。现下徐渐敏虽不伸手要钱了,可她做娘的,总是时不时的要挂念着,送点东西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也能走公中的账,可哪里有自己手上有钱使得舒服。再来就是刘如君那里,也许是刘氏年岁大了,尽管是颗弃子,她时不时也还挂念着。她的那份份例用度,都是刘氏这里支取的。

    陈婆子她们之所胆子大,也是因着这账一半是过了明路的。

    刘氏听着陈婆子的话,脸色一点点沉了下去,待她说完,刘氏先狠狠地瞅了她一眼,圆圆尖尖的手指指着她的鼻头训道:“你也太没有轻重了!非要惹得素素看不过眼了,动手收拾才安生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嘟喃着嘴道:“还不都是姨娘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冷眼一横,道:“你也真是老糊涂了,李氏她算个甚么东西。素素要想把这事压下去,莫说一本账,就是一百本账。李氏她也翻不出浪来!这回中她俩个卖我个情面,放过了你去,往后你再要惹出这样的事来,不用她们,我头一个就办了你。听见没有!”

    陈婆子已经许久没被刘氏这样训斥过,心里对李氏的怨恨又重了一分。尽管刘氏说这是江蒲的意思。可陈婆子却觉得。就算大奶奶有心要收拾众人,怎么也不会拿自己开刀的。若不是李氏在那里兴风做浪,又怎会累得自己被太太教训。

    “奴婢知错了,再也没下回的了。”陈婆子先认了错。看着刘氏缓下来的脸色,凑上前道:“不是奴婢说嘴,如今三奶奶才管事。姨娘就这么做兴起来。俗话说打狗看主人,奴婢是有不是,可姨娘好歹也是太太手底下的人。她不来太太说,反倒跑去三奶奶那里嚼舌根。亏得三奶奶大户人家出身,知道规矩,倘或真闹了起来,岂不是叫人看笑话。”

    刘氏冷笑数声,“小门小户出来的就是没见识,肚子里蹦出个儿子来。就自以为了不得了!看着老三媳妇管了事,就浮上水去讨好。也不瞧瞧自己是甚么身份。老三媳妇能看上她!就这么一本账。老三媳妇心里指不定怎么怨她多事呢。且看着吧,她若是安安份份的,老三媳妇碍着脸面,也不会亏待她。若再这么自话自说的,不用咱们,老三媳妇就放不过她去!”

    “那,”陈婆子试探着问道:“这一回,太太看怎么办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!”刘氏眉梢一挑,“该怎么办怎么办!只别给我闹得没脸。枉费了你两位奶奶的好心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笑应着,“太太放心,奴婢一定办得漂漂亮亮。”

    刘氏将盏盅放在小漆盘上,合了眼,“时候不早了,你就去吧,免得又开门关门的惊动人。”

    圆香知道她们有事,就从正房退了出来,让小丫头在外间侯着,并吩咐说,“若是太太传唤,就来叫我。”她自己则回屋在窗下坐着,做针线。

    “妹妹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圆香听见声音,抬眸看去,却是心漪穿一身月白碎花袍子,摇着柄绛色纳纱绣佛手团扇笑盈盈盈地走来。圆香心下虽是纳闷,却还是笑着迎上前。“姨娘这会怎会走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天气热在屋里呆着闷,实在歇不下,就了出来走走。”心漪边说边在窗边的回心纹藤椅上坐了,“这对椅子都多少年了,你还收着。”

    圆香倒了一盏香片,“这椅子越是旧越是凉快,新的还不如它呢,况且这么些年了,还真舍不得了。”

    心漪顺着她的话,感叹道:“是啊,死物相处久了,都有情份。”

    她话中有话,圆香自是听出来,却低首垂眉当不知道。

    心漪与她谈不甚么交情,却也知道她为人谨慎,见她如此,也不说甚么客套话了,直问道:“妹妹跟太太多少年了?”

    圆香愕然抬头,不知她是何意,斟酌着道:“只怕有十多年了,我来的时候,姐姐还跟在太太身边呢。”

    听她提起从前,心漪恍然间些怔忡,“是啊,转眼都这么些年。我记来你刚来的时候,也就只六七岁大,一晃眼你都误了嫁人的年纪了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瞎说甚么呢!”圆香以为她是替谁说亲来了,登时板了脸道:“我说了的,这一世人就服侍太太。太太百年后,府里若是容不下我,我就出家做姑子去!”

    看着圆香一副要拼命的样子,心漪心底不免一酸,“傻丫头,说甚么胡话呢。大奶奶是那起容不下人的么?不要说你,就是刘姨奶奶,大奶奶又怎么了她!”

    圆香越听越是心惊,可转念一想,大爷和大奶奶夫妻情深的,总不会想把自己收房的。那是谁托大奶奶说亲?

    思来想去的,与其心下猜度,不如把话挑明,“姨娘有话不妨直说。”

    就算是大奶奶要做媒,自己不愿意,她也不能怎样。难道还能把她捆上花轿!

    心漪瞅着她面色似水的样子,迟疑着不知怎么开口,过得良久,才问道:“你还记得三爷屋里的采萍么?”

    圆香眉头一酢,“自然记得。”

    “当日还只是李姨娘的主意,就闹到了那份上。现如今三奶奶进了门,她要讨谁去,太太只怕也不好说甚么。毕竟不是亲生的。”

    圆香一颗心扑通扑通的,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来,一双眸子也泛起了泪花,哆嗦着嘴唇问道:“姨娘到底甚么意思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