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85、惊和喜(下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8:24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刘氏听见徐渐清进来,敛了思絮,轻声叹道:“眼瞅着就是老太太的八十大寿,偏你媳妇又理不得事……”刘氏话说到一半,眸光就瞥向徐渐清,依她的心思,想把圆香安排过来。倒不是说让徐渐清收房,只是长房少了个梅官,一直就没补上。

    之前自己不好开口,趁着这会,把圆香放过来,再好没有。只是如今不比原先了,这样的安排总要儿子点头才行。

    然而她话才说了一半,徐渐清就笑着断道:“多劳母亲关心了,素素是个懒散的性子,家里的事情本就是心漪、桑珠在操心,她不过问一两句。虽说她现下理不得事,也没甚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刘氏听出儿子是怕自己夺了他媳妇的权,笑了笑解释道:“话虽是这么说。自梅官嫁了人,你媳妇本就少了个人使,又碰上这样的大事,心漪、桑珠固然是稳重,只怕难免有个疏漏。依我的意思,让圆香过来帮她们一阵,周全周全也就没大错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忖度了一回,道:“只怕圆香过来了,母亲没人使唤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老婆子有甚么打紧的。”听见徐渐清应了下来,刘氏笑得甚是舒心,“况且秋黛并那小丫头,也都细致起来了。实在不行时,让她白日里过来,晚上再回我那里去也是一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母亲了。”徐渐清恭恭敬敬地做了揖。

    刘氏起了身,“这又有甚么可谢的。”说着回头往里间看了眼,叹道:“我不心疼她。又去心疼谁来!好了,我这就让圆香过来,你也进去陪陪素素吧。”

    “母亲慢走。”徐渐清恭恭敬敬地送走了刘氏,看着垂下的茶褐色门帘呆了一呆。才进里间去。

    内寝悄静无人。只江蒲沉沉地睡在锦被之中,脸色依旧有些惨白。

    徐渐清在江蒲的褥子上坐了,轻叹了声,握起她的手,放到唇边亲了一亲,“你呀,可真是吓死我了!怎么就能这么糊涂,自己有身孕了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日子忙,哪里顾得那么多呢。”江蒲不知几时已醒了。 听见徐渐清的话,缓缓睁开了眼瞅着丈夫微微而笑,又抬手轻抚上他的脸庞。“吓着了你,真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佯斥道:“胡说甚么呢。”又叫,“快端了药进来,奶奶醒转了。”

    赵月儿在外边应了声,忙忙端了药进来。

    徐渐清扶起江蒲,让她倚在自己怀中,接过青花釉里红的莲鱼纹药碗,舀了勺汤药细细地吹凉了,才送到江蒲唇边。

    不想江蒲却蹙眉避开,“好苦啊!”

    徐渐清好笑道。“都多大人了,还跟孩子似的。良药苦口利于病,只管怕苦怎么能行。”

    江蒲委委屈屈地吃了半口,登时就苦得一张脸的皱了起来,略带哭腔地向徐渐清撒娇道:“真的好苦啊!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。”明知她是装的。徐渐清仍旧还是心疼了起来。向赵月儿道:“去外间的小格子里,拿些果脯进来。”尔后又舀了勺汤药。送到江蒲嘴边,“你先把药吃了,才准吃果子。”

    “那吃一口药,吃一个果子行不行。”江蒲仰着脑袋,可怜兮兮地道。

    徐渐清想也不想,狠了心道:“不行!药不吃了,不准吃果子。”

    赵月儿已端了小小的白瓷高足盏进来,见他夫妻二人如此,掩嘴偷笑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蒲老老实实的把汤药喝尽,果然得了一颗蜜枣。含在嘴里,一脸幸福的小模样,轻抚着尚还平平的小腹,问丈夫道:“你说,这个是女儿还是小子?”

    徐渐清拥着妻子,在她鬓角处亲了亲,“我希望是个跟你一般的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丫头的话,叫甚么好呢?”江蒲一面说,一面把玩着丈夫的大手,还就认真想了起来,“他们是文字辈,叫文甚么好呢?噢,有了,叫文德!”

    徐渐清微蹙了眉头,“女孩子家怎么叫个男孩子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江蒲想起少年时看过的小说,嗤嗤而笑,“文成武德,千秋万载,一统天下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徐渐清斥声未了,赵月儿进来禀道:“姨娘领着圆香姐姐,来给奶奶问安了。”

    江蒲回头看向徐渐清,她疑惑的话还没出口,徐渐清就把刘氏的话告诉了她,又说,“你若觉着不妥,就打发了她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帮忙再好没有的。”江蒲横了徐渐清一眼,“有她在,我也就能放心将养身子了。”说着,吩咐赵月儿,“请了你圆香姐姐进来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拉过个大迎枕让江蒲靠着,他自己则起了身,“那你们说话,我且回书房去。渐止他们差不多也要回来了,我也得准备着。”

    话才说了,心漪已牵着圆香走了进来。见徐渐清也在,二人忙垂了头见礼,“大爷安好。”

    徐渐清略点了点头,“你们奶奶怀了身子,往后的日子,你们要多操些心。别叫她累着了。”

    二人答应着,徐渐清已大踏步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徐渐清一走,江蒲就让心漪坐了,又招手叫圆香到近前来坐。圆香却规规矩矩地床边的小绣墩上,插签似地坐了。

    江蒲拉了她的手,“有你帮衬着她们,我也就放心了。只是,你别当自己是客。凡事该说的说,该教训的教训,好歹替我张罗过老太太的八十大寿。”

    圆香先前还以为太太是有心把自己放过来,过段日子好给大爷放在屋里。她本是不愿意过来的,一则刘氏话说得诚恳,二来也是念着江蒲的好。

    及至过来见过了心漪,才略略放了心。这会听江蒲这般说,触动心里旧事,眼圈微微泛红,“自那年起,奶奶和婢子说了那些话,婢子是满心里感激。好容易得了机会服侍奶奶,若有一点不尽心,天也难容了。”

    心漪与她本是心里有些芥蒂的,只是她来帮衬着,叫好过李姨娘那边插上一手。她本是想着,瞅个没人的工夫,再和江蒲细说细说。

    这会听了圆香的话,又看她脸上神情至诚。心下不禁微叹,倒是心思太窄了,把人看得坏了。

    当下笑道,“姑娘这是做甚么,太太让姑娘过来照看照看,你不帮着咱们服侍奶奶,反倒招她落泪。”

    圆香听说,忙拿帕子拭了泪,“真真是我糊涂了……”她帕子还没收起来,赵显媳妇就走了进来赶人道,“我的姨娘、姑娘,奶奶要静养的,怎好总缠着她说话呢。”

    贺云氏端着个填小托盘,也道:“可不是么,她最是忌伤神操心的,有甚么话,你们自己说去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得二人忙忙起了身,告辞去了。

    这厢,贺云氏拿了一粒丸药到江蒲面前,“奶奶,吃药吧。”

    首先小樗要道歉!

    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前段时间,小樗超级迷茫,完全不在状态,所以停更了很久。也是因为不想随便糊弄大家。

    小樗的新书《朱阁绮户》已经开坑了,希望大家多多支持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