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40、自作聪明的后果(2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4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瞅着颜念秋变幻多端的脸色,徐渐敏心下好不欢快,笑得越发的贤良,“皇后娘娘,既然阿萝已怀了龙嗣,也该有名号了。不拘才人还是美人,陛下子嗣不多,也是娘娘看重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宫婢出身的不比采女,只能从最低等的承御、选侍起封。当然上面心情好,也能给高一级。徐渐敏这么说,无非是想看看颜念秋那故作高贵的脸上,还能变幻出甚么颜色来。

    只可惜颜念秋已低垂着眼眸,瞅不出甚么来。说起来她也算是这后宫中的聪慧之人了。陛下宠了她这一二年,也没见她持宠生骄,对上该有的礼数一样不少,对下也是温厚柔和。就是间或有人言语上冲撞了,她也都一笑置之。从不敢轻易议人是非,还真有些贤妃的模样。

    陛下固然是因着那张脸才看重了她,然固宠多还是靠她自己的能耐。

    所以,颜念秋在最初的惊愕过后,便恢复到以往的沉稳。自己总是徐渐敏抬举起来的。到如今自己晋了嫔,眼看着又要生二胎了,她心里不舒服也是常情。

    至于阿萝那个丫头,就算她诞下皇子,到头也就是个嫔,还不知要多少年呢!自己何苦自寻烦恼,传了出去叫人笑话还是其次,陛下又怎么想呢?

    徐渐敏的用意无遮无挡,凌皇后看得清楚的很。忽拉拉地诊出四个喜脉,她的心尖上是一阵阵地抽痛。那些有名有份的,自己不好说甚么。

    然而区区一个宫婢,自己贵为皇后还要给她留甚么情面么!

    “妹妹就是宽厚。”凌皇后蹙了双眉,语气有些重,“可宫里的规矩也不能不守。虽说多子多福,后宫中姐妹们多。才是陛下的福气。却也不能纵了底下那些奴婢,不然一个个都存了心思,这还了得!”

    皇后强压怨恨的样子。取悦了徐渐敏,她嘴角温和上挑,低垂了眼眸,一副温顺的样子,“娘娘说得极是。”

    皇后眼眸一斜,又听徐渐敏道:“妹妹又要看顾着小殿下,自己身子又不便。皇后娘娘那里又有张嫔,倒不如让阿萝搬我那里去住着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和皇后不由得都怔了眼眸。阿萝是澄秋馆的奴婢,就算有了封号也还是澄秋馆的人,将来她生下皇子,也只能算在颜念秋名下。

    若搬去了延福宫。又要怎么算呢?徐渐敏这般明目张胆的抢人,倒叫皇后和颜念秋一时无语了。

    “这怕是不合规矩吧。”皇后巴不得一口回绝了她,可是她说的句句在情在理。而且颜念秋又是她宫里出来的。所以,皇后终还是留了三分余地。

    徐渐敏笑道:“臣妾也知道不大合规矩,只是澄秋馆,虽说算是主殿,到底狭小了些,我那里又宽敞又没有人。”说着,握了颜念秋的手。温和地笑道:“妹妹不要多心,我只是瞧着这里屋宇狭小,没有别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自然千万的不愿意,徐渐敏话虽这么说,可搬出去了,要再搬回来。只怕就没那么容易了。只是现下她也不愿明着驳回徐渐敏,因此,敛了眉眼柔柔地道:“臣妾全凭皇后娘娘做主。”

    皇后和贵妃貌合神离,宫内上下谁不知道。只因两宫都没有皇子,才维持着表面的平和,颜念秋就不信皇后会眼睁睁看着徐渐敏有坐大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凌皇后也不是任人摆弄的傻子,她固然不愿人被徐渐敏领去,可是放在澄秋馆就好么?颜念秋现下位份低,将来呢?

    再则说了,那个叫阿萝的未必就能生下皇子。退一万步说,她命好福厚生了皇子,自己手上也还有四皇子。而老五的出身,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总之,怎么看现下都犯不着为也颜念秋与她闹到不高兴,“敏丫头说得在理,只是宫里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,待我问过陛下再定吧。”

    听得皇后提起陛下,颜念秋微蹙了眉,引颈往外张望,心下嘀咕道,陛下怎么还不来!

    就算徐渐敏不去报信,皇后也会差人去说、陛下应该早得了消息才是呀!

    她正疑惑着,就有小黄门进来禀道,“冯总管来了。”

    冯元一定是奉皇命而来,因此三人忙都起身迎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奴婢给三位娘娘见礼了。”冯元一是皇帝近侍,就是皇后也对他礼敬三分,况且他又是奉皇命而来,所以只是嘴上说说,连腰都没有弯。

    凌皇后笑着道:“内侍快别多礼。陛下忙甚么呢?怎么不过来?”

    听着好像是皇后怨怪皇帝,其实是在给颜念秋难堪,她诊出了喜脉,皇帝却连面都不一露,往日的种种恩宠,岂非虚枉。

    因此,皇后话一出口,颜念秋的脸色就微微沉一些。

    冯元一看在眼中,面上一如既往地微笑,“陛下政务繁忙,不得空过来。让奴婢送了些参茸补品,玉玩绸缎给颜嫔娘娘。”说着,他一挥手,小黄门鱼贯而入,手上都捧着黄绫漆盘。

    不大会,殿内的大案就摆了一排礼物。东西虽多,却都只是寻常之物,一看就知是从内库里随便拿的。甚至都比不得皇后和徐渐敏送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颜念秋即便心下发苦,却还是含笑谢恩。

    冯元一又转向皇后,微低了头道:“陛下还有句话,要老奴带给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“内侍请讲。”

    “陛下说,‘阿萝那孩子性情温淑,朕一直想赏她名份,总是忙忘了,既然有了身孕,那么就请皇后看着办吧。’”说完,冯元一抬起笑盈盈的眸子,看着皇后。

    颜念秋脸上的血色褪了大半,低着头死命咬着下唇,才没让泪珠子掉下。

    皇后完全弄不明白,皇帝在想甚么,晕晕乎乎地应了下来。冯元一施了一礼,带着一众小黄门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颜念秋的眼泪终究忍不住掉了下来,徐渐敏还故意劝道:“你也不用难过,陛下总是记你的好的。况且我看阿萝也不是那起没良心的。”

    皇后这会才算了回了神,见颜念秋梨花带雨的委屈样,压在心头的那口恶气,陡然松动了不少。恩宠,还真是恩宠啊!

    高兴就给,不高兴就收回。这些女人,不过都是给陛下逗乐的宠物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也别小家子气了,陛下就是看重她一些,又怎样了?总压不过你去的!”皇后一面说,一面叫人去传了阿萝来,又回瞪了眼颜念秋,“赶紧抹净了眼泪,叫人看去可不笑话死。”言毕,她高昂着头颅,挺直了腰板坐上了主位。(未完待续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