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50、空中楼阁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5:3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府里太太着人来,请夫人即刻回府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一怔,自己出门刘氏鲜少差人来找的。除非出了甚么大事。想到这里,江蒲的眉头拧了起来,问道:“知道是甚么原故么?”

    那人回道:“好像是说贵妃娘娘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甚么!”江蒲惊愣而起。

    “姐姐赶紧回去吧。”秦秋韵劝道:“怠慢了贵妃娘娘总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也不知道,徐渐敏好好的怎么出宫来了,当下也不敢多留,向秦秋韵说了句,得空我再来看你,就叫上人急急地回府去了。

    秦秋韵送她出了外仪门,又特地留下了涂氏婆媳,看着她的车子去远了方回。

    江蒲母子三人赶至李太院中,才一进院门,就听见里边传出一阵阵笑声。守在门边的丫头,见了江蒲忙忙地打起帘子,报道:“大奶奶、大相公、二相公来了。”言声未了,三人已进了花罩。

    “贵妃娘娘安好。”不等江蒲等拜下去,徐渐敏忆托了她起来,拉着她在自己身边坐下,“嫂子一大早的跪哪里去了?”

    “难得今天天气好,文煜他们又不用上学,便说去王府看看,谁曾想茶还没吃一口,就被喊了回来。”江蒲笑着报怨了一通。

    恰好丫头奉茶来,徐渐敏接了,捧到江蒲面前,“是我对不住嫂子,赶了这大半日的路,且先吃口茶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很自然地接了,“多谢娘娘了。”

    侍立在旁的游猗兰,看得心头通通直跳。贵妃对老太太、太太也是和蔼亲切。却没有这般的亲密随意。她们姑嫂要好,自己是知道的,可没想到竟能好到这份上。往后自己可要多加几分的小心了。

    江蒲也真是渴了,一气喝干了茶。才问道:“娘娘怎么一声招呼也不打,就宫来了?”

    尽管说宫规不大森严,可不代表没有。贵妃出宫。所要准备的仪仗可不少呢。

    “我不过是回家里来坐坐。左右陛下和皇后都不在宫里,也没人念叨我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陛下和皇后不在,娘娘才该越发小心些。这虽算不得大事,可叫有心人看了去,”刘氏微蹙了眉道:“这终归是招人话柄的。”女儿本不是唐突的性子,今朝也不知是怎么了,说来就来。也不使人事先通报一声。

    虽说没算不得甚么大错,可到底有些出格,这又不是寻常人家,回个娘家没甚么关系。

    徐渐敏亲热地挨着祖母,笑道:“我这不是说老太太生辰要到了么。我怕那时候忙不过来,趁着现在有空闲,就回来瞧瞧。也不多留,宫门落锁前就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孙女儿特地回来瞧自己,李太君心里的得意自不用说,只是看媳妇眉头都拧成了结,不免有些担心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老三还要托赖他的皇妃姐姐,若是渐敏尊荣不在了。老三的前程可就是悬得慌了。

    “娘娘的心意老婆子是知道的,往后可再别做这样的事了,若是因着我老婆子叫娘娘担了甚么不是,可怎么好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她的话,却纳了闷,“陛下又不回来过中秋。你又有甚么忙的呀?”

    徐渐敏叹了声,放了手上的茶盅,“嫂子也知道,陛下这趟去漠北,是与高丽王并漠北诸部聚会。若不是咱们漠北铁骑,高丽凭甚么与肃慎对敌。高丽王为表谢意,特地将嫡女宝庆献于陛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屋内诸人无不变了神色。自立国以来,高丽数谴贡女来朝.然都只是寻常人家的闺女,莫说王室宗亲,就连官宦出身的都没有。

    这回高丽王还真是狠下了心肠,把嫡女都送来了。高丽贡女身份低贱,可高丽公主。刘氏和老太君不由担心的看向徐渐敏。

    “高丽王虽说是献,可陛下也不好轻待了她。御口亲封裕宁宫德妃。我即要筹办封妃大典,又要着人将裕宁宫收拾出来。嫂子说,我还能有闲的时候?”

    徐渐敏倒是浑不在意的样子,只是愁时间短,事情多。

    江蒲是知道她的心思的,多一个德妃,于她而言是福而不是祸。尽管这一二年,徐渐敏的恩宠渐少,可是皇后却终归视她为眼中钉,肉中刺。

    现下多一个德妃出来,皇帝不论是新鲜劲,还是给高丽脸面,总要宠些日子,若因而有孕,还怕不把后宫女人的眼睛都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刘氏虽担心女儿失了皇宠,可当着这么些人,她也不好说甚么。李太君可就没那么多顾虑了,没脸蹙眉地道:“哪有这样的规矩,一来就是封妃,再要养下个一男半女,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,尝尝这个。”李氏挟了块糕点到李太君碟子里。

    被李氏这么一打断,老太太也觉着自己话说的过了,毕竟这些话是不好喧著于口的。

    “没法子呀。”徐渐敏笑嘻嘻地摊手道:“人家是怎么也是一国公主,若非陛下撤了皇贵妃一位,估计她一来就要高过我了。如今虽只是德妃,却是要比我尊贵的。”

    刘氏看女儿全不在意的样子,心里倒也清明了起来。是啊,就算皇贵妃又如何,素来后宫和朝堂都是一体。高丽公主再尊再贵,高丽终究只是属国,并不足以支撑她在后宫的地位。

    而在朝中她更是毫无根基可言,她的尊贵不过就是空中楼阁,再怎么巍峨壮观,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。

    想通了此节,刘氏的忧心尽去,“好了好了,只顾着说话,都要误了晌午饭了。”一面又使圆香,“你瞧瞧去,厨里怎么还没备下饭来。”

    圆香还不及应声,游猗兰笑道:“母亲这可是冤枉了她们,早就备下了,只因见娘娘在说话,她们不敢进来打断。”说着又问,“是在小偏厅里摆着,还是往后边花厅里去?”

    刘氏和老太太都看向徐渐敏,她想了想道:“难得我回来一趟,没有只在屋里坐着的道理。现放着那么大的一个花园子,豫章说比御花园还好呢,她倒是逛去。我想逛个遍是不成的了,好歹也让我瞧一瞧。”

    刘氏笑道:“哪里就比御花园好了,只是这里没那么大规矩,所以小殿下才觉得好。”说着吩咐游猗兰道:“那就摆到玲珑亭去吧。坐在假山上,正对着湖光看着澄亮,况且新进的那些菊花,都沿堤摆着,娘娘顺带着也能赏赏花。”

    刘氏随口一句话,底下的婆子就忙不颠的去办,又是抬桌子,又是搬椅子,还有那些碗碟盏杯,好在府里人多。徐渐敏她们一路散步过来,走到玲珑亭,菜肴酒水都已备。

    尽管徐渐敏来得突然,可徐家大厨房备的东西也不少,况且人也多,近两个时辰下来,倒也整治出一桌似模似样的酒席。

    节近中秋,正是品蟹的时节。然而螃蟹性凉,不好空腹吃。因此待众人用到一半时,丫头们才端了一大盘子通红的螃蟹上来。

    徐渐敏见了,便说:“这东西吃着费工夫,挤在一处不好施展手脚。换了小几子,一人一盅桂花酿,再配上姜醋才吃得痛快呢。”

    刘氏又笑道:“难得娘娘有这个雅兴,素素啊你不是留了几个三娘子的婢子么,叫了她们来,也不用唱曲,在外边弹个琴也是好的。左右时辰也还早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拍手赞道,“这敢情好。”

    当日柳三娘离京时候,画舫上的姑娘都谴散了,只几个小婢,入了贱籍,又不曾学得甚么伎艺。实在没地方收留,便都留给了江蒲。

    偌大的府第本来就缺人手,江蒲也不推托,都收了下来,全安排在后边的花园里,只让她们负责洒扫。这会刘氏既然提了起来,当着众人的面,她也不回驳回。

    只能笑道:“她们就因着没学甚么没地方去,三娘子才塞给我,若是不好时,娘娘和太太还千万见谅。”说着,便吩咐小乔去唤了她们来。

    在旁边伺候的婆子们,忙忙地撒了酒席,又抬了小几子上来。那几个小婢,拿着乐器就跟在小乔后边进来了。

    行过了礼,因问诸人要点甚么曲子。徐渐敏笑道:“只拣你们的拿手的弹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婢子们应了声,坐到了外边。虽说琴艺并不如何,好在也没人细听,因此也还就过得去了。

    徐渐敏因见女儿已吃了两块蟹黄,又伸手去拿文姝刚剥出来了,“文姝,你只管自己吃,不要顾豫章了。”

    “母妃!”豫章扭着身子撒娇,大眸子里满是可怜。

    徐渐敏戳了她一指甲,“这东西极是寒凉的,等会吃多了,晚上又闹肚子。再说了,你文姝姐姐又不是你的使唤婢子。一点规矩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豫章嘟着嘴还待说甚么,刘氏揽了她道:“小殿下,吃这个,芙蓉糕也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豫章正待说不要,就见涂婆子领着芮则急步而来,芮则走到跟前,向众人行礼,“奴婢给老太太、太太、两位奶奶见礼了。”

    “芮总管快请起来。”刘氏忙忙说道。

    徐渐敏凉凉地问了句,“甚么事啊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