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76、游猗兰之病(一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7:4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江蒲斜了梅官一眼,往她脑门上一戳,正色道:“桑珠没说错,你真是叫我纵坏了。你当你两个还是先前呢,你一使性子,他就过来讨好啊!我告诉你往后啊,你再要想和他使性子,只关着门在屋里闹。出了门,你心里就是有再多的委屈,也都给我忍住了。实在要闹,你只问问自己,是不是不想和他过了。还有,往后啊,你也别动不动就往我这里跑……”

    “奶奶,你怎么和她们一样啊!”江蒲话还没说完,梅官就委屈地嚷断,“还说甚么凡事你都会替我做主,如今都不让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瞪着一双眼睛,恨不能骂她一顿,忍了忍道:“我依旧还是那句话,凡事有我。哪天你不想跟卫相公过了,只管回来。可你还要想过下去,就得把你的脾气改一改。”

    梅官嘟着嘴,小声嘀咕,“我已经改了好多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见她一副不受教的样子,想想也是自己的错,只得软了语气,缓言开解道:“做人妻子不比做姑娘的时候,凡事都要忍让些才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让得不够么!”梅官含泪委屈地道,成亲这段日子,比着在徐府做丫头还要小心翼翼,“我说句话吃口茶,他娘都要挑毛病。就譬如适才,我也是看家里有客人,才叫卢嫂子去买些酱肉,她又说了我一顿……”

    “头一件,卫安人不是他娘,是你们的娘。你自己心里把她当外人看,还怨她不心疼你。这说的过去么?”

    梅官被江蒲问住了,咬着下唇不做声,江蒲又道:“卫安人有再多不好,可她总是拿你当媳妇儿看待。冲着这一点。就算是不错的了。至于说你两个小事上有些个不搭。换一个就好了?人与人相处总要时间来磨的。你只拿出诚心来,许多事也没那么过不去。好像你说酱肉的事情,年纪大的人本就省俭,况且她又是庄户人家,不省俭些,哪里过得去日子。她不问情由说了你,也是见你往日大手大脚惯了的原故。这一点上你就要改了才是,虽说过日子不能太俭,可是卫家到底不像府里。就靠着老家那点地租子,总要计划着过日子。如今你手上是有些钱,不觉着。可卫相公一个读书相公。除了做官、办私塾,也没别的生钱路子。可这两桩事,又能赚多少?到时坐吃山空又怎么样呢?老话说吃不穷用不穷,计划不到一世穷。你即做了当家奶奶,就该筹谋着这些事才是。况且长辈说错了你两句,何至于就这般的委屈,你性子软,嘻嘻一笑,撒个娇也就过去。性子硬就辩两句,卫安人也不是那起不讲道理的。你这般哭着回来。又算怎么回事呢?”

    江蒲一席话说的梅官低了头,江蒲拿帕子替她抹了泪,“好了好了,时候不早了,你赶紧回去吧。别叫家里人等你吃饭……”她话音未落。窗外有人说道:“太太请奶奶过去呢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下微怔,不知刘氏这会叫自己为甚么事。嘴上却是答应了。桑珠取了斗蓬来给她系上,梅官便跟着一起出了房门,往东墙夹道拐去,出了小角门家去了。

    江蒲主仆俩进了刘氏的院门,恰见个婆子领着个大夫出门,主仆换了个眼神,心下忖度着进了堂屋,迎面碰见圆香从里间出来,江蒲拉了她到角落,细声问道:“太太好好的,叫我甚么呀?”

    圆香还不及开口,听得帘笼响,秋黛从里间出来,见着江蒲怔了怔,打了帘子,“奶奶快进屋吧。”

    江蒲只得放了圆香,带着桑珠进了里间。

    刘氏揽着游猗兰在榻上坐着,眉眼上满是忧心,“你这会觉着怎么样?”又说,“你这孩子自己也太不小心,怎么自己有了身子都不晓得,还爬上爬下的帮我取东西,你若是有个好歹,老三回来了,我可怎么见他!”

    江蒲听得刘氏的话,僵在了门口,游猗兰有孕了!

    算起日子应该是老三走前怀上的,看来夫妻俩的感情好了许多啊!

    也难怪,为了老三去西北的事,游猗兰没少在老太太面前说好话。

    江蒲还没从这件事上回过神来,一阵脚步声响,老太君已在李氏的搀扶下,急颤颤地进来了。

    刘氏、游猗兰忙站了起来,正要行礼,游猗兰就被老太太摁在了榻上,“你可不敢再乱动了,从今日起就好好地在屋里给我歇着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放心,孙媳并没甚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刘氏横眼道:“还说不碍,适才可吓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李氏在旁边满脸的担心,虽说媳妇与她不合,可到底是嫡孙,真有个好歹,自己还不心痛死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院子里连个老成的嬷嬷都没有,不然婢妾过去帮几日,待太太挑得和心的嬷嬷婢妾再回老太太院里。”

    刘氏闻言抬了眼眸,还不没来得说甚么,李太君一迭声地道:“这法子稳妥!”说着,就叫丫头,“你们赶紧着把姨娘的东西收拾收拾送到三爷的院里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都开了口,刘氏便顺着话笑道:“如此甚好,老三院里两个孕妇,老三又不在家,有你照看着我也能放心许多。”说着,回头见江蒲在后边,招手唤她到近前,“兰儿这个样子家里的事,你要多操心些。”

    江蒲心里无比郁闷,这才轻松了几天啊,怎么就又绕了回来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太太吩咐,我自然替兰丫头分担……”

    老太太冷眼道:“不是替她分担,家里的事一点都不许她操心,你再不愿意,也给我挨过这段日子才是。”

    江蒲连连点头称是,游猗兰拉着李太君的手笑道:“老太太我真的没有大碍,虽不敢似往日那般,可帮衬帮衬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!”老太太沉了脸,“稍爬了梯子就见了血,还管甚么事啊!给我老实在屋休养。”

    佩香端药进来,奉给游猗兰,嘴里嘟喃着,“咱们奶奶身子素来是好的,怎么爬了下高就见红……”

    “佩香。”游猗兰放下汤碗,厉声喝道:“当着老太太、太太你瞎嘀咕甚么!”

    江蒲应过声就在椅子上坐了吃茶,这会听她主仆唱起了双篁,眸光轻闪了闪,又有戏看了。

    李太君听得游猗兰险些小产,紧张的不行,佩香的嘟喃她哪里肯放过,“你这话甚么意思!”

    佩香垂头回道:“咱们奶奶的身子素来是好的,自打爷在咱们奶奶屋里宿了,奶奶就有些不适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丫头做死混说甚么!”游猗兰陡立起来,啪地一记耳光,打断了佩香的话。

    佩香连忙跪了下来,游猗兰又指着她训道:“在我面前没有规矩也就罢了,当着老太太、太太也这般胡乱嚼舌根子,你再要敢多说一句,就给我滚出二门去。”

    刘氏冷眼看着,倒不知游猗兰她到底唱那一出了,不过她身为嫡母,面子上还是要装一装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大夫说你身子虚寒,正该平心养气的,还这般的动气着恼,倘若动了胎气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蹙眉训道:“你也是糊涂,丫头要打要骂甚么时候都成,何苦这会过不去,你自己保重要紧。”说着,又骂佩香,“还在这里做甚么,惹你奶奶不痛快么?还不给我滚了出去。”

    佩香磕了个头,捂着脸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一出戏唱了个开场,然后,没了!

    江蒲微怔着眼,疑惑地与桑珠换了道眼神,心下实在捉摸不透游猗兰的盘算。

    游夫人听得自家姑娘有了身孕,自己来看视了几回不算,还送了许多东西过来。

    好在三房有自己的小厨房,不然全搁在大厨房里,旁人都不用吃饭了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养着,游猗兰却还是这里痛那里不舒服的,稍动一动就见红。吓得众人,连床都不叫她下了。

    江蒲做为长嫂,自然要去关心关心。

    这日午错无事,江蒲便带了赵月儿往三房逛逛去。正是初夏时分,院子里悄静一片,挂在树荫下的雀儿,都打着瞌睡。

    江蒲挑了竹帘进屋,见佩香坐在冰块下绣花,上前低声道:“这才甚么时候,你们就摆起冰块了,你奶奶受得住么?”

    佩香听见声音回头一看,忙站了起来,“也就是外间摆摆,奶奶屋里怎么敢摆,奶奶这两日吃绿豆汤都要温的,连井水湃的都不敢用呢。”她一边说,一边给江蒲倒了茶来。

    江蒲在凉榻上坐了,“为着端午这几日我也忙,没过来,你们奶奶好些了没呀?”

    提游猗兰的身体,佩香叹道:“甚么好不好的还不就那样,这几日又说心口疼,请了大夫来把脉,又说不出个原故,再则奶奶怀着身子,大夫也敢乱开药。”

    听说游猗兰心口疼,江蒲心下一惊,蹙了眉,“如此该请太医来看看才是啊。”

    “请了,一样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只叫好生养着。”

    江蒲越听越惊,这个游猗兰该不会是有心脏病吧!不对啊,这个病算是个宿疾,她自己能不知道么。况且寻常大夫诊不出来还就罢了,不可能连太医也诊不出来啊!

    她还待再问两句,里间传来游猗兰虚软的声音,“佩香是谁在外头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