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67、筹款(上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6:5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清送刘文远出了东角门,顺着夹道就回了屋。听说江蒲往老太太院里去了,将小丫头都谴了出去,临窗摆了棋枰,照着棋谱摆了个残局,拈了枚白子在那里苦思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外边一阵脚步声响,徐渐清只听声音便知是江蒲回来,头也没抬,只道:“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接过江蒲的手炉,又端了热水并沤子等进来。这一二年,江蒲的小指上也留了寸把长的指甲,随便一挑抹在手心上,就着热水洗了手,嘴里道:“文远怎地就回去了呀,该留他吃晚饭才是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手里的白子终于落了下去,棋枰上发出一道轻微的啪,“他事情多着呢,哪有工夫在这里等饭吃。”

    江蒲拿巾子抹干了手,又揭开个白瓷莲花小盖盒,里边是玫瑰味的油膏子,江蒲挑了点在手心上,打着转推了开,人已在徐渐清对面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赵月儿将换过炭火的手炉捧了过来,江蒲接过手,向徐渐清问道:“听说过了上元节他就要去西北了?”

    徐渐清丢了手里的棋子,“是啊,若不是我拿不出钱来,他都恨不能这两日就走呢!”

    “那婚事怎么办呀?”江蒲蹙了眉,往西北走一趟短则数月,长了今年回不回的来还两说呢。这要拖久,万一出了岔子可怎么好。

    徐渐清叹道:“西北那边都要吃人了,哪里还顾得上上甚么婚事。再说了最晚中秋前也能回来,到时候再办也不迟。”说着又问道:“老太太为着甚么事让老三跪在院子里啊?晌午的时候。我本还想叫他过来和文远一起吃饭,商量商量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便将罗小寒的事说给了徐渐清,又问:“二房的林素云与那丫头是不是有些关系,不然她巴巴地走来搬我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府里这么些人。我哪里能知道的那么清楚。”徐渐清收了棋子了,抬眸着江蒲,不解地问道:“不就一个丫头有了身孕么。老太太做甚么动那么大气?”

    江蒲斜了眼徐渐清,笑道:“你怎么也糊涂了,老太太哪里是生老三的气,她是怕宫里娘娘不高兴,误了老三的前程。不过,我瞅着这事啊,多半在老三媳妇在后头做鬼。”

    “老三的前程!”徐渐清冷笑了数声。“今朝不就已经误了一误。”

    江蒲闻言,睁大了眸子,“这话怎么说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叹了声,将自己准备让徐渐止跟着去西北的打算告诉了江蒲,并且道:“西北那边事情又多又杂。若是旁人去,我是不放心让他跟着的。文远虽还有些书生气,却是个极稳重的人。老三跟他办差,即能开开眼界,也能经历经历。再则我估摸着这一回,西北那边州府的令伊总要罢掉几个。老三如今虽还只是个七品,只要差事办得好,陛下看在徐家的面子上,赏个正六品在那边谋个府丞的位置。也不算难。总好过他天天在京里混日子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听了一愣一愣的,过得一会才啧舌叹道:“到底是亲兄弟啊,你倒是替他筹谋的好啊!”

    徐渐清将棋盒子放回架子上,“筹谋的好有甚么用,偏偏为了那么点破事误了。文远事多,未必有工夫再坐下来同他吃酒细说呢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吃酒”两字。江蒲脑中灵光一闪,一双眸子笑成了弯月牙,瞅着徐渐清问道:“户部库里是不是拿不出钱来?”

    徐渐清稍歪了身子,迎着江蒲的笑眸瞅了去,过子一会问道:“莫非你有法子?”

    这些日子为了筹钱,莫说他这个户部尚书,就是陛下也添了几根白发,可实在是拿不出来啊!

    江蒲一双手白嫩如玉的手,被暖炉烘得微微发红,小指上那一截长甲,越发如两管水葱似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……”江蒲向徐渐清递了一抹媚笑,“我也是才刚想着的。”说完,趋身近前,附在他耳边一阵低语。

    徐渐清听的,眉头时而皱起时而舒服,脸上的神色也是时而赞成,时而迟疑。待得江蒲说完,他却沉凝不语,手敲着案沿,“这个法子固然能筹到钱,倒却是从未有过之事,倘或闹个不好,言官御史只怕不敢轻放过了去。”

    江蒲胸有成竹地笑道:“这又关言官御史甚么事了?虽说后宫过问朝事不大妥当,可说到底也不算是过问朝事啊!做人娘子的见丈夫烦心,别的帮不上,拿一些体已出来也招人议论?”

    “那皇后娘娘那里呢?”江蒲的法子好是好,可是渐敏到底不正宫娘娘,不叫上皇后,一来有显得有逾矩,二来皇后知道了,心里难免不舒服。

    虽说两宫明争暗斗众人已是心知肚明,只是面上还是过得去的,可若渐敏真照江蒲说的做了,那可是连脸面都不顾了。

    倘若叫上皇后一起,那好处岂不是都叫皇后占了去了?

    恰巧赵月端了红枣茶上来,江蒲呷了一口,轻轻放了盖盅,“那个主意就让贵妃娘娘拿去好了,你跟着操甚么心。真要办了起来,就京里可能凑不出几个钱,若各州府都来凑呢?况且,这还有一个妙用,趁此文远也好敲敲西北那些大户高官的竹杠。外人为着他们都出钱出力的,既然是替陛下司牧一方百姓,总要表示表示才好。再则,等钱凑好子,你让渐止送去,也算一件正经差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徐渐清拍案定道:“那你明日就进宫去和娘娘通通气,这事越快办起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却道:“你且先别顾着高兴。叫老三的去西北,老三还就罢了。老太太那里只怕是又要闹了起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,道:“老太太不过是骂两句,不去理她就好。我倒是忧心老三怕辛苦,又觉着我是有心坑他,不肯去呢。”

    夫妻俩正说着话,外边桑珠禀道:“三爷,三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便笑道:“正好,你跟他细说吧。我看他倒不是那起糊涂的人。”说着,便叫快请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