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82、攀扯(二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8:9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婢子也不敢说是旁人指使。”莫涟缓缓地抬起头,深深凹陷的眸子,幽暗不见底,阴冷的语气犹如九幽地狱传来,“奴婢只是知道,佩香心属三爷。可是三奶奶却一心想放她出去,依着她陪嫁的身份,将来也是个管事娘子……”莫涟说到这里,身子支持不住,一点点软倒在了地上。却倔强地高昂着头颅,黑沉的眸光直视着刘氏。往日娇艳的唇瓣却是一片死灰,因痛而不时抽吸的语气,听在耳里更觉阴森。

    “只还是其一。婢子是老太太挑给爷的,三奶奶又弄了个罗小寒来。若在再把自己陪嫁丫头也弄了进房……”莫涟冷笑了声, “三奶奶怎肯做这样的事情!这两个原故佩香也是知道的。那日奴婢亲见她悄悄进了小寒的屋子,将那几个香囊塞进她包袱里。只是那时奴婢还得意着呢,有她出手除掉小寒,奴婢倒是占了好处。故此,也就没有声张了。没想到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她尖锐地笑着,浑身都在发颤,不意牵动了身上了伤口,痛白了脸色,咬着牙深吸了几口气才缓了过来,“后来,奴婢又偷听得她和婆子说甚么厌胜之术,便坏了心思。本还想着若是事发,便栽到小寒头上,终究人不算不如天算!”

    说完那么一大串话,莫涟再支持不住,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余二家的磕头,泣道:“太太,莫涟丫头打小长在府里,又是个孩子心性。哪里能知道甚么厌胜之术,实实是有人下套啊!”

    刘氏一直没有做声,脸上亦没有表情,不知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江蒲的眸光从莫涟渗血的身上收了回来。稍低了头,缓声向刘氏道:“太太,先叫了佩香来问一问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抬眸迎江蒲的眸光。心下恍然。

    素素的手段还真是高明,没有太过的狠毒,亦不会锋芒毕露。却总能握住要害,一箭中的。

    余家母女即知脱不了身,拖了佩香垫底,即断了游猗兰的臂膀。算是报复。又可向自己示诚,讨一条活路。

    于素素而言。除掉了佩香,游猗兰又在孕中,要架空她那雨真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好一招一石三鸟。

    刘氏将眸乐转向余家母女,淡淡地问道:“佩香,我素日看着是个稳重谨慎的。哪里就这么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!”莫涟叫了起来,赤红着眸子,“奴婢愿意同她当面对质!”

    刘氏的语气依旧淡淡,“即这么说……陈嬷嬷,你去叫了佩香过来。”

    陈宝瑞家的应了声,还没退下,就听圆香在外禀道:“太太,三奶奶来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略微一怔,刘氏低垂着眉眼。轻撇着茶面上的浮沫,“请她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刘氏话音未落,门吱吖一声开了,游猗兰在佩香的搀扶下摇摇的进来,“太太安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怀着身子又不爽快,还要这些虚礼做甚么!”刘氏一面说。一就叫陈婆子端了椅子过来,“快扶了三奶奶坐下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一面谢了,一面又软软地道:“媳妇过来,是想替莫涟向太太求求情,她纵有再多的不是,总是服侍三爷一场。况且她在三爷身上,总是细心周到的。故此,媳妇求太太饶过她这一回,打发她回家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听了她的话,再看她那怜悯的表情,江蒲险些失笑出声。这脸皮果然是没有最厚,只有够厚。

    只是游猗兰她这是甚么意思,她明知自己和刘氏看穿了她的把戏,再装贤惠又顶甚么用。

    刘氏呷了一口茶,游猗兰又道:“虽说这是她的不是,可媳妇身为主母,没有管教好下人,出了这样的大事。叫太太、嫂子跟着操心受累,总要担一二分的不是。也望太太瞧着媳妇年轻,恕过了这一回,媳妇再不犯这般的错了。”说着,游猗兰便低下了头去。

    刘氏清水漾月般的眸光,直直地落在游猗兰面上。

    原来,求情是假,告罪是真。

    后日就要进宫贺节,她怕自己到贵妃面前告状,故此才过来认错的吧。

    真真是可笑,她把人都当成傻子了么!还是当成三岁娃娃。说两句好听的,掉两滴眼泪,就能把这么大的事情糊弄过去!

    “我就说你性子软,降伏不住人!原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,你会学个乖,没想着依旧如此!你做主子的,赏罚不清,怎能约束得下边。”

    “媳妇……”

    游猗兰才开了口,刘氏冷声抢断道:“今朝,我就教教你到底如何做个当家奶奶!”说着,喝令道:“莫涟,你不是要当面对质么,现下人在你面前,有话你就说吧!”

    “奴婢领命!”莫涟咬牙应了,挣扎着跪直了腰板,怨毒的眸光在游猗兰主仆二人面上扫过,最后落在佩香面上,一字一字,清晰明了地将香囊一事,缓缓道来。说得宛如亲见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!”佩香不等她说完,就凄厉地叫了起来,跪倒在地,哭着向刘氏道:“太太,莫要听她胡讲,奴婢决不曾做过……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,游猗兰也惨白了面色,在她眼中莫涟怖如鬼魅。

    莫涟却只盯着佩香,道:“我胡说?其实要想查清事情,一点也难。府里针线上的女人,不曾做那东西的。两位奶奶就是有,也必是内造的精细活。可那个香囊却是坊间货,偏偏使的媚香却混有天竺胡香。想是使媚香的人,也不敢往外边买这些下做东西。就自己配了些。可是天竺胡香,那可是精贵东西。且慢说罗小寒不深居简出,难有春意香囊。我问你,那天竺胡香,她是何处得来?”

    “我,我,我……”佩香被她问得哑口无言,哆嗦着身子,求救地看向游猗兰。

    莫涟却还不放过她,“太太只使着嬷嬷,拿了香囊去坊间问问,自不难查出人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够了!”刘氏将手中茶盏往桌案上不轻不重地一搁,眸若寒冰,“那种东西拿去坊间打探是哪个丫头买的,徐家的脸面还要不要!”

    佩香兀自在刘氏脚下磕头,“太太,奴婢冤枉啊!”

    “太太,要想查清,只请了涂泰的媳妇来就是了。她原就是做香囊糊口的,坊间的针线她也都熟悉,叫她来一看,就知道是如一家的。介时,咱们再悄悄地请了东家来问一问,真相自然大白!”

    江蒲声音不大,甚至有些低,可是屋里每个人都听得分明。

    游猗兰本就有些灰白的脸色,更显出几分惶然,陡然厉声问佩香,“你只说实话,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刘氏与江蒲,揪着香囊的事不放,显然是要给自己一个警告。现下江蒲还只是逼问,若佩香一口咬定不曾做过,惹得她动了板子,还不知佩香会牵扯出多少事来!

    况且,她两个真要查,还怕查不出来么。

    佩香瞅着游猗兰,圆瞪的眸子,即有狠绝又带着威胁。佩香是自小服侍游猗兰的,自家姑娘绝然,她知道的很清楚。自己若不应,她为了自保,只怕不仅不会护着自己,反倒会往自己头上加几款罪。

    再则说了,大奶奶要彻查,然能查得明白。

    倒不如现下应下,自家姑娘为了贤良宽厚的好名声,指不定倒会替自己说说情。

    当下佩香把心一横,珠泪滚落,“奴婢也是替奶奶不值!奶奶自进了门,处处替三爷着想。可三爷冷待奶奶不说,还把个贱婢捧在心尖上,偏还有了身孕。奶奶顾着三爷的体面,不仅没哭没闹,反倒笑盈盈地求太太抬举了那丫头!可深夜无人,不知滚了多少泪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。”刘氏凉凉地道:“你是应下了?”

    佩香的纤瘦的身躯,微微的发颤,“那香囊是奴婢放的,里边是媚香也是奴婢配的。”

    江蒲立在一旁,听她应得干脆,心下苦笑连连。

    若说香囊是她放的不假,可说媚香是她配的,却是谎话。要拆穿她也容易,只问她是怎么配的,又是从何处得听这个配方的?

    谎言便不攻自破。

    只是,没有人要真相,包括自己!

    不过挑佩香做替死鬼,也不冤枉她就是了。这个人选也是自己辗转了一个晚上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是猪油蒙了心,怎么就做出这样糊涂混帐的事情来啊!”游猗兰一面哭,拳头便如雨点般落在佩香身上,“凭着怎么说,她也是三爷看重的人,你怎么就敢这般大胆胡来。”

    主仆俩哭成了一团,刘氏和江蒲则冷眼旁观。过得好一会,刘氏才开口道:“陈嬷嬷,快拦拦三奶奶,当心动了胎气!”

    陈婆子应了声还没上前,游猗兰站起身哭道:“太太,总是媳妇管教无方,她们一个个才会如此胡来。还望太太看在媳妇面上从轻发落。”

    “佩香是你陪嫁的丫头,你自己带回去处置。只是往后再要闹出这样的事情,我可就顾不得你的体面了。”刘氏语气阴沉,“陈嬷嬷,送三奶奶回院子去,让她好生养着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可怜兮兮地行了礼,心头一口气还没松下来,又听刘氏道:“你身子不好,就不要四处走动了,只管在院子里好生养胎。”又向陈婆子道:“你挑几个老成的守在东院里。若再有事,我惟你是问!”

    游猗兰身子一软,险些倒地,鹅蛋脸上是掩不住的灰败。伏在地上的余氏母女,嘴角狞着笑,怨毒的眸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江蒲心头一阵慨叹,一场大戏落幕,结局是两败俱伤,真是何苦来哉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