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61、来去匆匆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6:2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诸人闻声回头,江蒲不理睬桑珠悄悄的拉拽,走了上前,苏、宋等人不把阮萝放在眼里,可却不敢小瞧了江蒲,忙忙行礼道:“夫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不想江蒲看都不看她们,径自走到阮萝面前,恭身一礼,“阮才人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快快请起。”阮萝忙不迭地扶起江蒲,一来性情纯善,二来么,也是自知之明。莫说自己一具才人,就是颜嫔等见了江蒲,也不敢受她的礼。

    江蒲顺着阮萝的手站直了身子,眸角余光往苏、宋二人面上一掠,携了阮萝的手,转身就走,“才人快随我回去吧,贵妃娘娘四找才人呢。”

    阮萝兀自回头去看,却被江蒲拉走开了。

    待得江蒲等走远了,宋氏才缓缓站直了身子,眸光还直直地看着她们离去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这个昭睿夫人,也太把咱们放在眼里了……”苏氏话音未落,宋氏就冷笑道:“人家才是正主儿,连咱们娘娘都不在她眼里,何况咱们呢。赶紧再撷几朵花,不然回去晚了,又要惹娘娘不高兴了。”

    先前圣宠隆重时,颜嫔待底下人还待宽厚。如今没了孩子,又失了圣宠,心里本就窝了一肚子的气。

    再则她到底出身寻常了些,从高处落下,难免就有些疑神疑鬼,宫婢偶尔小声说笑几句,她就觉得是在取笑 她。

    因着这两个原故,她时不时的就要动板子,那些宫婢敢怒不敢言。听得宋氏这么说,小宫婢登时就散开了。

    江蒲和阮萝沿着曲廊小径回延福宫,两人本就不大相熟,再加上阮萝又是个怯懦的性子。一路沉闷的厉害。直待快到延福宫门口,江蒲才找着个相对适合的话题,“才人今年多大了?”

    尽管都说女人的年纪问不得。可是一个姑娘,年轻不正是她最好的资本么,尤其是当着一半老徐娘。

    “奴……”阮萝做了快一年的才人,称呼还是改不太过来,开口就是奴婢,其实这也难怪她,就她的身份。在宫里自称奴婢的时候太多了。好在刚开了口,她就意识到不对了,羞涩地笑了笑,“今年十八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八啊。”江蒲看着她肉乎乎的脸,眸光慈和。感叹了起来,“真是年轻,十八岁于我而言,想都是上辈子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江蒲的和善,阮萝的笑容更甜美了,“夫人看着也不过只大我几岁罢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厚着脸皮笑道:“才人这话说的是,可不就只是大着几岁么。”

    二人说笑着拐过墙角,正碰见明泰帝和德妃相携而来。看见她两个,皇帝微蹙了眉头问道:“你两个怎么会在一起?”

    明泰帝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。总之。看见她二人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,他心里就怪怪的,好像做了甚么坏事叫人逮住了似的。

    “陛下圣安。德娘娘安好。”二人行过礼。

    阮萝对明泰帝本就有些犯怵,更何况皇帝现下还微蹙了眉头,她不免就往江蒲身后缩了缩。江蒲感觉到她的惊惶,用自己的身子替她挡了挡皇帝的注视。“臣妾图清静,出去逛了逛,不想回程的时候正碰上了阮才人就一起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瞅着她两个,眸光沉凝。

    “陛下这是做甚么。”德妃上前握了她二人的手,“阮妹妹怀着身子,夫人又是客人。陛下就算是为朝事烦,也不好拿她们撒性子啊。”

    德妃话音未落,明泰帝已敛了眸中的森冷,“朕真是叫西北的大旱给闹糊涂了。夫人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垂首道,“臣妾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进去吧。朕可听说渐敏备了一桌好酒席呢。”

    宫里众人听得皇帝驾临,忙都迎了出来。乌压压地在月台上跪了一片。

    “渐敏啊,你这里倒真是热闹啊。”明泰帝一面叫起,一面携徐渐敏的手往里走。

    徐渐敏笑应道:“可不是么,往年他们也都来的。只是今年多了个新媳妇,就热闹了好些。”说着,她掉头看向徐渐止夫妇,“老三啊,你今年你赶紧给我添个侄儿,到了明年更是热闹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夫妻俩低着个头不做声,旁人以为小两口害羞,刘氏和江蒲却明白,他夫妻两个的感情真的不怎么样啊!

    好在徐渐敏只是提了一句,就丢开了,侍奉着皇帝在主位坐下。

    恰好宫婢端了道点心上来,青花釉里红的大葵口盘里,里边的点心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碧油油的青草丛中,几只白白胖胖的兔子追扑嬉闹,隐约的能见几只小刺猬在旁观战。它们身边是零星的,五颜六色的小野花。不远处盛开着栀子花,树丫上几只小黄鹂,活灵活显,仿似能听动声音一般。

    点心刚刚端上桌,热气还未散去,烟雾蒙蒙间,小小盘子,仿似盛了一个仙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渐敏的小厨房还有这样的厨艺高手。”明泰帝笑赞道。

    徐渐敏亲自斟了杯新酿的菊花金枣酒,“他们日日都是忙,哪有这样的心思。是文姝那孩子,闲来没事,听说祖母和太祖母要来,要先几日就准备起回去 ,巴巴的做了孝敬俩位长辈。陛下倒是沾两位两人家的光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。”明泰帝的眸光投向坐在下首的文姝,“小小年纪心灵手巧也还罢了,难得有这样的孝心。”

    江蒲看了眼自己面前的点心,与陛下的稍有差别,但大体上还是一样的。只是……没想到渐敏的手段也会用这么俗套手段。

    不过,讨媳妇么不就求个贤良,所谓上得厅堂下得厨房。

    “好是好,只是朕都不忍下筷子了。”德妃举着筷子,看了一回,又笑问道:“这都是甚么做的呀?”

    文姝起身道,“回德娘娘的话,栀子花是豆腐雕的,草丛是拣极嫩的菜心切成丝,过了一道油,刺猬是用黑米粉捏的,那些花花草草,都是寻常的菜蔬做的。”

    那么明泰帝尝了一口豆腐,连声赞道:“不错不错。”一边说,一边还连吃了几口。

    “这么些日子了,头一回见陛下这么好的胃口。”德妃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,宫里谁人不知道,除了三十晚上,陛下都歇在她的宫里,下边的话更叫人瞠目结舌,“不然,让大姑娘往御膳房去教教他们,也好让陛下换换味口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刘氏已黑沉了脸。

    徐渐敏微微一笑道:“妹妹心疼陛下的心我是知道的,只是也不太和规矩了。御膳房是甚么地方?那些大师父是多少的手艺,文姝不过是取个巧,哄长辈高兴高兴,哪里就能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徐渐敏的话,江蒲倒有些个不理解了。她们不是应该顺势多讨讨明泰帝的欢心的么?也好让明泰帝瞧瞧文姝是多贤良。怎地当众驳回德妃的话呢。

    “是了,倒是我糊涂了。大姑娘进宫是来做客,怎么好叫人去厨房的。”说着,她给自己斟了杯酒,向徐渐敏道:“我自罚一杯,姐姐千万不要往心里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笑盈盈地举了杯,“妹妹也是关心陛下。这些点心,我那些厨子都会做的,让他们去妹妹宫里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德妃着实愣了一愣,拿不准徐渐敏是甚么意思,“这怎么好意思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没甚么不好意思的。”徐渐敏说得诚心,“这些点心本就尝个新鲜,既然陛下喜欢,在妹妹那里在我这里用,又有甚么区别。”

    这下连明泰帝都向她投去了眸光,宫里这些个女人,为了留住自己,那是花招百出,徐渐敏她是看得开,还是有别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既然渐敏这么说,你也不要推辞了。”明泰帝刚放了筷子,一个小黄门就在外头探头探脑的。

    明泰帝眼眸一斜,就听冯元一喝道:“谁在外头呢?”

    小黄门腰弯得跟虾米似的进来,“大府寺判事并工部尚书在乾泰殿书房候驾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他们来了呀”明泰帝说着话,就起身了,向徐渐敏道:“朕本是到你这里来凑热闹,看来是不得闲了。那也就不扰了你们的雅兴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笑道:“臣妾说句大不敬的话,陛下倒是去了的好,咱们也能松快随便些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不但不恼,反而哈哈大笑,“看来是朕不识趣了。”说话间他已抬了脚往外走,路过徐渐清席前,停了下来,“静之说不得也要你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唱喏道:“这本就是臣份内之事。”

    看着明泰帝一行人出了正殿,江蒲不禁有些迷糊,皇帝走过来这么会,算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显摆对渐敏的恩宠?不对啊,要是如此就不该带德妃过来。

    或则是来告诉渐敏,他有多宠德妃?就渐敏的贤良,那也犯不上啊!

    人家说女人心,海底针。皇帝的心思,就如天上的流云一般,变幻莫测。

    江蒲心底感叹未了,殿外传来一笑声,“娘娘摆宴,也地不差人去叫妾身,想是与妾身生份了!”

    笑声未绝,就见颜念秋扶着个宫婢,笑盈盈地走进了殿来,当她的看见坐在徐渐敏身边的德妃时,眸底飞快地掠过一份愤恼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