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95、腊八节(三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9:11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一言即出,四座震惊名门大妇!

    刘氏恍然间好似看到当年的李碧瑶,也是这般跪在地上,不管不顾,仿如天底下只她最懂的情爱,也只有她最是委屈!

    当年她只能咬着牙,说,“任凭母亲做主!”

    如今,老夫人面上厌色已显,自己没道理还要看李氏的脸色说话。当下先谴了文瑛回屋,又轻嗤了声,“还真是姨甥俩,行事和妹妹年轻时一样,没轻没重!”

    刘氏声音不大,诸人却都听在耳里。

    庄娘子又气又愧,涨红了张脸,大踏步上前,揪起女儿,扬手一记响亮的耳光,将女儿扇翻在地,指着她骂道:“一个女儿家,当着那么些长辈,还有没有些廉耻!你的书都念到狗肚子里去了?”

    李氏面色换了几换,这一记耳光,与其说是打在庄平研面上,倒不如说是扇在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一般无二的情形,结局却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庄平研捂着脸,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,不仅没有半分羞愧,反倒越发恼怒地瞪着母亲,“怎么?一定要把我嫁给小门小户,才能护得住你们的脸面么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庄娘子气得浑身乱颤名门大妇。

    游猗兰看够了戏,缓缓起身,走到庄平研身边,装模作样地劝道:“妹妹快别如此,像妹妹这个模样,这个人品,换做是旁人我死活也求太太给三爷纳进门。偏又是妹妹,我怎能委屈了。待姑爹”

    庄平研急了,拽着游猗兰裙角跪下来。“我进了门,定会好好三哥,敬重嫂子……”

    庄娘子在旁边已是摇摇欲坠,不住声地骂着孽障。李氏搀着她。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“妹妹这是做甚么,我可怎么当得起。”游猗兰贤德,庄平研便赖在地上不肯起身。“嫂子若不是应下,我就不起身。”

    “这,这,这如何使得……”游猗兰无措地看向上边几位长辈。

    老太君面蓄愠色。

    完全忘了当年李氏亦是这般纠缠不休,此时她眼中的庄平研,只有娇纵和不知进退。

    刘氏低着头只管吃茶,好像没事一般。

    江蒲就更是歪靠着扶手。耐心地等着大戏的后续。

    惟独李氏铁青着脸色,忍了又忍,终还是几步上前,用力拽开庄平研,厉声训斥。“你还不放手,成甚么样子!”

    拉扯间,游猗兰忽地抱了肚子“哎哟”尖叫出声,人便软了下去,崔玉娘赶得及时,游猗兰正好倒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“姐姐,姐姐……”抱着游猗兰,崔玉娘连声急唤,嗓音里隐隐带了哭腔。

    老夫人信了真,脸色都白了。忙不迭地叫人请大夫。刘氏也跟着站起了身,吩咐人抬春凳来。

    江蒲无奈地起了身,远远地站在后边,看着她姐妹俩唱念俱佳。

    庄平研吓得瘫在地上,庄娘子也灰败着脸色,却还是本能护在女儿身前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没事。”游猗兰在崔玉娘并丫头们的搀扶下,缓缓起身,抚着肚子轻喘笑道:“许是小家伙嫌闹了,踢了我两脚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却不大信,拧着眉头,“你这样的身子,就该自己注意,还跟人拉拉扯扯,倘或有个好歹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瞥了庄家母女一眼,硬生生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李氏的脸色已不是一般的难看了,狠狠地瞪了眼庄平研,还真是没眼色到了极致!她真进了门,只恐怕也不是甚么好事。

    刘氏站在李太君身后,含着微笑的眸光闲闲地落在,急得掉泪的崔玉娘身上。这孩子倒真是不错,她真若进了门,往后且有戏看呢。

    恰好婆子们抬了春凳来,刘氏摆了慈祥的神情,赶着叫丫头们扶游猗兰躺了上去,又微微蹙眉地关心道:“虽说是不碍,可也还是回去歇着的好。再请了宋大夫来瞧瞧,我和老太太也能放心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深知自己的伎两瞒不过刘氏,况且刘氏眸底那浅浅的笑,也看得她心惊,挣扎着要下来,“大过节的,老太太、太太都在,我怎好……”

    一言未了,李太君摁了她躺下,板了脸道:“你这孩子就是太过看重礼数了。你现下这样的身子,将养好了,养下个大胖孙子,才是真的孝顺我和你太太。”又吩咐崔玉娘:“好孩子,劳你多看顾些,有事就叫人来回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老太太言重了。”崔主娘福身一礼,“照顾姐姐本是我份所应当的,哪里就说劳动我了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拉了她的手叹道:“这些日子看你极是个稳妥的,有你守着,我也就放大心。”一面说,一面就送游猗兰出了院门,直待她们一行拐过墙角,瞧不见了,诸人方才随老夫人回屋。

    庄家母女堪堪从惊吓中回了神,庄娘子福身歉然道:“平研这丫头性子鲁莽,老太太、太太千见谅些。”又冲女儿喝道:“还不过来磕头陪不是。”

    一来游猗兰的确是哄的老太太欢喜,二来也有爱屋及乌的原故,三来她又怀着孩子。因而在老太太心里,这个孙媳妇和看着小孙儿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庄娘子几次三番的不领情,老太太心里本就有些不痛快了。再加上适才那一翻的闹,老太太看她母女,又添了三分不喜。当下冷嗤了声,坐回椅子上,没有多说甚么。

    刘氏瞅在眼里,倒是笑着扶起庄娘子,“姑太太别在意,三儿媳妇身子原就弱,前段日子着实将养了一段呢。”

    庄娘子这才讪讪地起了身,事情闹到这个地步,徐府是不好再厚着脸皮住一下去。嚅了嚅嘴,强笑道:“咱们家相公是个图随意的性子,住在驿馆里同些年谊旧交吃吃酒,讲讲文章,乐得很。咱们母女在府里住了这些日子,一世人没经过的都经过了,可算是长了眼。年节下府里事忙,咱们住着,帮不上忙不说,反倒添乱,还是往驿馆住着的好……”

    庄娘子话没说完,庄平研陡然凄声叫道,“不!”众人讶然看去,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碰头有声,“老太太、太太,我不是有心叫嫂子动了胎气的,不是……”说着,又抹了泪起身,抬脚就要出门,“我这就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站住!”庄娘子厉声喝住,“你闯的祸还不够么!”

    满屋子的人都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,江蒲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庄平研,心里叹道:“这个姑娘,还真是株奇葩!”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