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68、筹款(中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7:2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止夫妇一进门,江蒲便就笑着迎了上去,“真真是恭喜你两个了,眼瞅着就要做人爹娘了。”

    按说正房奶奶最忌讳丫头抢在前头怀孩子,偏游猗兰要装大度贤良,江蒲自不客气地道喜。反倒是徐渐止脸上有些讪讪。

    江蒲瞅在眼里,余下的话便都咽了下去。游猗兰倒大方地笑道:“咱们是过来谢过嫂子的,总是我糊涂虑事不周,倘若小寒真叫老太太撵回南边去,我心里可怎么过意的去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更是做揖道:“真真是多谢嫂子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扶了他起来,还不及开口,徐渐清冷声道:“你还有脸说,这么点事就能闹到老太太跟前去,成甚么样子!”

    听得兄长言语不悦,夫妻俩都低垂着头不敢做声。徐渐清微冷的眸光盯着游猗兰瞅了好一会,方转向徐渐止道:“如今你也算是成家立业了,就该有个大人的稳重样子。为了那么点事,在老太太门跪着,亏得没有闹大了,不然我看你还要不要脸面体统了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,下回再不犯了的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虽得老太太疼爱,父亲对他却是极冷淡的。长兄与自己虽不大亲近,时不时地还是会过问过问功课。这一二年在仕途,并为人处事上更是提点了自己不少。

    故此,对长兄徐渐止是即爱重又敬畏,听得兄长教训,脑袋恨不能低到脚底下去。

    内院的事情,徐渐清懒得费心思。再则游猗兰到底是弟媳妇,自己也不好说甚么。瞅了眼羞愧得抬不起头的三弟。心下一叹,站了起身向江蒲道:“你们说话,我和渐止往书房商量事去。”说完,深深地看了江蒲一眼。眸光又往游猗兰面上微微一荡,方抬脚往外走。

    徐渐清的用意,江蒲看得明白。本来三房的事她是不想过问太多的。既然丈夫着紧弟弟,说不得自己只得敲打敲打游猗兰。

    当下送他兄弟俩出了内室,笑道:“也好,你在这里咱们也不得好好说话。”又拉着游猗兰的手,“晚间就在这里一起吃吧。”说着也不等游猗兰答应,便吩咐了丫头往小厨房去添菜。

    待徐渐清出了房门,妯娌二人方坐下。赵月儿早端了一盅红枣茶上来,游猗兰接过手,轻呷了一口,笑赞道:“还是嫂子会吃,这个竟比甚么上等的茶饼都好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微笑着沉呤了好一会。才道:“红枣最是滋气补血的,女人们吃着最好。尤其是你这样的,更应该多吃,也好早早的替老三养个大胖小子下来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低垂了头不做声,脸上也不见甚么神色,不知她心里想着甚么。

    江蒲搁了茶盅,抱起旁边掐丝珐琅团鹤纹的手炉捂着,语气轻忽,“我知道你进门这段日子。老三冷待了你。可你们到底是夫妻,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,总不能就那么顶着。咱们做人娘子的,少不得要服些软。再则老三也不是那起眼里没人的混帐,他再有不是,总没有丢了你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。江蒲的语气渐冷,游猗兰又岂会听不出来她的话外之音。

    罗小寒的事唬得过老太太,却不要想瞒过了旁人。这府里谁不是人精!

    眸角瞅见游猗兰微微变了脸色,江蒲敛了语气中的森冷之意,“老太太、太太都在,按说这样的话本不该我来开口。只是咱们难得相投,才劝你几句。老三的性子虽有些犟,却是个念旧有情义的。年轻夫妻有些不相投,那也是有的。我嫁过来头三年,一样和你大哥吵闹喧天,后来才文慢慢的改了性子。你呢书香继世之家的姑娘,不似我在漠北野孩子似的长大,规矩是尽有的。只是你做姑娘时那骄傲的性子却要收一收。老三的性子说起来就是一团的孩子气,你只真心……”说到真心二字上,江蒲不仅落了重音,又故意顿了一顿,游猗兰抬眸,正碰上了她笑泠泠的眸光,心头不免一阵乱跳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她都把嫁进徐家,当做是一个机遇。父亲待她姐弟二人素来冷淡,如今后娘又有了幼子,将来父亲能有多少心思在长子身上。自己倘若在徐家站得稳稳的,多少也能帮衬些。

    至于说夫妻间的真心,自己母亲待父亲倒是一心一意,可父亲呢?听了妾室几句挑拨,冷待了母亲不说,就连一双儿女也都不大放在心上了。

    因此上,婚姻在游猗兰心里就是一桩交易,从未想过真心这一说。听江蒲当面提起,她心下自不免有些发慌。

    江蒲瞅着她微耸了一耸的眉峰,换了柔和的笑脸,继续道:“老三固然是冷待、委屈了你一些。可这也怨你总是拿着、端着。不是我向着老三,实在是做人媳妇可讲不起这些个骄傲,想要人待你好,就得自己先拿出真心实意来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低垂着头,只眉梢处略跳了一跳。

    江蒲伸了烘得暖乎乎的手,轻轻地覆盖在她的手背上,像个大姐姐似地,向她说道:“譬如在小寒这件事,老太太、太太面前你固然要帮衬他。可关起门,你倒不妨同他哭闹一翻。你心里难受还要摆笑脸给他么?就是摆了,他心里只怕还不高兴呢。虽说‘妒’是女人大戒,可有时拈些酸,反倒能显出真心来。于夫妻间是有大好处的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提在嗓子眼的心,才算是放了下来。不论江蒲所谓的“真心”所指为何,至少没把话说破了。

    “嫂子说的我记下了。”说着一叹,“小寒的事情,我心里何尝不酸呢。只是想着自己是正房奶奶,拈酸吃醋的怕叫人笑话了去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顺坡下驴,摆起一副小媳妇的委屈样,定是听明白了自己意思,江蒲笑了笑,便打住了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先前你大哥语气重了些,你别往心里去,他实在是有些个着急。原先他是打算着,叫老三借着吃晌午饭,和刘大人商议商议,是不是能跟着往西北走一趟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睁大了眼,怔声问道:“大哥想让三爷去西北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