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70、赏花宴(一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7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徐渐敏见皇帝半晌不做声,惟恐他拿定了主意,脸上不免稍露了急色,磕头谏道:“陛下,后宫里的事,到底要以皇后为尊。”

    侍立在侧的冯元一,也低声劝谏道:“这事若交娘娘办,少不得领了陛下的旨意才行。如此,未免太让皇后娘娘难堪了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回头瞅了瞅冯元一,又看了看跪在地上的徐渐敏。皇后固然不好,可也还不能就废了。既然要摆她在位置上,总不好太驳了她的体面。叹了声,伸手扶了徐渐敏起来,“也好,这事你就和皇后商量着办吧。不过,你要多上些心才是。”

    徐渐敏松了一口气,垂头柔声答应,“臣妾领旨。”话声才落,外间的大落地钟“铛铛”地连响了好几下,明泰帝竖了耳朵听了一会,竟已是初更正刻了,笑道:“怎么就这个时候了,老冯,你去把剩下的折子都拿拿来吧,夜里朕就歇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冯元一应声而退,临去前偷偷抬眸瞥了眼徐渐敏。见她神色如常,并不见特别的欣喜,心下不免高看了她几分。

    延福宫皇帝倒是常来,然多是陪阮才人用膳。偶尔夜宿也是在阮氏的侧殿。这正宫主殿倒是有些日子没来了。

    他在宫中数十年,邀宠之事屡见不鲜。远的不说,就是现下宫中这些贵人,底下那些宫嫔也就罢了。就连中宫皇后,听见陛下留宿也是情不自禁的喜上眉梢。

    还有德妃,只要陛下一进了裕宁宫,她就恨不能化身狐仙。把陛下迷在自己宫中,永不再离开。

    也就这延福宫稀奇,配殿的阮才人,是到现下还怵着陛下。一听见陛下留宿,就神魂不属。陛下怜惜她,所以只陪着用膳。

    贵妃呢。嫁进门这些年。得宠时不见得多张扬,受了冷待也不露幽怨。颇有些宠辱不惊的旷达。

    这样的人,要么就是真的不在意,要么就是她所求的远高于众人。

    就不知她到底是哪一种了。

    皇帝开了口,皇后有再多的不情愿,也只有照办。宫里一下子削减了大半的份例,宫嫔对徐渐敏本就心存怨怼。再看她得了陛下的称赞。越发是心里恨得发痒,只是不敢喧著于口罢了。

    朝泰殿的小书房里,明泰帝指着冯元一捧着的小楠木匣子,向徐渐清道:“静之啊,这里边是内廷省俭出来的十万贯。一齐交到你手上用度。也算是朕给西北百姓的一点心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臣替百姓谢陛下天恩。”徐渐清跪在龙案下,依礼叩首。

    明泰帝却笑道:“你不用在这里跟朕装糊涂。朕自问你这个法子,是你想出来的,还是你媳妇想出的?”

    徐渐清不疾不缓地答道:“是臣妻想的法子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哈哈笑道:“朕就知道一定是素……”素素两个字冒了一半,明泰帝便意识到自己失言了,忙借着吃茶掩饰了,又有些心虚偷瞥了一眼徐渐清的脸色,“你替朕多多谢过她。就说她帮了朕的大忙了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”徐渐清缓缓道:“这个法子也不算是她想的。早年漠北军饷不足,漠北民众便是如此,有钱的出钱,有力的出力,就是自己忍饥挨冻,也要让军中将士吃饱穿暖。漠北铁骑不是难以撼动。而是他们身后的百姓,于他们而言皆是至亲。所以他们无路可退,惟有拼死一战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挺直了腰身,眸光灼灼地瞅着皇帝。若不是赵元胤现任着大将军,统领漠北诸军,这些陈年旧事,徐渐清是绝不会说的。一支忠于百姓的军队,于皇帝而言并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明泰帝却听怔了,好半晌都回不了神。

    徐渐清又叩首道:“西北大旱,国库又拿不出钱来赈灾。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俟机煽动,百姓愚昧,再则西北民风彪悍,才有了前些日子乱像。如今陛下与民共苦,正好彰显陛下圣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。”明泰帝不耐地挥手打断,“在你眼中朕是糊涂的昏君么?连罪主不问从的道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规规矩矩地磕头,“陛下圣明。”

    年前西北羌鹘几族趁势做乱,虽不说应者如云,然其掠州下府,颇成些气候。

    造反做乱,自古为君王为忌。明泰帝谴刘文远去西北,一则是赈灾,二来是也要处置那些乱民。只是如今西北的形势,实不宜深究重罪。所以,他才借着此事进谏。

    明泰帝斜睨了他一眼,道:“罢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陛下圣恩。”徐渐清谢恩起身。

    明泰帝则道:“你也不用说这些虚话、套话。十万贯于西北而言,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,想来你们应该还有后招才是。”

    皇帝话音未落,徐渐清便已拱手禀道:“皇后娘娘慈爱仁德,广济百姓,赈济充荒,布皇恩于世,实天下楷模,为人臣子者,岂敢不效贤以行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先是一怔,旋即哈哈大笑,拊掌赞道:“好好好,静之啊,虽说你不是科举出身,倒也能出口成章啊!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道:“臣不过是套话听多了,所以才张口就来。”

    明泰帝敛了笑吩咐,“这个事且先在京里办吧。”又咬牙道:“尤其是那些个皇亲贵胄,当朝大员,你千要手下留情,往狠里宰。那些个家伙成日里正经事不做,年俸份例倒是一分都不肯不少拿。家里的田庄数都数不清,年年的租子收上来放库房里生虫,这一回可要叫他们放一回血了!”

    徐渐清在旁听着忍不住苦笑,“陛下,臣官居二品,也是当朝大员啊!”

    明泰帝听罢,稍稍一愣,厚着脸皮笑问道:“静之,那你准备出多少啊?”

    看着皇帝那一脸狐狸似的笑,徐渐清微微一笑,“臣虽是二品大员,可上边还有那么些亲王、郡王、公主并封爵人家,于情于理,臣都不能越过他们去不是!”

    明泰帝被他一句话噎得半个字也说不出来,指着他的鼻子,好半晌憋了句,“总之,你最好在京里给朕筹出五六十贯,如此前前后后加起来,西北的燃眉之急也就解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笑容不改,“臣尽力。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