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53、册封大典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5:4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德妃拉着连山的手,眸子里都要放出光来,“而且定远侯可是高丽女子心目中的神,没想到我今日竟能见着她的女儿!”

    殿上诸人尽皆哭笑不得,没想到素来端庄的德妃竟也有这么孩子气的一面,还还只是见了连山,若是见定远侯,那还了得。

    “娘娘过誉了。”连山满心好笑,面上却是一副谦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了我在漠北时,赵将军对你姑妈是赞不绝口,有机会或能一见,也叫我瞧瞧到底是怎么个与众不同法。”

    皇后见她和连山絮絮叨叨的说个没完,心下不悦,只是当着一殿的人,也不好说甚么.这会听她提起江蒲,心念一转,亲和地笑道:“哪里需等下一回呢,这会就在殿外侯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!”她再期待,也还是谨慎的看向明泰帝,“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江蒲再怎么得陛下、贵妃看重,可在这种场合下,越过那么些宗室女眷,把她宣进来,总是不大妥当的。

    然明泰帝又不想直接驳了德妃的脸面,正踌躇着不知如何措词,坐在他右手边的的徐渐敏道:“嫂子不过是个领着一品封诰的命妇,哪能越过了那么些长辈呢。”

    连山也笑着道:“就是呢,我姑妈时常进宫的,娘娘要见甚么时侯都成的,何苦这会叫她上来。”

    被两人这么一缓,明泰帝也编出了完美的借口,“宝庆你是不知道,静之他媳妇。是个天生的惫懒之人。这会指不定还在哪儿躲懒呢,巴巴的去传。在也就罢了,若不在。当着这这么人,朕罚是不罚?”

    皇帝的话。殿内诸人听得分明。心下是各有所思。然而不可能否认的是,徐家的确如日中天!

    “到底是陛下慧眼如炬,我那嫂子胆子比斗大,天又不好,说不定还真猫在那儿躲懒了。”

    “倒是臣妾唐突了。”德妃松了连山的手,笑着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不速而至的德妃,皇后是又恨又妒,却又无可奈何。在漠北时,她独占圣宠。自己还要陪着笑脸摆起贤良的样子。本以为皇帝只是做给高丽王看,谁曾想回了宫,她的圣宠竟是有增无减。

    回宫的这段日子。皇帝差不多都宿在裕宁宫。之前她觉得徐渐敏心里定是比自己难受的。

    毕竟宝庆一来就是德妃,要再生了皇子,不就与和相平了。谁又知道千里之外的高丽公主,竟然也听闻过姜家的名声,对江蒲还有那么大的好奇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她岂不是又站到徐家那边去了。要知道她的位份再尊贵,终究是无根之蒂。而徐家不说权势熏天,却也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他们若是结成一气,自己的皇后之位,岂悬在了半空!

    一念及此。皇后不由犯了糊涂,也不顾念这是甚么场合,张口就道:“我那妹子性情古怪的很,偏不知怎么就入了陛下的眼,看得比几位长公主还着紧。今年实在是我那妹夫京里脱不开。不然他们也是要随驾秋狩的。不过她人的的是极好的,妹妹新来。往后渐渐就是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臣妾记下了。”德妃颔首一笑,遮去了眸底的了然。

    殿内诸人却是心思各异,皇后一口一个妹子,唤得好不亲热,可凌、徐两家的关系,京中官员谁不清楚。当着这么些,皇后也真是好意思。

    活似徐家夫人受宠是沾了她的光一样。

    旁人如此想,可徐渐敏和连山却听出,皇后亲近话里透出来的不满。徐渐敏敛了嘴角的微笑,连山的眸光也锐利了起来。

    明泰帝听皇后当众说自己看重江蒲,心里也不自在,好似心里最不可言说,最私密的情感,被人赤裸裸晾在人前。却又不好发作,只得拿内侍撒气,“发甚么愣,还这接着宣召!”

    内侍莫名挨了记眼刀,吓得一哆嗦,连忙继续扯着嗓子喊。

    站在一品诰命堆里的江蒲,自不知道殿内因着自己又起了一回暗澜。她两只手缩在手笼里,心里直埋怨,“怎么还没轮到啊!”待要伸长了脖子往外里探看,可看着身边那么些盛妆丽服,神情端严的命妇,又是这样的大场合,她终究是没这么厚的脸皮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品诰命啊,四十出头的就算是年轻的了。似江蒲这般,三十来往,就做了几年一品诰命的,可就独一份。

    这帮老婆子,在家里都是说一不二的主,又都极看重规矩的。这会侯在殿门外,那叫一个庄严啊,一个个脸绷得一丝细纹都没有。

    江蒲呆站无聊,眸子便不受控制的四下瞟了起来。顺带着在心里吐槽,给自己打发时间。

    譬如左边那个,年纪大了,就该自己知道,老老实实的按规矩穿该穿的制服就好,偏要自做聪明的在内里的袖口走一圈细细的穿花蝴蝶。

    大娘,你以为你今年二十啊,手一抬,蝶舞翩翩!

    还有她后侧那个,哎哟喂,你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家有钱啊。非得十个手指戴得满满的,不是红宝石就是祖母绿。就你这样,皇帝被晃得一个眼晕,说不定就着督察院细查了。

    江蒲吐槽吐得性起,完全没听到殿内的传唤。

    内侍唤了一声,却没有人进来。殿内诸人都傻眼了。不是吧,那位徐夫人还真躲舒坦去了呀!

    唱礼的内侍,年纪虽不甚老。然主持大典的次数也不算少,可这种情况却是头一回碰到。

    当下咽了口唾沫,再次拔高了嗓音,“户部尚书徐门姜氏,献懿昭睿夫人晋见。”

    江蒲没有听见,其他人是听得清清楚楚,可是都存心要看她的笑话,当下谁也不提醒。任由她站在那里傻笑。

    徐渐敏微蹙了眉尖,稍稍侧首丢给芮则一记眼色,他便心领神会的悄悄出了殿。

    江蒲还在那自得其乐呢,猛然听人在耳边叫了声。“我的奶奶。你发甚么呆呀,里头叫你呢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江蒲乍然回神,还反应过来,就听里边传道:“户部尚书徐门姜氏,献懿昭睿夫人晋见。

    她下意识的就要应声,好在芮则及时制止,才没有闹笑话。

    江蒲深吸了口了气,稳了稳神,款步进殿。“臣妾叩见吾皇陛下,皇后娘娘,贵妃娘娘。”说着又转向德妃。“恭请德妃娘娘玉体安康。”

    眼瞅着这个内侍传了三声才进殿行礼的女人,想起赵元胤赞她的话,宝庆不由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心下颇有些失望,容貌平平也就罢了,看着居然还有些呆头呆脑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少的,“夫人请起。”

    “谢德妃娘娘。”江蒲中规中举的谢了起身。就听皇后笑道:“看你一脸没睡醒的模样,适才该不是在外头打盹,才没听同听见传唤吧。”

    在这种场合,江蒲只有忍着的份。况且就凭自己适才的的错漏,皇后认真计较起来。自己还讨不得好去。当下在心底翻了个大白眼,才刚站起来了身子,又矮了下去,“臣妾御前失仪,还请陛下、皇后责罚。”

    皇后笑得极是亲切。“你这是做甚么。我不过是打趣一句,甚么时候你就这么认真起来了。快起来,快起来。”

    江蒲却没有动,当着皇帝的面,他不开口,江蒲可不肯随便起来。私底下没规矩也就罢了,这会那么双眼睛看着呢。

    明泰帝瞅着跪在脚下的江蒲,心里不住地叹气,这女人怎么就……那么地让人没办法呢!

    然而当着众人,皇帝也不好太护着,沉了脸似模似样地训道:“皇后仁和,不与你计较。朕却没那么好说话,你且先给德妃磕头!”

    江蒲老实的答应了,膝行转向德妃才要磕头,就被拦了下来,“夫人罢了。”说着又向皇帝道:“陛下,看在臣妾的面上,容她这一次吧!”

    明泰帝冷哼了声,下旨道:“献懿昭睿夫人御前无状,着令太仆寺停俸三月。”

    “臣妾谢陛下宽宥。”

    江蒲行着礼暗自腹诽,起大早的,给你家小妾磕头不算。还磕没了三个月薪水,还好这份薪水是白拿的,而且又不等它养家,停就停吧。

    行完了礼,自有内侍来领了她下去,等着吃中午的宫宴。

    册妃大典的宫宴,天上飞的,海里游的,山上跑的,少的了哪一样。可怜江蒲是和刚才那帮故意看她出丑的老太婆同桌,再好的东西,也都味同嚼蜡了。

    偏偏间或还要应酬那些老太婆一两句,江蒲脸上笑着,心里却咆哮着,老天爷,快点结束这场惨无人道宴会吧!

    然而老天爷却没有打算放过她,用罢了饭,又有内侍领了众人去后殿奉茶。刚才吃饭江蒲勉强还能借吃菜来分散注意力,这会她手里捧着一盅茶,三两下就见底了,怎么办,怎么办?

    而那些老太婆还不时撩拨江蒲几句,“徐大人真是少年有为,咱们立国到如今,这么年轻轻的一品可没几个。夫人真是好福气!”

    “何止呢,难得徐大人又一心一意地待夫人,我听说府里也就两个持名的侍妾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徐夫人不比别个,娘家爵封定候。莫说徐大人了,就是安王爷,你听见说纳小了没有!”

    江蒲的凶悍,在金陵是出了名的,就连京里也有耳闻。再则这些年她的所为,京中官眷也都看在眼里,平日不得机会,今朝好容易聚到一起,又都是一品的诰命,也不用巴结她,话不免有有些发酸刻薄了。

    江蒲可不想舌战群妇,再给自己添一个话柄。所以只佯做未闻,心里却欲哭无泪、咬牙切齿,就在她觉得快忍不下去的进候,救星出现了!

    “娘娘请夫人过去坐。”

    看着芮则走来,江蒲跟看见亲人似的,他话还没说完,就连忙应了。

    这看在那些诰命眼中,不免又是各种冷眼,不过江蒲已民经顾不得这些了,再跟这帮老巫婆呆下去,江蒲怕自己往后三年的薪俸都要泡汤了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