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39、自作聪明的后果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3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颜秋轻抚着还很平坦的小腹,秀气的眉头微微蹙起。她的癸水向来很准,晚了这几日,她心下便有些疑惑。之所以不做声,是不想因着身孕,而被留在宫中。

    今年漠北虽不大太平,可陛下的秋狩却是要如期举行的。自己若被留在宫中,陛下一去就是数月,只怕回宫之时只身边已没了自己的位置。再则,陛下不在宫中,谁知道会发生甚么事。

    本以为自己瞒得严实,没有想到还是抵不过天意。自己一直都好好的没甚么反应的,怎么一闻着象拔就呕成那样!

    颜念秋深叹了一声,脸上的愁云又添了几分。因着陛下的宠爱,自己在宫中颇不得人缘。潜邸的老人,服侍陛下的时间比自己长,位份却比自己底,所以不喜欢自己。

    同一届的采女,出身多比自己高,可却只有她生了儿子晋了嫔,其他几个生了女儿的,都只是媛,连封号都没有赐。况且陛下又不大去她们那里,她们心里对自己的怨恨比着那些老人还要深。

    陛下若真放自己母子在宫中,真不敢想那些人会怎么对付自己!

    颜念秋心里翻滚过好几个心思,都拿不定主意,睡在小床上的儿子又哭喊了起来,颜念秋眉头都拧成了死结,伸长了脖子,叫道:“人呢?”

    乳嬷嬷和丫头一溜小跑的进来,抱起小皇子。颜念秋本来就心烦,这会少不得疾声训道:“要你们做甚么吃的!都不晓得到哪里躲懒去了!”

    嬷嬷和宫婢都只低头做事,自不敢回嘴说。是娘娘撵她们出去的!

    小皇子换了干净尿布,又吃上了米糊,自然就安静了下来,颜念秋瞅着儿子。陡立起身,走到儿子身边,摸着他的脑门。“你放心,娘亲一定会想办法的!”说完,抬脚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只是还没走两步,就听见内侍高声传禀:“皇后娘娘到!”

    颜念秋登时怔在原地,一颗心更是扑通乱跳,甚至都忘了出去迎接,待她回过神。皇后已然走了进来。她赶忙行礼,“臣妾见过皇后娘娘……”

    皇后赶上前一步,两手扶住她,“你是有身子的人了,快别如此。”说着。又探头瞧了瞧小皇子,走上前逗着他玩,嘴上笑道:“老人常说三年抱两,显见的妹妹是个有福气。来年再给陛下生个大胖小子,咱们宫里可就闹热了。”

    听见说颜念秋又有了身孕,凌皇后连幼弟都没心思训了!虽说她早就歇了生儿子的心思,可听说丈夫又弄出个人来,她怎么好过的起来。

    在内殿气了一阵,终还是在崔尚宫的劝说下。走来探望。她在深宫这些年,唱戏的工夫算是练到了家,即便心像在油锅里翻滚着似的,脸上的笑也一丝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还不都是托赖了皇后娘娘的福气。”颜念秋亲自奉上宫婢端来的茶盅。

    凌皇后落了坐,接过茶盅,又拉了颜念秋坐。“你啊,可别像上回似的,不肯做声,想要甚么、吃甚么只管吩咐人。再则自己也要保养好,打明朝起我那里就不要过去,大热天的受了暑气不好。”

    自己已经够招人眼红的了,再要照皇后说的这般,岂不是更让别人心里不舒服,“臣妾哪里就这样娇惯起来了,都生过一胎了,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没错。”凌皇后没给她多说的机会,“可小心没大过。我和渐敏身子都不争气,陛下到现下,只得一个出生体面些的的皇子。所以啊,你听我的没错。”说着又指着崔尚宫放在案上那几个匣子道:“那些血燕、鱼翅我也用不上,给你正好。尤其是那血燕,你每日早起吃一盏,最是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敢当呢,再说臣妾……”她这里急着推让,外边又报,“贵妃娘娘到!”

    这会颜念秋倒是反应来了,起身接了出去,然终究还是叫徐渐敏拦了下来,二人携手进来。徐渐敏满面堆笑地道:“我就知道皇后娘娘在这里!”

    见了徐渐敏,凌皇后心里登时好受了许多,自己的年纪在这里,养不下皇子也只有认了。可是她呢,位份尊贵,年纪也轻,偏偏就是养不下儿子。

    养不下也就罢了,还要看别的女人三两抱两,又不能生气着恼,还得端着笑脸来恭喜。而且,这个颜念秋还是她抬举起来的。她的难受想来比自己更甚几分吧!

    “颜妹妹的喜事,都是你使人来告诉我的,怎么反倒来得比我还晚。”凌皇后面上笑着,眸底却带着揭人短的刻薄。

    徐渐敏却向凌皇后,略福了福身,道:“臣妾要恭喜皇后娘娘。后半晌荀院使诊出了颜妹妹的喜脉,臣妾就想让他给宫里的姐妹都请一请脉,没有想到果然多诊出了三个喜脉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笑容僵了一僵,旋即就缓了过来,脸上作喜,“今朝是甚么好日子,竟是接二连三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终究不如皇后,她僵着面色,说不上是喜是忧。一个月里皇帝在她这时宿了小半,剩的时间还要分给皇后和贵妃,能留给其他宫嫔的日子实在是不多。

    没想到即便如此,还是三个喜脉。

    徐渐敏接着又道:“尤其是要恭喜颜妹妹,你宫里那个阿萝也诊出了喜脉。”

    这一下,颜念秋的脸色实实的不好看了起来,脱口惊呼:“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然一开了口,她便连忙打住了。

    可那四个字,徐渐敏却是听得清楚明白,故意问道:“怎么不可能?她虽连最低等的选侍都还不是,可宫中上下谁不知道,她也是侍过寝的人!也难怪陛下喜欢颜妹妹,论起来宫里也真没人比得妹妹更贤良了!”徐渐敏边说,边就掩嘴而笑,眸中是没有半点掩饰的奚落。

    原本御医并没想到那个阿萝的,是徐渐敏故意要恶心颜念秋,特地提起她来。本只是气气颜念秋,没有想到那丫头那么争气,竟让她看了这么出好戏。

    颜念秋现下是哑巴吃黄莲,有苦说不出。那个阿萝是她宫中,最低等的宫婢。因长得清清秀秀,为人又老实木讷。

    所以颜念秋怀孕的时候,把她推给了皇帝。如此一来,皇帝至少会歇在自己宫里。

    每次她侍完了寝,颜念秋都会赏她一碗汤药,以防万一。然而自己终究没有防到。那个小贱人,一定是背着自己勾搭了陛下,看着老老实实,真没想到竟有这样的心机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