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66、三房有喜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6:5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在回房的路上,脑子里就琢磨着怎么帮丈夫筹钱。西北的旱情,她昨日隐约也听得徐渐敏感叹过几句。本就有些上心,适才又听到他两个为了钱发愁,自然而然地便想着能帮上甚么。

    只是数目小还就自家先垫了,可那么大一笔钱,自己就是有心垫也拿不出来。她心里想着事,随便吃了两口饭,正想着往安王府找连山商量商量。

    正说要吩咐人去备车,忽听外边有人问,“大奶奶在家么?”

    江蒲听着声音不大熟,赵月儿一面问着“谁呀?”一面就打起了杏红缎地绣菊梅的帘子。

    “是林姨娘呀!”即便隔着帘子,江蒲也听出了赵月儿语气中的惊讶。她心下也自疑惑,那林素云向来是深居简出,今朝好好地怎么走到自己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正自纳闷呢,林素云已进了落地大花罩,“大奶奶安好。”

    “姨娘快坐。”江蒲满面堆笑的认坐,一面桑珠倒茶来,“姨娘今朝怎么得空过来走走。”

    林素云浅浅一笑,“婢妾知道奶奶好清静,因此也不敢随意过来打扰。适才婢妾从老太太那里请安出来,隐约听见老太太着了恼,在那里埋怨三爷三奶奶。婢妾是想着老太太的性子急,三爷又是个犟脾气,倘若认真生了气,大节下的总不好看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微张了嘴,拿不准她是个甚么意思。老三可是老太太的心头肉,轻易哪里肯真的生他的气。就算当初采萍的事,徐渐止那般驳老太君的颜面。也不见老太太真的恼他。

    然林素云巴巴地走来报信,想来应该不是件小事。再则自己做长嫂的,总该过去瞧瞧。倘或闹得不高兴了,老太太不会真生徐渐止的气。只怕又在挑自己的不是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。江蒲心下一叹,叫赵月儿拿了手笼袖了手炉便往李太君院子行去。

    再说李太君屋里,虽有媳妇再三的劝,可老太太的怒气却劝越旺,最后忍不住冲刘氏道:“不是甚么要紧事!不是你养的,你自是不上心。他这样给他媳妇难堪,亲家要怎么想?再则说了,你叫贵妃娘娘心里怎么想!”

    小孙子宠了个丫头,有了身孕。这在李太君心里都不是甚么大事。要命的是。他这个媳妇是他贵妃姐姐挑的,他给媳妇没脸,就是不给贵妃留颜面。

    老三的前程。虽说要靠老大提携,可真惹恼的贵妃,老大还能帮衬着他?

    至于游家虽无权势,却是极清贵的人家。老三娶了他家的姑娘,别的占不着好处,至少名声上是好听的。可依着他这般行事,就是游猗兰贤惠不说甚么,可亲家听了去,心里总是不舒服。

    老太太一则是恼,二来也是要做给人看。自己对孙媳妇是打心眼里疼爱,因此厉声喝道:“去把老三给叫来!”

    徐渐止本就候在外头,听见祖母唤自己,便赶忙低头走了进来,跪在地上。“老太太大安。”

    见孙儿跪在地上。又是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。老太太心头的火气莫名地小了不少,叹了声。先叫了他起来才训道:“你向来是最有轻重的,怎地就干出丑这样的糊涂混帐事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低垂着头不做声,李太君又牵了游猗兰的手,道:“自打你媳妇进门,帮了你嫂子跟你娘多少事,成日里忙进忙出的。年前事多,她忙得连饭都不得好生吃。你非但不体谅她,反倒做出这样叫她寒心的事。亏得她是个贤良大度的,不仅没在长辈面前叫屈,反倒替你周全。若是换一个,家里还不闹翻了天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莫要这般说。”游猗兰跪了下来,眸中含泪:“这叫孙媳怎么当得起。”

    “好孩子,”李太君扶了游猗兰起来,“我知道你委屈了,放心有我老婆子在,总替你做主的。”说着向沉了脸训孙子道:“你自己瞅瞅,兰丫头配你哪一点委屈你了?往日里你冷待她,我想着小夫妻俩有些口角原也是常事,老话说不聋不哑不做翁姑,故此也就不理论。谁曾你竟这般的胡闹。现下出了这个事,待你岳丈问起,看你有甚话说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虽不喜欢自家媳妇,可这件事上终究是自己理亏,况且他也要顾念着罗小寒。自己当然能梗脖子顶回去,介时吃亏的只怕就是罗小寒了。因此上少不得服小做低,“原是孙儿糊涂,还望老太太消消气,孙儿再不敢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向我告罪,只和你媳妇陪不是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稍一迟疑,游猗兰已道:“这事真真怨不得三爷,原是我腊月里事多,夜里睡得晚了。一来怕是吵了三爷,二来三爷早起身也闹得我不安生,才打发了三爷往小寒屋里睡去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横了孙儿一眼,道:“你听听,到了这会她还替你遮掩,这样的媳妇你再要冷待她,不用你岳丈问你,我就不依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。”刘氏凑上前道:“事情既然如此了,再说甚么也都无用了,好在兰丫头是个贤良宽厚的,罗丫头就索性收在屋里吧,再怎么她肚子里也是老三的骨血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闻言,不由往罗小寒看去,一张瓜子脸眸光盈盈,倒真是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。在老太太心里,自己孙子那是千好万好的,绝不会犯错。即便有错,那也是旁人的原故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事,自是罗小寒狐媚勾引,才累得自己孙儿做出这样的糊涂事来!

    “这样狐媚子留在屋里做甚么!待她养下了孩子,就打发回南边庄子上去,留在这里没得看了着恼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话出一口,罗小寒就刹白了脸色,徐渐止更是跪了下来,“老太太这全是孙儿的不是,求老太太放过小寒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本已是消了气,这会听得孙儿这么说,心火陡就上来,指着罗小寒道,问徐渐止,“为着这么个丫头,你给你媳妇难堪不算,连我都不放在眼里了?我告诉你,这么个狐狸精似的东西,断不能留的!”

    徐渐止刹青着脸色,抬眸直视着李太君,“可她到底是孙儿孩子的母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李太君蹭地站起身,看着孙儿铁青的脸色,毫不闪避的眸光,气得手指都打颤,连道了几声好。

    刘氏在旁半劝半斥道:“老三你这是做甚么,赶紧回你自己屋里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却是跪着不动,也不做声。

    游猗兰也帮着说道:“小寒这丫头素日里也是细致稳妥的,老太太就留她下来吧,孙媳妇也算有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替他说话!”老太太脸上青一阵,白一阵,瞅着徐渐止道:“为了个丫头,你竟这般忤逆长辈,显见得是被她勾引坏了,来人……”李太君正要说如何处置罗小寒,忽听有人高声叫道:“老太太且慢。”

    众人抬眸看去,却是江蒲急急地走来。

    江蒲听了林素云的话赶了过来,到了门前站住脚听了听,不想却是小叔子屋里人有了身孕。有老太太、太太在,自己做嫂子的跟着掺和甚么呀。

    心里实着狠狠埋怨了林素云一通,正待转身离去,忽听里边又高声了起来,细细一听,却是要赶罗小寒出门。

    再听徐渐止又是硬脾气,不知转弯,话赶话的顶在那里。想着当年他对采萍的情份,叹了一声,只得进来帮帮忙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甚么?”老太太本就心里有气,见了江蒲自然是没好脸色的。

    江蒲先把屋里的丫头、婆子全谴了出去,才上前向李太君道:“老太太,罗丫头的肚子是瞒不了人的。难得弟妹识大体,顾着三弟的脸面替他兜了下来,老太太反倒要往大处闹么?”

    一句话登时压下了李太君的火气,江蒲又道:“打发一个丫头再容易没有的。只是老太太也替弟妹想一想。屋里丫头才有了身孕,转眼就打发了,外人要怎么想弟妹?老太太也说她在咱们家委屈了,难道咱们还要再给添个妒名不成!”

    刘氏也跟着劝道:“是啊老太太,小两口的事,由他们自己去。那丫头要留要打发,只凭兰丫头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就这样的话哄我!”李太君却啐道:“你们不过是看着兰丫头好性,就都护着三小子。也不瞧瞧三小叫那丫头勾引成甚么样子了,那丫头断乎留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还待要说话,被江蒲一道眸光斥了回去。

    既然老太太提起了自己,游猗兰少得说道:“老太太心疼我,我知道。不过我想着,就是要打发也总要待她养下了孩子,不然倘或有个差错,我这一世都不安生了。”

    说起重孙子,李太君的口气就没那么硬了,瞅着游猗兰的温和且稍带了求恳的浅笑,叹声道:“罢了,那丫头在我前杵着就戳心,只是你院子里再不能留她,且让她挪去你娘院子里,待养下了孩子再说吧。”又狠狠地瞪了一眼徐渐止,“我告诉你不准去看,叫我知道立时就送她回南边去!”

    言毕,扶了李氏的手,回里屋去。

    临进门前,李氏回首瞅了眼游猗兰。老太太心思单纯,被她骗了过去,可李氏心里却清楚明白的很。只是渐止讨了个这么心机深重的媳妇,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