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80、游猗兰之病(五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7:5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之前不过是叫厌胜之术惊着了,没有细想。这会定了心神,这点把戏还能唬过她去!

    她不过是觉着游猗兰为了除掉这个丫头,闹出这么大的动静,也算是费工夫了。又不与自己相干,何苦戳破了。

    况且莫涟那丫头,自己也不可用。

    当下眸色转厉,俯视着余家母女俩,“怎么,还要我动板子才肯说实话么!”

    余二家的砰砰地直磕头,“太太明鉴,奴婢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做这样的败德的事情啊!”

    莫涟也跟着道:“太太,这个东西奴婢的确是没见过呀!”

    “够了。”刘氏怒声喝断,盯着她母女两冷笑数声:“看来不动刑,你们是不会说了。”言毕,陡然令道:“拖到二门外,先打二十板子!”

    随着婆子一声应喝,母女凄声叫屈,“冤枉啊,冤枉啊,太太!”

    “太太……”江蒲开了口,迎着刘氏的冷厉的眸光,却硬生生地打住了。

    真相,府里最不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就算还了莫涟清白,只怕她也不能再在三房呆下去。至少现下自己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心漪姑嫂两个赶去刘氏院里,好容易求了圆香去三房院里看看,走到半道上正碰见婆子们拖着她母女出来。

    见她母女满脸是血的,姑嫂二人吓了一大跳,急步上前,“婶子,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姑娘,求我。求求我们……”余二家的抱着心漪的双腿痛声大哭。

    “婶娘放心。我这就去求太太。”心漪虽与二叔家里不大亲,可到底是自己亲人,要她一声不吭的看着,她实在是做不到。当下又转向陈宝瑞家的道:“嬷嬷。请你稍待一会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姨娘。”陈宝瑞家的冷声打断,“太太赏她们板子时。大奶奶就在跟前,连她都不敢开口,姨娘又何苦去自讨没趣。”

    心漪满脸震愕,“赏板子!嬷嬷,莫涟虽有些骄纵,可也不至于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余成海媳妇急得直哭,“婶子。我家二婶的脾性你也是知道的,好是说不上,可也不敢为甚么大恶的呀。”

    余家母女的为人,陈宝瑞家的又怎会不知道,只是太太拿定了主意要她两个背黑锅。旁人又有甚么法子。

    再看余家姑嫂两哭得伤心,感念她二人素日良慈,叹了声劝道:“事情已然如此,二位还是不要管的好,不然若祸上身,对自己对旁人都不好。太太如今只是问她们一件事,只要应下了,自然也就不用受这些苦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,再不等她二人说甚么。就喝命婆子将余家母女二人,死拖活拽地架走了。

    心漪还要追上去,被桑珠一步拦下,“我看她们这顿板子是避不了。再说甚么也是无用,咱们且回家里去等着,待奶奶回来再看怎么说。”

    婶娘和妹子的凄厉的哭喊声渐渐远去。心漪咬了咬掉头回屋。

    总算陈婆子手下留情,二十板子下去,并没有伤了她母女二人的性命,锁了二人在柴房里。她便进去回了刘氏,说二人伤的厉害,实在是答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刘氏本也就只是做个样子,所以也没有多问,只说:“那待她们好些再问吧!”

    游夫人心下虽有不甘,却也不好说甚么。再略坐了坐,便起身告辞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亲家,刘氏也懒待去看游猗兰,叫了江蒲一起出了院子,沿着夹道沉默而行。

    直行至角门的小石阶上,刘氏忽站住,冷眼向丫头们道:“我与大奶奶有话说,你们退下。”

    丫头们应声,谦谦而退。

    刘氏转眸看向江蒲,声音微冷,“这件事情你不要管!”

    “太太。”江蒲急问道:“太太,要怎地处置她母女?”

    刘氏微仰了头,远眺着层层不尽的屋檐,眸中俱是冰冷,“我没有料到啊,她的手段竟毒辣至此。偏偏游家夫人也在,瞒是瞒不住了。且这事也还不能追究,真要闹得太白,叫娘娘面上怎么过得去。说不得,只有打发她母女二人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知道刘氏说得在理,在这件事上,不论是刘氏还是自己,都只能顺着游猗兰布的局走。

    厌胜之术,素为帝王所忌。奴婢婆子使坏心还也就罢了,若是……

    游猗兰是渐敏选的,丢面子事小,言官御使要揪住不放也还在其次,若叫有心人在皇帝面前言来语去。

    想到汉武末年的那一场祸乱,江蒲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“太太,到底留她们一条性命吧。”

    诬陷已是势在必行,那么能放一分,就放一分吧。

    刘氏深吸了口气,“我若不想放她们一马,你以为她们现下会如何?只是……”刘氏冷笑数声,“素素,往后家里的事情你要多经心。我原以为她只是有些个小聪明,如今看来手段倒是狠毒的很!”

    江蒲也叹息着,的确,游猗兰这一招未免狠毒太过。她不仅是要致莫涟于死地,而且是一点都不顾念渐止,更不顾念徐家和渐敏!

    她也不想一想,这事若是传了出去。会给徐家招来甚么样的祸事。

    或者她想过,只是拿稳了刘氏和长房投鼠忌器,不敢不顺着她。

    后院的女人斗心眼使手段,却没一个如她这般大胆犯险的。她还真有些乱世枭雄的雷霆手段。然而,为了一介婢子,如此大动干戈,未免小题大做。

    而且,锋芒过露于她可也不是甚么好事!

    东院正房的里间,游猗兰靠着大迎枕,眸中寒光摄人。

    佩香立在床帷边,微微笑道:“到底是奶奶手段高明,只这么一出,咱们院里就清静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贱婢!”游猗兰咬着牙,狞笑森寒,“本来我还待留她一用,她却敢不放我在眼里,那么就断容她不得。还有那个罗小寒,倒怨她命不好。我原还想着,待她生下了孩子再送她走。谁想我也有了身孕……”游猗兰轻抚上微凸的小腹,“她自是留不得的。”

    佩香微蹙了眉,“可是太太把她领走了,又放话说,不准任何人看视。再过些日子她可就要临盆了,万一生下位小相公……”

    游猗兰嫣然一笑,转眸瞅向佩香,“三爷长子的生母,是个使媚香狐媚爷的贱婢,你觉着很好听么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