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49、桂花糖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5:3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涂泰成亲,徐渐清送的礼,可不仅仅只是钱财。

    他先是给涂家母子脱了奴籍,再替涂泰在京畿步军营谋了个守阙使的职位。又在徐府后一里远近,豆芽巷内买了一座二进的小宅院,用作新房。

    江蒲日日带了人过去收拾屋子,又叫人伢子带了人来,让涂婆子挑了几个丫头。

    诸事安排妥当后,涂家挑了个黄道吉日,在新房里摆了十多桌酒宴,吹吹打打的将林远岫迎娶进了门。

    林远岫三朝回门过后,这日一早随着婆母,就往府里来磕头。

    江蒲刚起来没一会,才吃了早饭,闲着没事在院子里和赵月一起浇花、喂鸟。

    “奶奶如今是真的闲了下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闻声回头,笑了起来,“嬷嬷来了。”一面又赵月儿去倒茶。一面携了涂婆子的手进屋。

    林远岫此时已换了妇人的装扮,浑身上下都透着初为人妇的娇羞,“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起来。”江蒲拦住了她,又是一通打量,“果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,气色真是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远岫低头一笑,乖巧地站到婆母身后。

    涂婆子回头慈柔怜惜地瞅了她一眼,“这孩子我说了她几次,让她不用早起到我跟请安。咱们小门小户的没那么些规矩,她就是不听,家里又不是没有人使,一日三餐她都要自己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她孝敬你就受着,也是她该份的。”江蒲又笑着向林远岫道:“你身子不好,很该多走动些。闲了没事。就往府里来玩,也陪我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笑道:“这么一院子的人,奶奶还没人说话么?”

    “哎哟,我的嬷嬷。”江蒲佯做埋怨道:“你才能出去几天。院子里的事就不知道了么。我身边这些人,桑珠事情忙,梅丫头眼皮子上就要出阁了。两位嫂子又都是拘紧的人,也就只有月丫头在我跟前陪着了。”

    涂婆子接过赵月奉来的茶盅,笑道:“老奴就说奶奶太闲了,也亏得奶奶放得开手,府里那么些事,说丢开就丢开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微而笑,“我素来是懒散的性子。前些年实在是没法子才把担子担在身上,如今有人分担了,自然是躲懒。”

    三人闲话家常,不妨文仲冲了进来,“娘亲。马车备好,咱们甚么时候去看秦姑姑?”

    “奶奶要出门?”涂婆子站了起来,看那意思是准备要走。

    江蒲忙道:“这些日子我都没顾上阿晴那边,今日天气又好,两个小子又上学,便想着去看看她。嬷嬷没事也一起吧。王府的花园子可是不错的,正好逛逛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涂婆子还迟疑着,江蒲已挽了她的手,出门而去。

    前几日一场连绵的细雨。带起一阵秋寒。所以虽已过了辰时,日头也好,在桂花树下放竹匾的的秦秋韵,却穿着品月缎绣玉兰飞蝶的夹纱褙子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云裳还是在旁边不住地劝道:“树下阴冷,姑娘还是不要久呆的好。况且弄出了一身汗。等会叫风一吹,晚上怕又要咳了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放好最后一个竹匾,站起身,抹了抹如额头上细密的汗珠,回身嘱咐小丫头,“把屋里那几包桂花拿到花阴底下晾着,小心别叫太阳晒着了。”

    云裳还待再劝,就听有人笑道:“妹妹又在做甚么呢?”

    主仆俩循声看去,文煜兄弟俩行礼道:“秦姑姑好。”

    秦秋竟一面叫他兄弟俩起来,一面向江蒲笑道:“我看桂花开得盛,白掉在地上可惜了,就想着收起来做点桂花糖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你有心思,又是菊花枕又是桂花糖的。不比我,就会看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笑道:“徐家那么些个事,还不够你的忙。哪里及我有闲工夫呢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我也闲了,就是没你那么雅致。”江蒲从竹匾里抓了把桂花,放到鼻前轻嗅。

    “这有甚么的,你若是喜欢,做好了送你一瓶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抬了头,正要说甚么,却睁大了眼睛,讶然问道:“你怎么在这儿?”

    “贫道见过夫人。”宋希微揖首一礼,江蒲却还没有回神。这个道姑清高的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,怎么会跑到安王府来了。

    秦秋韵也是一脸的惊愕地望着二人,“怎么,你们认得?”

    “夫人曾去过岑山洞,因此贫道与夫人有一面之缘。”宋希微投向江蒲的眸光中,带着淡淡的求恳。

    显然秦秋韵并不知她的来历,可能也就把她当一般的女冠看待了。虽不是宋希微是甚么意思,倒她能交新朋友,江蒲心里也是高兴的。

    “前段日子天气暑热,几个地方又都走厌了,便往城郊随便走走,倒要多谢仙长的茶饭。”

    宋希微揖首一笑,“夫人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又问秦秋韵,“你成日里大门不出的,怎么认得宋仙长的?”

    秦秋韵领着诸人往花荫的石凳上坐了,亲自斟了茶,“说起来也是凑巧,那日我偶然想出门走动走动,不想车辕子碰伤了仙长。我心里过意不去,非要载仙长回去。不想就喜欢上了岑山洞府,而且仙长抄誉的经文,也真真让人心气平和。因此上,来往才渐多了起来。我最喜那句,‘要像溪边的树,按时结果’”

    “经文?”江蒲转眸去看宋希微,眸中满是疑惑。

    宋希微避开江蒲的眸光,有些赧然地道:“也不是甚么经文,只是先师留下的只字片语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是不知道,宋仙长的师傅不仅是个得道高人,才情也是一等一的。‘曾伴浮云归晚翠,犹陪落日泛秋声。世间无限丹青手,一片伤心画不成’”

    她虽与江蒲和好了,可多少有些疏远,这会她一时高兴,竟脱口喊出姐姐来了

    江蒲看着她眸中的崇拜,着实替自己老乡汗颜了一把,这个,这个,不是她的原创啊!

    当着江蒲的面,秦秋韵这般夸自己师傅,宋希微也有些不好意思,“姑娘过誉了。”

    秦秋韵却还意犹未尽,“还有啊‘生在阳间有散场,死归地府又何妨。阳间地府俱相似,只当漂流在异乡’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一愣,林朝英写这几句诗的心情,她能体会。漂流异世却又历尽坎坷苦楚,于她而言,散便也就散了吧。只是对秦秋韵而言,未免消极了些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出家人才做此话,你好端端的又说这些做甚么。”

    她话音未落,就有一个王府的婆子走来,禀道:“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