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41、自作聪明的后果(3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4:4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阿萝进宫的时候只有八岁,那年家乡欠收,家中兄弟姐妹又多,一家人都揭不开锅了,父亲本想把她卖给瓦肆。是祖母死活拦着不让。说阮家虽然穷,却是世代清白的,就是饿死,也不能把自己家姑娘卖做贱奴。

    不知该不该说她运气好,那一年正逢内官往各州府阅视、挑选良家子。

    良家子与采女不同,是挑进宫做婢子的。一但入宫,一世都不能再离开。一般人家多是舍不得的。家境平平的送钱送礼,大庄户甚至送房地契。只为了把女儿赎出来。

    内官是来者不拒,反正天底下的穷苦人家多了去了,不怕挑不到人。只是人数上实在有些少,不大好看。所以本来要十二岁以上的才能阅选,他们也不管那么多了,有一个算一个。

    回京之后,内官将年纪小的良家子,全安排在南苑做粗活。因为先帝比较喜欢往精巧秀致的芙蓉苑避暑,南苑基本算是废置了。如此安排,人数上看得过了,也不会给自己惹祸。

    谁曾想倏倏几年光景,龙椅换了人坐,喜好也变了,寂寥了近十年的南苑又热闹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萝也真真是运气好,南苑里多少奉仪克扣自己手下小宫婢的钱粮。偏偏她跟的秦奉仪,虽然成日绷着张脸,为人也严苛,犯一点就要挨罚,可到底不曾克扣虐待手底下的小丫头。

    宫中规矩森严,宫婢不奉命,不得四处走动。所以。阿萝虽然进宫多年。她的世界,其实就只有小小一个接秀山房。

    她负责洒扫的那间屋子,正好配给颜念秋住。当时的颜念秋初初入宫,出身又不如其他采女。忽碰上一个天真烂漫温柔宽厚,又同样离家千里的女孩子,三两句一说。自然就惺惺相惜了。

    后来的事情也就不用多说了,颜念秋用她,一则是觉得她木讷老实,好控制。二来,澄秋馆内那些人,也就只有她算是个心腹。

    人算不如天算,事情到底还是脱出了她的掌控。看着跪在地上。楚楚可怜的阿萝,颜念秋都快要握断了手中堆纱绣彩蝶团扇的扇柄。

    “抬起头来。”皇后坐在上位,冷冰冰地开口。

    阿萝怯生生地抬起了头,秀气的瓜子脸配着一双大水莹莹的大眼睛,不说十分颜色。也有五六娇怜,尤其是这会她的大眼睛中带着孩子般惶恐,更是让人觉不胜娇弱。

    只是这份无辜模样,看在皇后眸中,却添了她的罪过,“果然是个狐媚子!”再想起皇帝特地差了冯元一来嘱咐,皇后心里更觉得堵得慌了,转眸瞅向颜念秋,道:“你啊。到底是年纪轻没经过,这样的狐媚子也往陛下身边送!”

    听得皇后的话,阿萝眸中漫起了水气,却不敢哭出来,她欲泣还休的样子,更惹得皇后挑了眉尖。“你摆出这个样子来,给谁看?我告诉你,别以为怀了皇嗣就一步登天了。我可不像颜嫔娘娘,性子软好说话,往后你若有一点行差踏错,宫里的规矩摆在那里,可是不认人的。”

    当初颜念秋让她去服侍明泰帝,她是不大愿意的。只是上命难违,她才硬着头皮上。

    初夜的疼痛,让她对皇帝的恐惧更盛。而就因为她小鹿般的惊惶和躲避,才惹得明泰帝生出几分逗弄的心思。不然后宫艳色如云,那么一个姿色平平的小丫头哪里能牵得住皇帝。

    现下皇后这般训斥,她心下虽有万般的委屈,也只能叩头谢道:“奴婢谢皇后娘娘教导。”

    “娘娘言重了。”颜念秋这会倒做起好人来了,“阿萝她大抵还是本份的,就是偶尔有些个不知轻重。这也难怪她,到底只良家子出身,许多规矩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在旁边听着,心头陡升起丝丝阴冷。这宫禁还真是天底下最污淖之地,不过一二年的光影,那么清雅素洁的姑娘,也能言语刻薄至此。

    皇后冷眼一瞥,厉声道:“这叫甚么话,入宫也不是一年二年了,还不知道规矩么!”

    “娘娘算了。”徐渐敏忽地生出些不忍,开口劝道:“往后再慢慢教导就是了。”说着凑到皇后耳边,低声道:“如今她怀着皇嗣,陛下又特地着冯内官过来传了话。娘娘总这么让她跪着,陛下心里只怕不痛快了。叫人知道了,不说娘娘是教导她,倒好像娘娘与她过不去似的。再则说了,后宫里那么些人,娘娘个个都亲自管教,顾得过来么?是谁的人就谁来管好了!”

    今朝一天,凌皇后都过不痛快。所以才拿着阮萝使劲撒气。听徐渐敏这么一说,她倒是省过味来了。当下深吸了口气,把剩下的冷言恶语都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别跪着了。”

    阮萝没敢就起来,恭恭敬敬地磕了头,谢了恩才慢悠悠地站了起身。

    “既然怀了皇嗣,到底是你的福气。陛下子嗣少,只要你安份守已的,我看在皇嗣的面上也会护你一二分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谢皇后娘娘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越瞅她越觉得碍眼,强忍下心底的厌憎,笑着向皇后道:“既然陛下开了口,皇后娘娘就赏她个夫人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皇后已冷面斥道:“胡说!区区一个婢子,上来就封夫人,你置宫规于何地?上下尊卑还要不要了!”

    早在皇后没有开骂之前,颜念秋就已经站起了身。凌皇后气急之下,没有细思颜念秋的用意,可徐渐敏地是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当下抢在颜念秋开口之,微压着眉峰,训道:“阮氏不懂规矩,妹妹正经采女出身,也不知道规矩么?夫人是随随便便就封的?莫说别人,你让入侍潜邸的那些姐姐们,脸上心里怎么过的去!”

    徐渐敏一通训,皇后也看透了颜念秋的用意。自己竟被她拿着当枪使,凌皇后面上虽不好表露出来,可语气间却带了不满,“你啊,到底是莽撞,往后遇事再别胡乱开口了。知道的人说你不懂事,不知道的,还以为你有甚么居心呢!”

    皇后最后一句话特别加了重音,颜念秋也不敢再使甚么花招,只老老实实的应下。

    训完了颜念秋,皇后将眸光移回到阮萝面上,微蹙着眉道:“既然陛下开了口,我也就不同你认这个真了,就赏个才人的位份吧。”

    阮萝断没想到,自己竟能位例宫嫔,虽然只是倒数第二等,可也是天大之喜。当下跪下磕头,涕泪齐下道:“奴婢谢皇后娘娘恩典。”

    颜念秋笑着叫起,还走上前挽了她的手,笑道:“妹妹往后可该改口了,这奴婢是再称不得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