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33、贼喊抓贼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如今是能偷懒就偷懒,早起也不去刘氏那里候着了,直接往李氏院子里请安,反正也没人挑她的不是。

    今朝江蒲晚了些,刚进了老太君的房门,就听见里边传来一阵笑声。

    “你呀,出了阁还是这样。你们太太也不说说你。”

    江蒲进了纱橱,就见老太太指着李茉笑道。

    游猗兰、李茉两个见了她,都站了起来,“大嫂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道怎么这般热闹,原来是李大妹妹在啊。”江蒲毫不掩饰自己的假笑,略显尖锐的嗓音透着刻薄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李太君在,江蒲恨不能把李茉打了出去,这会能给出假笑,已经是很不错了。

    李茉讪着脸,坐回李太君身边。

    其实她也后悔,早知道会闹成这样,就不争那一口闲气了!到如今虽然老太太疼自己,可得罪了江蒲,徐渐清就是不买自己的账。

    这一回家里花了多少钱,托了多少门路,到头来也只是谋了个正六品的巡检。二十来岁的后生官至六品,听着好听。可巡检和巡检也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江南、中原诸州府的巡检,任个三年五载没有太大的过失,疏通得好的升迁为刺史,差一些也能混个团练副使。

    可自家男人,黔中道翁安府巡检,听都没听过穷乡辟壤,只怕这半世人都要耗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李茉才又厚着脸皮登徐家的门,让老太太挂个心。在徐渐清面前多念两句,或者念得他烦了,自己一家还可能迁调,不然就自己的家世。一世人都不要想出头了。

    老太太横了江蒲一眼,很是不悦道:“她就要随姑爷外任去了,过来同我辞辞行。你那些个阴阳怪气都给我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听老太太话说得直白,只怕闹得太僵,忙笑着问李茉:“大妹妹适才说的是甚么地方,我听了遍,倒是没记住。”

    李茉还不及回答,老太君气鼓鼓地抢道:“黔中道翁安府,离着这里好几千里地。我老婆子有生之年,也不知还见不见得上。”说话间,她一双冷眸横过江蒲微笑的脸庞,忿忿之意不言可知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身体健旺的很,”刘氏接过丫头奉上的小果碗。“还要享重孙子的福呢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一点脸面都不给刘氏,冷着脸摆手道:“罢了,儿子孙子都想不着,还指望重孙子么!”

    李茉这一回来可不是与人斗气的,再让老太太说下去,把人都得罪了,自己真要没指望了。

    “老太太这话说的,满京里瞧瞧,有几个像老太太这般有福气的。旁的不说。我三哥年纪轻轻的,一出来就在大理寺供职,又娶了这么个贤良温厚的嫂子。过一年半载,再给老太太添个小孙儿,这样的福气,多少人望都望不来呢。”

    听得李茉夸徐渐止。老太太脸上总算有几分喜意:“你三嫂子虽才进门年纪也轻,倒是极孝顺的,不论一点甚么都想着我。”又指着手边案几上茶盅道:“就这茶不值甚么,别人送来给她,那么点东西她还想着我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半捂了脸,羞道:“老太太快别提了,一点粗茶,吃个新意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难得这点心意,咱们府里要甚么不得。”

    刘氏也跟着凑趣,问游猗兰道:“甚么好茶?哄得老太太这样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娘亲听老太太说。”游猗兰的鹅蛋脸上微微泛起红晕,“不过是别人送来的一点粗茶,因我不大吃,又听姨娘说老太太不喜欢茶饼,就送了些过来。娘亲若要,只怕我屋里还有些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不用。”刘氏顿了一顿,好似无意地问道:“即是老太太吃着顺口,怎么不买一些?老太太院里不是有采买么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直坐在角落里吃茶听戏,刘氏话一出口,她拿着茶盖撇茶末的手不禁一顿。她嘴上虽说不要惊动了刘氏。可心里清楚的很,陈婆子定会去回禀的。

    她只没想到刘氏竟然在第二天,就当众点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氏捧了琉璃攒心梅花点心盘进来,恰听见这一句,脚下稍稍一缓,精心修饰的眉梢不由跳了一跳。面上虽无异色,心口却有些发慌。

    本来这事是周全的很的,哪里想到儿媳妇能把自己卖了。陈婆子的事刘氏岂能不知,只怕她在其中还占了一分的好处。

    她这会好似是顺嘴提一句,心里不定怎样算计自己呢!李氏担忧的心里咚咚直跳,游猗兰却当没有昨日的事一样,“我早先就想着了,只怕坊市上没有这样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实诚,托人问问就是了。咱们南边不也还有人么!”听她们话说远了,李氏刚要放下心来,刘氏又向江蒲道:“你弟妹终究年纪轻压服不住人,你也少偷些懒,帮一帮她。前些日子我仿佛听见有人嚼舌根,说两处采买如何如何的。越性趁着这回查一查,大家干净!”

    听到这会,李氏脸上的胭脂都压不住惨白了。偏老太太还跟着瞎起哄,“又是谁胡乱嚼的舌根,真真是过不得好日子,没事也要寻些事出来闹!”

    刘氏院里的采买不干净,老太太院里自然也一样。一个是要顾着女儿,另一个则是要顾着孙子,总之都有要存钱的理由。

    江蒲就是知道这点,才由得两处采买胡闹去。本来她是盘算着,等游猗兰全接过手去,再找个由头去查。自己好落个干净,又不得罪人。没有想到李氏居然那么急不可耐。

    她也不想一想,自己干不干净,就敢胡乱攀扯。贼喊抓贼这出戏是那么好唱的么!

    江蒲心里想着,不由往李氏面上瞥去,不想与游猗兰的眸光,碰了个正着,妯娌俩心领神会的一笑,各自收回了眸光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有把柄在李氏手上,刘氏依旧笑得坦然,“倒也不是这么个原故。一则兰丫头管事,心里总要有个底,之前事忙也没顾得上盘查。二来么,也堵一堵众人嘴,免得有些个人,成日家没事就挑东挑西。”说着,她圆溜溜的眸子,便向李氏刹白的脸上一转而过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