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48、火眼金晴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5:2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陈婆子在心里将她狠狠地鄙夷了一翻,才笑回道:“可真是巧了,老奴竟和奶奶想到一起去了。老奴也觉着帐还是再细查查才好。不过,老太太那边……”

    不想她才开了口,江蒲游猗兰就接过去道:“我是这么想着的,我呢,年纪轻没甚么经验,这一回就跟着嬷嬷学习学习。老太太那边,就让大嫂子去理。嬷嬷看,可行么?”

    陈婆子心里的鄙夷忍不住浮到抹了,脂粉也遮不住皱纹的面上来,从鼻子里轻嗤了声,连言语间的恭敬都不装了,“奶奶怎么说就怎么办,老奴能有甚么好说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如此定了。”游猗兰没去计较陈婆子的无礼,鹅蛋脸上的微笑没一点改变,“太太是在里边礼佛,咱们在这里人来人往的,闹得不清静。还是挪到后边一带后罩房里,地方也宽敞,也吵不着太太。”她起了身走了两步,又停下来,笑着向正在着小丫头收拾碗碟的秋黛道:“佩香不在,还有劳姑娘去请诸位管事娘子过来。”

    刘氏理佛,除了圆香,旁人是没资格守在里头的。本来秋黛她们都会趁机出去氏逛逛,因着今朝游猗兰在,才没有走开。

    听了游猗兰的吩咐,秋黛喜上眉梢,忙不迭地福身应了,出门的背影都挺得更直,活似领了多了不得的差事似的。

    陈婆子不屑地撇了撇嘴,随在游猗兰后边转去后罩房。

    过了没一会工夫,秋黛就领了几个媳妇到游猗兰面前,因见佩香不在跟前。秋黛便巴巴地倒上等的芙蓉香片来。又在旁边旁着递东西倒水,不胜殷勤。

    游猗兰虽没有江蒲的气魄,可在算帐这件事上,却强过她许多。江蒲是一见数字就头晕。而游猗兰不用算盘纸笔。随手翻翻就能逮着要害,间或问一两句,地上那几个媳妇是胆颤心惊。

    涂婆子也微蹙了眉。不知道她到底是甚么意思。她问的这些问题,认真要都办起来,自己手底的人不不给她撸光了。

    “秋黛啊。”游猗兰合了手上的帐本,端起象牙釉的茶盅,染了凤仙花的纤细手指,拧着茶盖子,一下下地撇着茶面上的沫子。

    听见游猗兰唤自己。秋黛忙应了声,凑到她身边,“奶奶有甚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并不急着开口,细细的吃了两口茶,面上露出惊讶的神色。转头问秋黛道:“这是甚么香片,味道这么好?”

    “是芙蓉的。”秋黛回道:“是咱们自己窨的,奶奶若喜欢,等会就包些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记得咱们家里并没有买这个味儿的香片呀?”

    游猗兰问得随意,陈婆子心里却嘀咕上了,还真当自己有过目不望的本事啊。只是她的念头未褪,就听秋黛笑着道:“守着那么大一个花园子,咱们家哪里还要买香片。再则说了,外头哪有家里窨的好。就譬如这个芙蓉香片。是将上好的银毫搁进半开的芙蓉花苞里,用油纸裹密,三日后取出,用银灰炭的暗火烘干。尔后再裹进花苞,如此反复多次,才能得了芙蓉的清香。咱们家那么大一个莲花池。窨了一个夏天,也才一斤罢了。这么废工夫的东西,谁做呢?就是做出来了,也不知要买多少钱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”游猗兰微凉的眸光,轻掠过众人面上,“咱们家是不买香片的呀。”

    陈婆子压了脑袋,还有两个媳妇甚至微微抖了起来。看着这情形,秋黛知道自己定是说错了话,试着补救道:“府里的是不是,奴婢不大清楚,只是咱们院里这一二年是没有买过的。”

    她话一出口,地上两个媳妇的脸色更加难看了,游猗兰转眸看向陈婆子,“这些帐都是嬷嬷经过手的,嬷嬷是不知道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奴糊涂。”陈婆子跪了下来,此时她心里对游猗兰再不敢存半分轻视了。采买的帐那绝对是乱麻一团,陈婆子是盘算着,自己不帮手,这些个烂就帐够她理了。

    谁曾想,她不过就是随手翻了几页,丢出来的问题,让人心惊也就罢了。还揪出了一件事,尽管算不得大,可这份双火眼金晴,真要较起真来,自己还不知会怎样呢。

    游猗兰不过是吓吓陈婆子,让她知道知道自己的手段,免得她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。适才她的轻鄙,游猗兰可是一点不落地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游猗兰到底是世家出身,虽因着刚进门,又一心想要搏个贤良宽厚的好名声,处事上有些个拘紧。可到底比王篆香多了几分手段。既然敬酒无人领情,那么只有换上罚酒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效果竟出奇的好。既然已达到了目的,游猗兰敛了冷沉的神色,轻声叹道:“嬷嬷事多,这样的小帐没留意也是情有可原。只是往后嬷嬷做事,还是仔细些的好,不然叫人拿了把柄,就是太太面上也不好看。”她边说,边扶起了陈婆子。

    两人眸光一交,各自心里都有了底。

    陈婆子定了定心神,想起自己身后还有太太在,她再本事、再精明,一个新进门的媳妇也不好冲撞了嫡母。

    “奶奶心慈,体谅咱们。可往实里说,采买的帐也真真是乱。太太嘱咐了几回要老奴仔细理一理,只是一直就不得空。所以昨晚上太太巴巴的交待了老奴,一定趁着这回,把帐理清楚了。老奴想着……”

    她话说到这里,佩香独自一个走了进来,游猗兰向外一张,问道:“怎么就你一个,人呢?”

    佩香迟疑了会,道:“大奶奶说,院里要备梅官和涂泰两门婚事,实在是抽不出空来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说声音越小,最后微不可闻。

    游猗兰饶是心底恨咬牙,面上却也不好露出来。江蒲啊江蒲,你倒是撇得干干净净的呀!

    陈婆子就在她跟前,她眸中一闪而过的恼怒,是看清清楚楚,心下很是佩服大奶奶的不留情面。

    这要是换做旁人,怎么也要差个人过来,至少面子上过得去吧。毕竟往常妯娌俩关系也还不错呀。

    不过这正好给了自己一个借口,当下又挨近了半步,献计道:“两处采买的帐都不明白,上回就因凑在一起,弄了那么些日子也还是不清不楚的。所以老奴想着,还是各处还各处的好。太太也是这么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转眸看向她,眸底渐浮上明了。老太太、太太,这两边并不难选。

    “那就依嬷嬷的意思吧。”游猗兰笑道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