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46、进谗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5:1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游猗兰怔愣的神色自眉眼间一闪而过,走到刘氏身边,压低了声音道:“已经和大嫂子说了,只是大嫂子的意思,”她抬眸扫了眼在老太太身边的布菜的李氏,略微加重了声音,“要好好的查一查的,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挟菜的手稍稍顿了下,刘氏却边眸光都没有闪一下,只点低头道:“这话很是的。你啊也用心些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断没料到刘氏会这般应话,一时间全没了主意,只得随口答应。好在老太太不愿听这些,蹙眉斥道:“这些个事,甚么时候说不得,巴巴吃饭的时候说。”又向游猗兰道:“我这里有这么些人呢,时候不早了,你赶紧家去了吧。小夫妻俩一日里连面都碰上,算怎么回事呢!”

    游猗兰低了头,撒娇不依道:“老太太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老太君拍着她的手极是慈和地笑道:“去吧去吧,明朝老三休沐,你也不用一早过来。真要孝顺我,赶早给我生个小重孙子下来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心头发苦自打成亲到现在,徐渐止不是借口看书晚 了,宿在书房里,就是往罗小寒屋里歇去。偶尔回正房来,夫妻二人也是相顾无言,倒头便睡。

    一月里,难得有一两回夫妻之实。

    她可以不在意夫妻情意,可若让丫头抢先怀上了庶长子,自己的脸面又要往哪里?事到如今,游猗兰不禁后悔自己当初所为了。

    然而这些焦急苦楚,都无法喧著于口。面对着老太太的期盼,她只能摆出娇羞的样子,低垂着眉眼,“老太太就是爱打趣人。”

    一屋子的人都呵呵笑了起来。刘氏也催促道:“去吧去吧,别误了你的饭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媳妇就先告退了。”游猗兰临去前,偷偷瞥了李氏一眼。眸光交汇,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刘氏陪着老太君用过晚饭,又吃了一回果子,听她没头没脑的嘱咐了文姝一大堆话,直到快二更,祖孙俩才从屋子里出来。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和秋黛在外头廊凳上候着,见她俩个出来。忙叫人点起琉璃灯,秋黛更是上前扶了刘氏,“太太小心脚下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微不可见的撇了撇嘴,她最是看不上秋黛这般上赶着讨好的小人嘴脸。自己也不掂量掂量身份,一心就望着拣高枝飞。

    “嬷嬷。怎么不走啊?”

    听见声音,陈宝瑞家的猛回了神,见是文姝,微欠了身子笑回道:“一时想事情迷住。”

    刘氏在前边听见声音,站住脚回头招呼她道:“你个老货,还不赶紧的。”

    “来了来了。”陈宝瑞家的赶上几步,刘氏便携了她的手道:“今朝晚上你就歇在院子里,明朝一早文姝就要进宫去,有你在也好看着些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眸光越过刘氏。悄悄地扫了眼看不清神色的秋黛,眼角不禁露出得意来。响脆地应了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回到院里,文姝本要随祖母回屋,伺候了她歇下再回屋。刘氏却催她回屋,不用了。我有那么些人呢。你明日还要起早。睡完了气色不好,岂不叫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照说在徐家。进宫实在算不得甚么大事。江蒲母子常常是随便换身衣服就去了。刘氏之所以这般看重孙女进宫的事,是因为徐渐敏话里的意思,是要让文姝在宫中长住。

    明面上是说给豫章找个伴,真实的用意,刘氏又怎会不明白呢。

    孙女的背景一没入黑暗,刘氏就倏忽沉了脸色,递了个眼色给陈婆子,主仆俩相伴了大半辈子,一记眼神足以表达许多。陈婆子心下一凛,跟在刘氏后边,低着头进屋。

    屋里圆香听见脚步声,接了出来,“太太……”她刚开了口,却见刘氏面罩乌云,识趣地闭了嘴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秋黛才刚进了屋听见刘氏的吩咐,脚下一顿,正待要说甚么,却被圆香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待得屋里丫头都出去了,刘氏才在铺了竹簟的酸枝嵌大理石的榻上坐了,手里摇一柄绿罗绣荷花的芭蕉扇,一双冰眸直直的瞅着陈宝瑞家的,问道:“适才老三媳妇说,你的那本帐,素素不满意。你自己说说,送去的是甚么帐?”

    陈婆子没想到竟是这事,吊在半空的心算是安了一半了。这件事再怎么闹,有太太在,那两位总不可能把自己赶了出去。当下把事情都告诉了刘氏,当然她话里多少有些不尽不实。

    譬如,她就把出主意的事,全推到了李氏身上。又眼瞅着刘氏,小心地道:“再怎么说,她也是姨娘。又是三奶奶托了她办事的,奴婢也实在说不上甚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跟我在这里瞎糊弄!”刘氏一眼瞪断了她的话,芭蕉扇的象牙柄,“笃笃笃”地敲在案沿上,“你叫我说你甚么好!素素是甚么性子,还要我来告诉你?她给你们留了三分面子,你们就知道好歹,给她一个交待。你以为把如君那边的破帐丢给她就过去了?我告诉你,真惹得她性起,我未必就保得住你!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吓得扑通一声跪倒,眸中布满了惊惶,“太太,奴婢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到底是大半辈子的主仆了,况且如今府里和自己心贴心的人也就这几个了,刘氏看她这样,登时就是心软了,叹了声道:“起来吧。你啊该舍的要舍,再则往后办事也要知分寸,不能由着下边胡来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一迭声的应下,刘氏端了案上的茉莉茶,略斜了眼眸,问道:“你适才说,是老三媳妇托了李氏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!”陈婆子见刘氏消了火气,凑近了几分道:“大奶奶也只是提了一提,不过是给老太太留几分情面。三奶奶倒把事情一股脑全推给咱俩个。奴婢身份终究矮着几分,拿主意的可不就是她了么。”

    明明是江蒲要寻根究底,可陈婆子恼的却是游猗兰和李氏。

    李氏还就罢了,毕竟是她掀起来的事。至于游猗兰,还真是被江蒲料到了,果真里外不是人!

    那边惹得江蒲不高兴,这边呢,陈婆子也埋怨她。道理很简单,在陈婆子看来,这位新奶奶即想立威,又像卖人情,还想从她手里捞一份好处。不然,她为甚么说,要把刘姨奶奶那边的管事给换掉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