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92、八面玲珑(二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8:57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游猗兰听了稍稍一怔,旋即道请。

    心漪领着个小丫头进了屋,才要行礼,就听得游猗兰叫免,又听她让坐。心漪也不客套大刺刺地在鼓墩上坐了,向身后的小丫头递了个眼色,使她上前,“奶奶着我送些布样过来,给崔姑娘挑选,也好做几身新衣裳。”

    崔玉娘听说,几步上前,手从布料上抚过,“这么好的料子,我见都没有见过,这要是穿在身上该有多好看呢。”一边说,一边她就拿了布料往自己身上比划,又向心漪欠身道:“多谢姨娘了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掩嘴笑道:“快把你那付小模样收起来吧,也不怕叫人笑话了去。”又转向心漪道:“替我多多谢过大嫂子了。劳你亲自送来,真真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心漪略微扯了扯嘴角,“也不值甚么,早起翻出来了,又要往太太那里回话,便就送来了。”又转头向崔玉娘道:“姑娘挑了布样,再和尺寸一块送去吧。”言毕,起身抬脚要走,游猗兰忙唤道,“坐坐再去,这么冷的天吃口热茶吧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三奶奶了。”心漪福了福身,人已站在了门边上,“婢妾还要给庄姑娘送布样去,就不多坐了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讪讪一笑,心下真真是懊悔不已,为了个莫涟把府里上下都得罪了。早知如此,就不当那么心急。又瞥了眼旁边的罗小寒母子,她攥在手里的帕子,恨不能放进嘴里去咬。

    眼瞅着心漪就要出门去了,崔玉娘忽地叫道:“姨娘且等一等。”说着。便上前提走她手上掐丝珐琅手炉,“姨娘不吃茶,就换两块热炭吧。”边说话,边将手炉交给了丫头。

    游猗兰眸光轻闪。也跟着笑道:“这话不错。从这边去老太太院里,路可不短。这么冷的天走到那里,手炉子只怕就不能热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崔玉娘进府的用意,众人心知肚明。可现下她还是三奶奶的娘家妹子,是到府里做客的表姑娘。心漪也不好十分驳了她的好意。

    况且三奶奶也开了口,自己只是一个侍妾,再不知好歹,只怕落人话柄——不过管了几日事情,就连三奶奶都不放在眼里了。

    因此上她少不得站住脚。道了谢,一双淡然的眸子,似笑非笑地朝崔玉娘看去。

    许是庄户人家出身的原故。即便容颜娇媚,眸中却总似带着质朴的。微笑的时候,就如冬日暖阳,叫人看着就觉着舒服。

    崔玉娘感觉到她打量的眸光,低头避开眉眼处,露着恰到好处的羞怯与腼腆。

    心漪便也收回了眸光,垂眸微笑。

    端重知礼,性情宽和。

    这样的秉性倒是很入老太太的眼,看来三房姨奶奶的位置,未必就那么笃定。

    心漪念头未了。丫头捧了换过炭的手炉来,崔玉娘接过递给心漪,“姨娘拿好了。”

    心漪再次道了谢,又向游猗兰施了一礼,方带着丫头告辞去了。

    小院内当值的婆子丫头都已起来。扫雪的扫雪。烧水的烧水,又有几个小丫头。解了鸟笼外的的棉罩子,给鸟雀添水喂食。心漪一只脚刚迈进院门,诸人就瞧见了,丢了手上的活计,都上前殷勤奉承,“这么早,姨娘怎么就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早有小丫头进屋报禀,一个婆子从屋里拿出个迎霜褐缎绣葡萄纹的棉坐褥放在廊凳上,“这是新近缝制的,姨娘将就着坐坐吧。”

    又有个婆子捧了绿釉雕花的斗笠茶碗来,“这是老太太茶房里才送来的桂圆红枣茶,姨娘吃一口暖暖身子。”

    心漪接了茶碗,笑道:“老太太给姑太太吃的,你们就敢私自拿来,问起来,我可推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婆子们都笑了起来,“不过一口桂圆茶罢了,又是甚么了不得的东西,哪里就问起来了!”

    游猗兰早起已吃过一盏燕窝,又用了一小屉水晶虾肉烧麦。所以只意思意思了轻呷了了一口,四下瞅了瞅,问道:“姑太太呢?还没起身么?”

    婆子们回道:“姑太太早往老太太屋里去了,就只姑娘还在屋里。适才庄家的丫头出来要热水,想着也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内寝帐子还严严实实地掩着,里外悄静无声。庄平研为着昨晚的事,和母亲置气因此还未起身,歪靠着蓝地小花格子锦的大迎枕上,身上披了件樱红缎地洒线绣棉袍,一双略带迷朦的眸子盯着窗格子呆呆地出神。

    听得窗外有人说笑,她秀眉微蹙,正待要叫丫头进来问问,她自己带了来,名唤墨洗的丫头走了进来,禀道:“大奶奶那边差了姨娘来,姑娘见么?”

    庄平研依旧懒洋洋地歪在迎枕上,没有半点起身的意思,只挑了挑眉梢,“去问问有甚么要紧的事,若没有便罢了……”她话还没说了,外边又传来了一阵笑声,她微皱了眉尖,“你去瞧瞧,外头怎么了?怎地那么吵?”

    墨洗应声退去。

    屋外的心漪等得略有些焦急,年节将近,自己的事情不老少,可经不住这么等。故尔不免稍稍伸长了脖颈往里看去,婆子们看在眼里,心下对屋里那位姑娘,便有些不以为然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然姨娘且先忙自己的去,待姑娘起来了,咱们再去请姨娘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话半未落,打屋里走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圆脸丫头,绷着个脸道:“姑娘还睡着呢,你们说话也留神一些。”

    那些婆子虽只是下等粗使,可到底是老太太院里当差,就是两位奶奶进出见了她们,也是点头微笑的。不曾想,今日却叫个小丫头教训,一个个不免都阴沉着脸,耷拉着嘴角不出声。

    墨洗瞅着她们的冷脸,嗤了声又问,“哪位是大奶奶屋里的姨娘?”

    心漪从没见过这般不知进退的丫头,故意站起身,笑道:“大奶奶着我送些布样来给姑娘挑拣……”

    “拿来吧。”墨洗从小丫头手里接过布样,嘴上道:“姨娘替咱们姑娘谢过大奶奶吧,姑娘还没起身,就不招呼姨娘了。”言毕,转身回屋而去。

    那个婆子盯着垂挂在门口的红褐缎棉帘子,一个个都目瞪口呆,这位庄姑娘还真把自己当主子姑娘了!

    余姨娘可是大奶奶的左膀右臂,莫说她一个投奔来的外四路的表姑娘,就是府里正经的二姑娘,也不敢这般拿乔呢。

    心漪倒是没一点气恼,只是好笑。

    一个不识几个字的庄户姑娘,一个书香之家的闺秀。

    奶奶果然说得不错,有时候念了书,未必是甚么好事。心漪拿帕子掩了嘴角的讥笑,这位姑娘还是不要进徐家门的好。

    三奶奶可不像自家奶奶那般心慈手软,想要和刘姨奶奶般守着小院过活,怕是不能够的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