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37、象拔难吃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映水兰香殿内,刘氏和游猗兰坐立难安,又不好谴人去打探,娘俩儿只能坐着干等,所以觉得时间过得份外的慢。好容易等到脚步声响,婆媳两个急忙迎了出去。正接着徐渐清三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你没惹得陛下动大怒吧?”刘氏心急之下,语气里多少带了些教训责备的意思。尽管殿内都是随身近侍,然徐渐敏今进不同往日。被娘亲当众质问,脸上虽没有闪出怒色,眉宇间却也带了淡淡的不悦。

    江蒲是懒待管,看见了也只当没看见。游猗兰倒是想圆圆场,只是她还没开口,机会就被颜念秋抢了去了。

    “太太放心没事的。就是嬷嬷们见陛下脸色不好,就吓着了。其实也就是小舅爷闯了些祸罢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却还不信,一面跟着进了内殿落坐,一面压着声音,“那怎么就说到废后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母亲!”废后两个字一出口,徐渐敏刚刚落坐,听了这话,阴森森地直瞪着刘氏,“这话别人说说也就罢了,母亲怎么也跟着瞎说!”

    瞅着女儿面上的肃杀之色,刘氏心头一阵发冷,她断没有想到,女儿动起怒来,竟是这般的气势迫人。亏自己还以为,女儿还和在家时一样,心机手段是有,面上却柔柔弱弱地看着好揉捏,担心她会受人欺侮。

    现下看来,自己真的是多虑了。

    徐渐敏话一出口也有些后悔,到底是自己母亲,她也是担心自己。当着这么些人给她没脸,实在是过份了些。才待要说甚么,宫婢们端了白灼象拔上来。

    徐渐敏借机掩过讪色,向刘氏、江蒲笑:“这是琉球送来的象拔蚌。倒是鲜嫩的很。统共也就几十个,我这几个巴巴的留着,就想着哪日请母亲来一起尝尝鲜。”

    刘氏在宫里呆过,象拔这东西没有吃过,倒也听过,神色还算安然。

    游猗兰显然也是知道的,不过这对她来说太过珍贵,所以脸上的满是惊喜之情,“这可是八珍之首。号称天下第一鲜!我从来就只在书上见过,没想到今朝托太太的福,竟能尝到。”

    江蒲则暗暗汗颜了一把。她一直以为所谓象拔就是大象鼻子,敢情八杆子打不着啊!她还没想完了,宫婢已将一个白瓷盖盅端到她面前,揭开盖子的那一瞬间,一股鲜香扑鼻而来。江蒲深吸了一口气,还没享受完,殿内忽响起干呕的声音。

    败了众人的胃口的同时,也吸引了众人的眸光。颜念秋掩口作呕,连脸都红了,拼命的挥手。“端走端走!”

    徐渐敏微微蹙了眉,放下盖盅问道:“颜嫔怎么了?”听着好似是担忧,若仔细分辩,就能看出她眸底的不悦。

    象拨蚌绝对是个稀罕物,琉球那边每隔五六年才进贡一次。数量又不多。徐渐敏也是到今年才得亲见亲尝。若不是实在抹不开面子,她真想把颜念秋那份省下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。给她备了一份,反倒招她如此!

    “回贵妃娘娘,臣妾这些日子肠胃有些个不适,只怕这象拔是无福消受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徐渐敏眸光轻转,本能地就不信她,说肠胃不好,那先前怎么就没有事,“你也是的,身子不好怎么传太医呢。”说着,就叫芮则,“去宣个太医来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急拦道,“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是如此,徐渐敏越是疑心,“这是怎么说的,有病就得看大夫呀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还待说甚么,芮则却早已退出了内殿。此时殿内萦绕着象拔鲜浓的香味道,颜念秋就呕的更厉害了,无奈之下,扶了宫婢告退回宫。

    看着她出了内殿,刘氏的眸光瞬间冰冷,“她不会是又有了吧?”

    徐渐敏放下手上鲜嫩透明的蚌肉,面罩寒霜,“珍格儿,你去她那里瞧瞧,等太医给她看过了,悄悄地请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珍格儿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刘氏叹了一声,放了筷箸,这会再鲜关的东西吃到嘴里,也都是味同嚼腊。她见殿内只自家几人,忍不住道:“娘娘当初就该留下小殿下,至少手里有个牵制,这会好了,儿子她自己养着,又是个嫔。陛下又宠她,再要生下个一儿半女,可不就要赶上你了么……”瞅见女儿腊青腊青的脸色,刘氏一叹收住。

    自纳了颜念秋,皇帝来自己这里的次数少了许多。恩宠徐渐敏是不稀罕的,可是没有恩宠,就没有子嗣,没有子嗣,徐渐敏心底冷笑数声,对自己而言未偿不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陛下虽来得少了,可也不是没有。一直没有身孕,恐怕还是自己的问题。自打上次小产后,癸水就一直不大规律。若真是如此,自己就得另谋他途了。

    这些年在她也算是摸透了皇帝多疑的脾性,这天下除了赵元胤,他对谁都防了一手。

    徐家现下还可用,他一样也提防着。万一有天,触动了他的神经,等待自己和徐家的可就是灭顶之灾。徐渐敏可不信,明泰帝会因着江蒲就放徐家一条生路。只怕到时候因着江蒲的原故,他会照死里整徐家!

    徐渐敏一直想不明白,皇后和那些宫嫔怎么会拼了命去争圣宠,那个男人的手里可是攥着自己和家族的命运啊!和捏着自己性命的男人柔情蜜意,徐渐敏不禁在嘴角漏出不解的浅笑。

    “娘娘,荀院使来了。”珍格儿领着一名五十出头,着五品服饰的老头走来给徐渐敏行礼。

    “院使请起。”徐渐敏含笑让坐,又令宫婢进来撒了案几,“颜嫔说肠胃不好,院使看了怎么样啊?”

    荀院使抹了把额头上的汗,踌躇着不知如何作答。贵妃开口就是肠胃不好,自己到底要不要照实说。

    若是顺着贵妃娘娘,将来出了事,莫说自己,全家上下都难逃一死。若实话实说,徐家也不是自己得罪的起的!

    见太医不做声,殿上诸人皆猜到了答案,徐渐敏咽下不忿,面上的担忧更盛,“怎么了?荀院使,莫不是颜嫔害了甚么大病吧?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