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38、同床异梦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33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太医被徐渐敏逼得实在无法,扑通跪倒,把心一横,咬牙回道:“颜嫔娘娘是怀了龙嗣!”

    徐渐敏虽已猜到了,可听太医说出来,心还是往下沉了一沉,人不禁往里椅子里坐深了几分,好似如此才能就能坐稳自己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荀院使这是做甚么。”徐渐敏满脸堆笑的使芮则扶了他起来,“这是好事呀。陛下子嗣不多,这一二年除了颜妹妹,多是公主。若能再给陛下添一个皇子,那真是咱们大家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颜嫔又有了身孕,若又是儿子,封妃指日可待,渐敏又只得一个女儿,介时岂不是要被她压过一头去。

    刘氏越想心底越是发冷,连面上的假装都摆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既然太医都来,索性给宫里的娘娘都请一请脉,或者还有喜讯呢。”

    还在回味象拔鲜美的江蒲,听了游猗兰的话,忍不住转眸向她看去,真不愧是个贤良人妻。

    “老三媳妇说的有理。”徐渐敏欣然道:“这可就多劳荀院使了。”

    而荀太医一颗几欲蹦出胸口的心脏,总算是安定了下来,他抹了把头上的冷汗,连道不敢,背了药箱躬身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殿徐渐敏又吩咐芮则道:“赶紧给陛下报喜去。”

    芮则应了声,还没动身子,徐渐敏又叫住他,笑容明媚,语气微凉,“皇后娘娘那里别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芮则应声退去,徐渐敏脸上的笑容,渐渐萎顿于地。一直笔挺的身子也软了下去,杏眸中是掩不住的疲惫。

    “娘娘……”刘氏才开了口,徐渐敏便抬手止了,长吁了一口气。“大嫂子,我有话和你说。”言毕,便搭了珍格儿的手。起身往落地花罩内行去。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刘氏有些阴沉的脸色,无奈地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太太年纪大了,娘娘不想太太操心也是有的。”游猗兰贴着刘氏的耳根子道,声音比流云还轻,毕竟这话她说得也有些心虚。

    看着花罩内缓缓垂下的纱帘,以及等在外边的宫婢,刘氏只觉得一颗心硬生生地被人掏了出来!

    这就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女儿。自己事事处处替她着想。可她呢,宁愿信并非同胞的嫂子,也不信自己!

    徐渐敏在铺了青玉簟的湘竹凉榻上歪了,随手拿了一把扇子摇,轻合了眼眸。缓启朱唇,“大嫂子,几位皇子中,我挑哪一个好?”

    江蒲一时没反应过来,只当她是为颜念秋怀孕的事难过。

    “娘娘还年轻,早晚能诞下皇子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却笑得凄苦,“只怕我没有这个福气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江蒲心下一抖,脸上露了惶疑之色。“娘娘何出此言?是陛下不过来?还是娘娘的身子……”话说到这里,江蒲陡然掩口顿住。

    再看着徐渐敏嘴角的苦笑,江蒲心下恍然。流产是极伤身子的,但凡底子弱一些的,很可能留下病根。况且渐敏上回,瞒了那些日子。错过了调养的最好时机。

    这宫里的女人啊,江蒲心下一声长叹,在凉榻边的方凳上坐了,轻摁住徐渐敏的柔白的手,“你也别想太多了,好生调理着。就是宫里不方便,托人出来和我说,咱们家办点甚么都不是难事。”看着徐渐敏依旧苦涩的神情,江蒲故意说笑道:“不过你也别太难为我了,象拨这样的东西,就不要开口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果然“嗤”地一笑,虽还有苦涩,到底去了三四分。再瞅着瞅着自家嫂子素淡的脸上,是真真切切的忧心,而那份忧心没有掺杂半点利害纠葛,她只是简单的关心自己这个人罢了。徐渐敏眸底一酸,反握住江蒲的手,“嫂子这话我何尝不明白,只是在这宫里,有些个事与外头就是不一样!我这身子也不是一日两日了,之所以拖着,一则是托不到可信的人,二来么……”说到这里,苦笑如潮水般自嘴角漫涌开来,“这样未偿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甚么呢!”江蒲疾声喝斥:“身子不妥当,就要看大夫吃药,怎么说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握紧了江蒲的手,略带哽咽的声音,越发的低沉了下来,“大哥虽已是二品大员,可年纪还轻,三弟又才刚出仕,将来的路还长着呢。陛下又是多疑的性子,我已然是贵妃,真要生下个皇子,嫂子以为陛下会放心么?”

    江蒲闻言愕然,这一点她真是没有想到,过了好半晌,才艰难地开口道:“陛下正当盛年,你也虑得太远了些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知她是安慰自己,苦笑两声,话越发说得直白了,“就因如此,咱们更要谨小慎微,一个不留神,不说合家性命难保。他可以把咱们高高举起,自然也能重重摔下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得心胆俱颤,这还是夫妻么?

    徐渐敏敛了凄然的苦笑,沉凝的面上一片肃杀,眸中透出坚定的光茫,语声又慢又低,就如压在阴霾不开的天空,“若我无子嗣,这个尊位看着是悬了些,其实却是更加稳妥了。外,他需要干臣办事。内,他亦要有人平衡各处。而咱们则是他最好的棋子。一个没子嗣的贵妃,再贵也不过如此了,只是……”她眼眸一垂,嘴角挑起闪着寒茫的弯勾。

    她的未尽之言,江蒲领会得十足,强压下心里的森冷,起身踱到冰盆前,任由冰冷的雾气扑面而来,理智而缓慢地分析道:“颜嫔那里已成定局,不用再想。况且以她的身份,将来的前程孰难预料,此可以援不可以敌。至于其他宫嫔,一来现下没有合适的人选,二来就算有,年纪也都太小。不和前三位殿下相比,就是皇后娘娘那里的四殿下,也年长了许多。介时岂非论贵论长都轮不着。”

    瞅着嫂了直直投来的眸光,徐渐敏忽然转了话题,“过些日子陛下又要秋狩了,这回大哥要留京办事,文煜兄弟俩野成那样,我也不敢带,就让文姝跟着一起吧,也和豫章有个伴。”

    江蒲接着的她的眸光,那薄薄的笑意,依旧是一片冰冷。自己和文姝那丫头,究竟不大亲近,况且这样的安排,她未偿就不愿意了。当下江蒲敛了眉眼,恭声道:“全凭娘娘安排。”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