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96、腊八节(四)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9:16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李太君年岁大了,经不住吵闹。况且又在宫里应付了大半晌,人本就有些疲乏。庄平研毫不遮掩的哭闹,惹得她心烦不已,眉梢处也隐隐抽痛。偏又不好说甚么,只得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庄娘子说要搬回驿馆,她正是求之不得,连款留的虚样子都不装了,只道:“你这话很是!也不用在这里虚陪着,且回屋收拾吧。”又急着吩咐婆子,“赶紧叫人套好车等着,姑太太说声走也就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还不等庄娘子谢过,庄平研疯了似的扑到老太太脚下,磕头如捣蒜,“老太太,我错了,再不会犯的了……”

    庄平研到底顶着表姑娘的名份,地上的丫头婆子,只能劝却不敢动手去拉扯。刘氏就在边上,噙着微笑,即不开口劝,也不拉。

    庄娘子刹青着脸,待要上前去拉,却又怕磕碰着老夫人。李氏将刘氏的神情看在眼里,心里又悔又恼。顾不得给庄家留脸面,上前一把拽开庄平研,怒道:“你真是白读了那些书,你自己瞧瞧,哪里还有一点书香人家的矜持。”

    庄平研又膝行到李氏面前,哭求道:“姨娘,你替我我向老太太说说情吧。不是说这桩婚事,你向老太太一提,就千妥万妥的么……”

    她心急之下,口不择言。李氏听得心头乱跳,疾言辩白,“你给我住嘴!真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。我一个婢妾,三爷纳妾的事,几时轮着我来议论。就是在老太太面前言语两句。也只是帮着出个主意,怎么就说得上千妥万妥。姑娘这么说,至我于何地?至太太于何地?”

    庄平研亦知自己说错了话,眸中含着热泪。又是委屈又是无措。

    刘氏倒笑了起来,“姨娘这话也不是,小三儿到底是姨娘养的。为他好的心与我是一样的。怎么就说不得一句了?”

    李氏看着她笑盈盈的眸光,分明是庆灾乐祸。自己却又无言可辩,摁下想给庄平研一记狠瞪的想法,扯了抹笑。

    刘氏又向老太太道:“所谓贤妻美妾,纳妾原比不得娶妻。况且又是要跟着老三赴任去的,依媳妇的意思,倒是唤了老三来问问。看他钟意谁。”

    老夫人点头道:“这主意好。”说着,就吩咐了人去请徐渐止。

    “咱们三儿脸嫩,研丫头且先避一避。”刘氏微笑着扶起了庄平研,又拿帕子替她拭了泪,“不然当着姑娘的面。只怕他涨红了脸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刘氏是调侃的意思,可听在庄平研耳朵里,却以为徐渐止早已相中了自己,后飞红着脸低垂下头,娇羞无限。

    庄娘子也当徐渐止相中了妇女儿,急红了眼圈,道:“太太,咱们家里就平研一个女孩儿。她老子又是……”

    庄平研瞪了眼,正要和母亲吵,刘氏拦在当中,笑道:“姑太太且放心。你们实在不愿,难道咱们牛不喝水强摁头。”又安慰庄平研,“你且和母亲回屋去。一切有我呢。”

    “太太……”庄平研红着眼,拉着刘氏的手,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庄娘子用力一拽,把她硬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江蒲把手里的小袖炉递给桑珠,让她换了炭来,自己则低首敛而笑。

    刘氏还真是看戏的行家。

    崔、庄二人,不论徐渐止纳哪一个进门。三房都不会太平。

    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。

    庄平研这样不知轻重进退的蛮横性子,游猗兰就是要收拾她,只怕也会惹得一身臊。

    崔玉娘,城府、手段、心机一样不缺,倒真是适深宅大户。跟在外头三五年,若是命好养下一儿半女,凭她的手段,恐怕就要和游猗兰比肩了。

    渐止若是疼惜媳妇,绝不会选这二人。

    刘氏那里一叠子的名单,随便挑一户也就是了,无依无凭的小户人家,又是做妾,哪里还敢越过正妻去。

    江蒲念头未了,听丫头报道:“三爷来了。”言声未了,脚步声响,徐渐止已进了屋,跪下行礼,“老太太、太太安好。”又向江蒲唱了个喏,“大嫂子好。”

    江蒲含笑欠身,因见他脸上春色颇浓,笑道:“谁那么狭促,把你灌成这个样子,正经的还没开席呢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也觉着脸上作烧,笑道:“今朝也没外客,不过是和大哥说话不留心,才喝多了两杯。”

    江蒲秀眉微蹙,吩咐桑珠道:“你出去和大爷说一声,叫他自己悠着些,虽是节下,明朝还要往衙门里去,真醉了也不怕招人笑话。”

    老太君又招手唤了渐止到身边坐下,拉着他的手,看他连耳根子都红了,不免埋怨起徐渐清,“都三十大几的人,怎么还是这般没轻没重。”又嗔着徐渐止道,“你也老实,兄弟家宴,做甚么陪着他这么灌。”赶着又叫人倒了蜜芝茶上来,给他解酒。

    待徐渐止酒喝的多,也觉着口渴,一气就喝了大半盅。待他缓过了一些,老太君先谴退了一干丫头婆子,直待屋里只她们婆媳几人,才缓声道:“这些日子,你娘为着你纳妾的事,相了不了少的人家。家里又有平研、玉娘两个。你娘的意思是,问问你看着哪个合心意。眼瞅着都过了腊八,也该赶着订下来。虽不是娶妾,也是正经纳侧室,该有的礼数不好少了。况且也该几桌酒才是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微睁着眼眸,这真是出乎他的意料,有些尴尬地笑道:“老太太、太太看着谁好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孩子,也老实的太过了。”刘氏笑道:“一来纳妾的事,本就该你自己拿主意的好。二来么,我和老太太也实在是挑不出来,看谁都是好的。”顿了一顿,“尤其是家里两位,论相貌、品性、心地,实在是叫咱们看着喜欢,若不是你娶了妻,咱们都要上门提亲了。如今只是做妾,咱们想着都心疼。”

    江蒲坐在刘氏手边,毫不掩饰眸中的好奇。

    徐渐止在衙门里历练了这一二年,刘氏的话外之音,他岂能听不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庄、崔二人,到底选一个好呢?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