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32、枉费好心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心漪瞅着她在眸中打转的泪花,叹息了声,起身四下看了看,见左近无人,才坐回她身边,压低了声音,“三奶奶有心想跟太太讨了你去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心漪说完,圆香的眼泪就啪啪地往下掉,用力的抹了,抬脚就往外走,“我去求太太!”吓得心漪赶忙拦下她,“你且别急啊,这事还只是听莫涟随口一提。你这会嚷了出去,算怎么一事。”

    心漪拉了她坐下,微蹙了眉道:“亏你在太太跟前这么些年,心里一点成算都没有。头几年采萍闹成甚么样,你也是瞧在眼里的。三奶奶若真心想讨了你去,你这驳的脸面,你还想讨得好去!”

    圆香双眸含泪地发狠道:“那也没甚么,大不了一头撞死,也不出这道门!”

    心漪气得往她额头上一戳,“才多大一点事,开口闭口就是寻死。你死在这屋里,不是告诉人,是太太逼死了你!太太也是白心疼你了。”

    圆香毅然决然的眼眸渐渐黯了下来,心漪叹息着,继续劝道:“头一件,这事还做不得准。我不过是让你心里有个底,愿不愿意的也好想个对策。二来你是太太跟前得力的人,三奶奶才刚进门,她就是有这个心,一时半会的也不好开口。你愿意是没话说……”

    心漪急了,张口欲辩,心漪拦了道:“你且听我说完,若不愿意时,也能想个和缓的法子,既不伤了三奶奶的体面,又能遂了你的意岂不两全。”

    圆香眸中噙泪。嘴角却笑了起来,语声平缓地道:“我能有甚么法子,三奶奶若来讨,我也只有求太太。太太若是心疼我,不放我去,是我的造化。太太若是不留我。我自己吊死就是了!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,又来了!”心漪斥道:“年纪轻轻的,不想着怎活,就想着怎么死。除了这个法子,就没别的路走了?早知你如此,我何苦巴巴的走来通这个消息,只管等三奶奶开了口。要死要活的由你去。”

    圆香到底在刘氏跟前多年,又管过事,人也聪慧,虽一时惊吓到,听了心漪的话却渐渐的缓了过来。她也不拐弯抹角,直接问道:“姨娘又有甚么好法子。”

    心漪自做了徐渐清屋里人,经历的事不少,熬到那如今,心底的谋划算计不比谁差。她能走得来通信,自然是想好了过对策的。

    “说来也简单,赶在三奶奶开口之前,堵了她的口也就是了。过了中秋,要放一批丫头出去。咱们梅官可不也在里边。你呢挑一个合心意的。就是自己不好说,只要露个意思,还怕没有人上门提亲。太太那样心疼你,况且你年纪也大了,看你了点了头,自然就允了。介时三奶奶还能说甚么。”

    心漪这个法子按说是最好没有的。可圆香却冷冷地瞅着她,语气也冷了下来,“想来姨娘是有合适的人选了吧。”

    也难怪圆香这么想,毕竟她和心漪谈不上多深厚的情份。而且这府里的人,不都要占些好处才肯出手帮衬的么。心漪走来报信,也算是冒了大风险的,这叫三奶奶知道了,就是嘴上不好说甚么,心里也要记恨。

    况且这样大的事情,若说大奶奶不知道,骗小丫头都不信的。心漪这主意,多半也是大奶奶授意的。就心漪所说,自己是太太跟前得力的人,大奶奶就是不在意,应该也不会想给三房添一助力吧。

    照说心漪也是有些私心的。莫涟再怎么不好,终究是自己妹子。没有眼瞅着她被人算计的道理。

    再说了,三奶奶讨圆香去,一来是想示好太太,二来未偿不是存了压制莫涟的意思。就莫涟那莽撞性子,将来少不得要闹,她自己吃亏也就罢了,倘或带累了自己兄长,那可就亏得大了。

    如今自己兄长是府里的总买办,侄儿也堪堪熬了出来,只待后年下过场,余家也算出了个读书人了。

    大好的前程在前头等着,心漪自然是要防微杜渐。只是她怎么也没料到,圆香会冒出这么句话来,脸上气得青一阵白一阵。

    过得半晌,她强压下心头怒火,冷笑着道:“我还当姑娘是个明白人,如今看来也是个糊涂的。既然姑娘这么想,倒是我多管闲事了。姑娘只当没听过我这话,爱怎样便怎样吧,左右又不与我相干!”言毕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圆香却软在了藤椅上,自己的家人都留在南边,其实就算是在身边又怎样了?还能拧过主子的意思去!

    至于心漪说的倒的确是个法子,可这一时半会的,又上哪里找合适的人去。忖到这里,她忽地想起涂泰来了,一阵伤心泪珠子掉得更凶了。

    前些日子涂泰闹的那些事,圆香也是有所耳闻的。那会听着倒不觉得如何,可现下想来,心里却又是羡慕又是嫉妒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得一个男人如此相待,这一世甚么都值了。这一晚上圆香脑子里都乱纷纷的,思一阵叹一阵,又伤心一阵,不时又心里发狠,了不起就是个死!

    她在床上翻来覆去的,不觉窗色微明。听见外边上夜的丫头婆子起来了,她索性也就不再睡着。起身洗漱了,胡乱挽了头发,开门出来。

    那些婆子丫头见她,都凑上前赔笑道:“姑娘怎地起得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圆香也没神气搭理她们,只问:“有没有泡好的粗茶,给我倒一盏来。”她胡思乱想了一宿,这会脑子里跟灌了铅似的,又重又沉,眼角那根筋吊着,隐隐地抽痛。

    “这一大清早的,姐姐怎么就吃粗茶。”圆香回头年看去,却是在刘氏屋里上夜的丫头---秋黛。

    当日瑞珠去后,便挑了她上来补缺。这几年过来,在刘氏院里也算是有头脸的大丫头了。

    圆香还没想好如何开口,秋黛又惊诧道:“姐姐身子不适么,怎地眼底下那么重的乌青。”

    圆香揉了揉脑袋,“昨夜里有些闷,没睡好罢了。妹妹怎地也这么早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真是没歇好,迷糊了。今朝十五,太太要早起诵经啊!”秋黛说着,便向那些婆子道:“水烧得没有,赶紧倒了来。”

    婆子一迭声应了去,秋黛又向圆香道:“不然姐姐再回屋歇会吧,太太那边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反正也睡不着,倒是做些事精神些。”边说,她边接过了小丫头递来的茶水,先漱过口,又痛喝了两大口,方昂首进了正房。

    秋黛落在后头,淡淡一笑,待婆子倒了热水来,再领了进去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