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45、矫情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5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话说完了,涂婆子却愣怔着没有做声。江蒲越来越来心虚,这些个理由,在她看来是林远岫所遇非人。然而涂婆子会怎么想,她就拿不准了。或者,她就认定了是林远岫克死了那几个人呢。

    若果真如此,自己可真是若巧成拙,之后的戏码也就唱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嬷嬷,”江蒲试探着唤了声,战战兢兢地继续道:“不论克不克夫,涂兄弟这个样子,咱们也没别的法子了。况且所谓克夫,终究只是那么一说。但咱们硬拦着,只怕涂兄弟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眸光偷偷地往涂婆子面上斜去,点到为止。

    涂婆子也不知有没有听出江蒲言语间的威胁,长叹了声刚想开口,小乔走了进来,也不看屋里的情形,径自道:“奶奶,林姑娘接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生怕涂婆子生恼,瞪了眼小乔,赶紧解释道:“我是怕咱们劝不住涂兄弟,多一个总是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意思我明白。”涂婆子握了江蒲的手,打断道:“那丫头我看着也是好的,只是那名声,唉……罢了,儿孙自有儿孙福,咱们也操心不了那么多。”

    江蒲一颗吊在半空的心,总算落了下来,向乔道:“请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落了不久,林远岫就跪在了二人面前,“徐夫大,涂大娘。”

    油灯下她的脸色苍白的有些发青,眼睛却红肿的有如桃核,整个人憔悴不堪。一看就还病着。

    身体病弱,是她的一大劣势。她这样子站到涂婆子面前,又怎么会受待见。谁也不想讨一个病恹恹的媳妇啊!

    出乎江蒲意料的是,涂婆子沉默了一会。叹道,“姑娘且请起来,这样的大礼。我老婆子当不起呀。”

    林远岫却哭着磕头:“惹得大娘伤心动气,都是我的错。我已和涂相公说了,哪也不去就留在京城。”

    不仅涂婆子,就是江蒲也是一怔。这一对人儿,还真是痴情啊。

    “大娘、夫人放心。”林远岫一双泪眼瞅着二人,径自道:“我只是想留下涂相公,绝没有非份之想。此后。我保见再不见他!”说着又磕下头去。

    江蒲听得心酸,侧过抹去眼角的泪。待她再回转头,见涂婆子抹过泪,竟伸手去扶林远岫。

    “好孩子起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林远岫退了一步,“不用了。我进来只是想和大娘陪个不是。”言毕,含着泪就要转身出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涂婆子疾声喊住,“听我老婆子说两句话,你都不愿意么?”

    林远岫的背影僵了一下,回过身,“大娘请说。”

    看她站住了脚,涂婆子也不急着开口,一双略显浑浊的眸子在她面上转了好几转。

    眉目婉约,神态温柔。就是身子骨有些不好。好好养一段日子,怕也是不碍,只是她那名声。唉……儿子都闹到了这份上了,还计较甚么呢。

    况且就适才听这丫头说话,待涂泰的好也不少与自己。想要再找那么个掏心掏肺待自家儿子的姑娘,怕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“阿泰年纪也不小。你家里若是应承,咱们就送聘礼上门去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一句话,把林远岫惊得眼睛珠都要掉下来了,涂泰更是冲了进来,嚷道:“阿娘,你说真的?”

    “当着奶奶的面,我还唬你不成!”涂婆子没好气地道。

    小两口被突如其来的喜悦冲昏了头,江蒲在旁边拽了拽涂泰的衣襟,“还不给你娘磕头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是。”涂泰二话不说,跪下来“咚咚咚”地磕了好几下。

    林远岫却还直直地站着,江蒲挪到她身边,小声提点道:“傻姑娘,还站着做甚么呀?”

    林远岫咬着刹白的嘴唇,通红的眸中透透出绝决来,“我不要嫁!”

    一时间,屋内的人都怔了眼,不明白她是甚么意思。涂泰脸上还残存着适才的喜悦,眉峰却蹙了起来,只当她是忧心家里,“你放心,就是你兄嫂不答应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关我兄嫂的事。”林远岫冷淡道。

    涂泰还待再问,江蒲已然道:“咱们都不计较了,姑娘你还计较甚么!”

    林远岫嗫嗫了唇,江蒲不等她说甚么,便声色俱厉的教训道,“你要是真心不想嫁,何苦一听见涂兄弟有事,就跑了来。索性就由他去,闹过了这一阵子,他也就丢开了。你来这么一趟,岂非又招惹了他。嬷嬷心疼儿子,应承了你们的婚事。你又来拿乔,不是成心要伤他的心么!”

    江蒲最看不惯这样的妇女子,爱得揪心揪肺,却又为着莫名其妙的理由,选择分离,这不是自虐么!

    林远岫被训得眼泪汪汪,颤抖着嘴唇想说出,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再问你一次,你要不要嫁,若不愿意从此以后就不用再出现再咱们面前……”

    “夫人,你别逼她!”涂泰挡在二人之间,护着林远岫。

    “你看她的样子,我不逼行么?”江蒲的眸光越过涂泰的肩膀,落在林远岫苍白的脸上,“再说了,你为了她甚么不顾了。把娘气得去了半条命,临到最后,她倒拿起乔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……”林远岫委屈地道,只是才说了几个字,又被江蒲截断道:“我知道你的意思,真要那么介意,你就不要出现!涂泰要死要活也是咱们家的事,跟你没关系!你这会掉的是甚么眼泪。可怜自己呀?我是不要看的,要哭你给我回去哭。”江蒲越骂越火大,几乎不曾骂到林远岫鼻子上去。

    她一来是真的生气,二来是知道就涂泰这性子,只怕不会逼林远岫,这两小口好容易走到了这一步。若只因一些怯懦而错过一世的幸福,那也太不值当了。

    而林远岫这样的性子,说是没有用的。只希望能骂醒了她。

    涂泰也知道江蒲是为他两个好,因此虽阴沉着脸,却也没有做声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桑珠看不下去,上前劝道:“奶奶,你有话好好说。林姑娘到底不是咱们家人,怎么好这样训呢。”

    林远岫说不嫁,涂婆子先还没省过味来,听了江蒲的话,才明白了她的意思。心里倒是更疼惜她了。这姑娘待涂泰何止是一心一意。

    当下颇有些激动地拉了她的手道:“好孩子,先前是我错怪了你。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“大娘。”林远岫紧紧地反握住涂婆子的手,泪如雨下。

    看着这样的场景,江蒲觉得自己一个外人就不要久留了,后头的事情涂婆子自然会搞定的,“我就不搅你们一家人说话了。”说着,抬脚就走。

    涂婆子忙送了出去,“真真对不住奶奶了,都误了奶奶给老太太请安的时候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笑道:“这我倒是不操心,他们见我没回去,自然替我向老太太告假的。”

    的确,梅官从二门外回来,知道江蒲往涂家去了,又听人说了涂泰的事,估摸她是赶不回来了。和赵显家的说了声,就往李太君院里给江蒲告假。

    老太太正是热闹时候,满满的一屋子人。刘氏、文姝陪着说话,游猗兰和李氏则在摆碗筷,听见说江蒲不来了,游猗兰这才叫人传菜。

    李太君等了这么会,自然是不高兴。不免说了一大堆的冷言冷语,甚么大奶奶事忙没工夫看我老婆子,偏就到这个点就有事了,也不知道早点来说显见的是有心叫人等,等等。

    梅官老老实实地站在地上,低着头听训。老太太埋怨了一翻,也就没意思了,嫌梅官站在这里碍眼,便就打发了她回去。

    小偏厅里饭菜都已摆放好了,游猗兰笑盈盈走来道:“天气暑热,我知道老太太没甚么胃口,特地叫厨房添了几个菜,老太太试试看。”

    她一面说,一面将老太君扶到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几个方口斗彩小碟摆成一圈,中间是一盅火腿虾米冬瓜汤。小碟子里是卤鹌鹑蛋、麻油拌海蜇、香辣面筋、兔肉炒豆角,旁边还有一小盘子水晶烧麦。

    “唉哟,看着就叫人觉着好吃了。真真是难为你费心。”李太君拉着小孙媳妇的手,脸上的欢喜之情,真是毫不遮掩。

    游猗兰给老太太先挟了个烧麦,“老太太试试这个,这要趁热吃,冷了就不软糯了,且也不好消化。再则这是糯米做的,也不能多吃,尝一两个也就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年纪轻轻的怎么这么唠叨,等你到了我这把年纪那还了得。”李太君嘴上埋怨着,心里却很是受用,以至于故意下拉的嘴角,都不自觉地往上翘去。

    刘、李二人虽也会说类似的话,可言辞间总是带着恭敬,不似游猗兰好似把她当个老小孩似的,几乎都要捧在手心上了。

    文姝坐在祖母手边,等丫头盛粥上来的工夫,也陪着笑道:“小婶子就是细心,老太太早起不过说了句,小婶子晚上就备下了。”

    她本来是不用陪着吃饭的,因明日要进宫里去,刘氏才特地叫了她来。

    游猗兰装作没听出侄女的暗讽,微笑着道:“这又不是甚么多难得的东西,就是府里没有,现成叫人买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刘氏忽地问道:“那事情你跟你嫂子说了没有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