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88、良家妾(二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8:38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游猗兰扶着个女孩儿的手,笑盈盈地进了屋,“老太太安好。”人还没蹲下去,李太君就赶着叫她起来,又唤到身边坐下,“告诉你多少回了,不用时常过来,好好将养身子是正经。况且又快要临盆了。”

    “玉娘,过来见过老太太和太太。”

    扶游猗兰进来的那女孩儿,一丝不乱地在李太君脚下跪了磕头,“老太太安好,太太安好。”

    刘氏敛眸微笑,李氏则微蹙了眉头,老太君一面叫起,一面眸带疑惑地看向游猗兰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崔姨娘家的妹子,前些日子进城来了,我就接来做做伴……”她话说到一半,瞥见陪坐在旁的庄氏母女,脸上的笑略微僵了一僵,问道: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婢妾的妹子和外甥女。”李氏微笑着奉了茶来,噙着笑的眸光直直地看进游猗兰的眸中,“老太太已经留她们住下了。”说着,又向庄平研道:“研儿,过来给三奶奶见礼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脸上笑容不变,只是抚着大肚子的手,轻微地有些颤抖,眼见着那丫头起了身就要行礼,她赶紧抬手拦下:“妹妹快别如此。”又笑道:“老太太总嫌家里冷清了,这会来了两位姑娘,可能热闹热闹了。”

    李太君心肠虽直,可游猗兰的心思那么明明白白的摆在那里,她又怎会看不出来。游猗兰的姨表妹,年岁约摸比庄平研大着些,神色老成了许多。容貌也甚好,小小的瓜子脸。嵌着一双撩人的单凤眼,身形也丰腴些。虽说不得十分艳丽,胜在天然一段风流。

    若说庄平研是含苞待放的桃花花骨朵,那么崔玉娘就是盛放开来的美人蕉。

    只是李太君心里。还是偏着庄家的,毕竟庄娘子也是自己的侄女儿。

    “你怀着身子,住在你院里怕是不方便。”刘氏看了半天的热闹。终于忍不住掺一脚进来,“左右老太太院子里空,崔姑娘也一处住着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心下虽偏向庄平研,可也想再看看。虽说只是纳妾,却是正经的二房姨奶奶,又是要跟着徐渐止出门赴任的,在外也算是个当家的奶奶了。

    容貌还在其次。最要紧的是性情宽厚随和,才不会给老三丢人。心思细腻体贴,才能管束内院、照顾好老三。

    李太君有心在二人里挑一挑,因此,刘氏的话是正撞在她心坎上了。“正是正是,恰好年节近了,有她们在,也叫我老婆子热闹热闹。”

    庄家母女倒是无所谓,她们的本只是上京来托人情的。

    可崔玉娘心下却稍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崔家不过是京郊庄户人家,家资虽厚,远及不上徐府富丽堂皇。她这一路进府而来,见着的三等丫头都是绫罗裹身,戴玉披金的。不要说与她相比了。就是与游家姨娘相较,也不逊色多少。

    二来么庄户人家极看重儿子,自己又不是安人亲生,老员外看她可有可无的。在家中虽还不用下厨房,活计却也不少。

    若不是安人膝下无女,这样的好亲事如何轮得上自己。倘若自己入不得老太太的眼……

    入冬的时候。隔壁村的田员外,已托了媒人替他那个瘸脚的傻儿子来说亲,许了一百亩地、三间铺子的聘礼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崔玉娘心头不禁打了个寒噤。换了笑脸,拉了庄平研的手笑问道:“妹妹几岁了?叫甚么?家里只我一个女孩儿,打小就想有个妹子,不曾想今朝在老太太这里碰着了。”说着,便将适才游猗兰给她的金镯子褪了下来,“我也没别的物事,这个是姐姐刚给了我的,我借花献佛,权当是给妹妹的见面礼吧。”

    庄平研虽是读书人家的姑娘,可自小长在庄子上。何曾收过这样富丽妆饰,当下不免怔怔地看向母亲。

    庄娘子见了那金镯子,两手忙不迭地直往外推,“这可如何使得呢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嘴角噙着淡淡地笑,微凉的眸光从崔玉娘面上一掠而过,拿了金镯子就往庄平研手腕上套了去,“这不值甚么,我原不知道姨娘和妹妹来了,不曾备了礼。姨娘若是不收,可就是嫌弃了。”

    庄娘子虽是李氏的娘家人,可也是老太太的堂侄女儿。李氏只是个妾,所以庄家明面上只能算作老太太的娘家人,是徐渐止的表姑。

    游猗兰称她姨娘,那是把她看做李氏的姐妹。客气些称一声姨娘,不客气起来,终究算不得甚么正经亲戚。

    老太太和庄娘子是听不出其中的门道,可李氏一直挂在嘴角的微笑,却冷了一二分。

    刘氏的眼角的笑纹也深了一些。看来,这个腊月可有大戏看了。

    庄娘子还待推辞,老太太拦了她的手,道:“你就收了吧。也不是甚么值钱的东西。”又向游猗兰笑道:“你可别想一个金镯子就糊弄过去,这个算是你妹子给研丫头的见面礼。至于你,老老实实再送一份来。”

    崔玉娘的一身衣饰,显然都是游猗兰给的。却能这般大度,老太太看在眼里,心上倒有几分欢喜,吩咐丫头道:“去把里间架子上那个樟木小匣子拿了来。”

    丫头应了声,不大会工夫,果然取来个一尺见方的小匣子,盖面上是描金网鱼图。

    李太君叫丫头打了开来,里边是排列着十二支赤金缀珠步摇,“这几支步摇原是备着年节里,家下年轻媳妇来磕头给的赏礼,你们姐妹别嫌弃,看着喜欢的挑吧。”

    庄平研眸光直往匣子里瞟,却又羞答答地不动。

    崔玉娘先福声一谢,步近丫头跟前,每一支步摇都拿在手里把玩过,毫不掩饰眸中的惊叹,“我从不曾见过这般精致的装饰,哪个看着都好,实实是挑不来……”说着捧了匣子到李太君面前,笑道:“不如老太太替我瞧瞧,哪一支合适。”

    李氏看在眼中,嘴角的微笑再挂不住了。

    李太君也是寻常庄户人家出身,徐家刚发达那会,她看家里日常动用的物什,眸中的神色就如崔玉娘一般。且也闹了不少的笑话。

    现下看崔玉娘,就如当初的自己。只是如今自己也能教导人了,心里自然是欢喜的。当下细瞅了瞅崔玉娘,从匣子里拣了支蝶恋花金步摇,“试试这支。”说着,便簪在她的鬓上了。因又问诸人,“还成么?”

    老夫人亲手挑的,谁还说不好呢。都笑道:“老太太真真是眼光独到,她本就长得好,这么一配,越发衬得天仙儿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深知你们的,只捡好听的说。”话虽如此,老太太的嘴角却止不住地向上弯去,又叫了周平研到跟前,挑了支玉兰花的,“试试这支。”

    周平研本是看中了一支石榴花的样式,然老太太这么说,她也只得在踏脚上坐了,由着老夫人将步摇簪在鬓间。

    不消说,众人自又是一通称赞。

    说笑了一阵,眼瞅着时间不早不晚,李太君忽动了牌瘾,刘氏等三人少不得做陪。

    游猗兰坐在李太君身边,看了两圈,掩嘴打了个哈欠,老太君见了,便道:“你赶紧回屋歇着去,我这里那么些人,不用你陪着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看向刘氏道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刘氏也挥手道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这才扶着丫头的手,缓缓站了起来,“那媳妇就告退了。”说着,向崔玉娘递过去一记眼色,崔玉娘便也起身道:“我送姐姐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点头道:“很是的,你姐姐身子不便,你多担些心。”

    她姐妹二人笑应着退去,李氏目随二人而去,她两个转过了屏风,李氏兀自还在出神。直至刘氏推了推她的手臂,催她发牌,她才收回了眸光。

    进了腊月,江蒲已有四个月的身孕了,虽还不大显怀,却越发的困倦起来。每日睡到辰未起身不算,吃过了晌午,也要打个小盹。

    好在李太君和刘氏都免了她的礼数,府里的事情又有心漪、桑珠和圆香操心,她倒是清闲,只是这几个月下来,人却胖了几圈。

    午错时候她起了身,赵显媳妇就端了一盅阿胶炖乳鸽进来。江蒲一闻着那味,就止不住恶心。可怜兮兮地把圆脸凑到赵氏面前,“好嫂子,你瞅我这脸圆的,再吃下去,可不肥死了,惹得大爷嫌弃可怎么好。”

    赵显媳妇又是好笑又是好气,“咱们大爷待奶奶,真是心都掏出来了。奶奶说这样的话,亏心不亏心。况且这盅汤也是大爷早起时,再三吩咐小厨房炖的,说是宋大夫的意思。奶奶之前见了红,胎儿本就弱,这会正是长身子的时候,不趁着这会补一补,只怕孩子先天就弱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江蒲揪着自己脸上的肉,“你也瞧瞧,这肉都长我身上了。”

    赵氏揭了盖盅,逼到江蒲面前,叹道:“这也是没法子的事,奶奶多吃一口,孩子就能补一些。”

    江蒲瞅了眼颜色怪异的鸽子汤,缓缓拿起筷子,撕了一小条肉下来,送

    进嘴里。汤圆似的脸登进苦成一团,天啊,这是人吃的么!

    赵氏见她哪此,也是心疼,赶着叫女儿冲了清茶来备着。

    江蒲吃毒药似的消灭了小半只鸽子,又喝大半的汤,赵氏总算放过她了,端了清茶过来,“奶奶……”

    赵氏一开口,江蒲忙就捧过茶盅,狠漱两大口。还没来得及取帕子拭嘴,外边有人笑问道:“嫂子在家么?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