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399、有子相助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9:30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三房在外院摆了几桌酒,虽只宴请至亲好友,然游猗兰大着肚子不方便招呼,只徐渐清一人,难免有些不周到,徐渐清做为兄长,少不得过来帮衬帮衬。

    有江蒲在,卫、涂、刘三家女眷自是言笑不绝,更不用说其他女眷。而徐渐止的同僚、年谊,多少有些巴结徐渐清的意思,一时席面上觥筹交错,言笑不绝。

    西跨院的三间小正房里,红烛高燃。

    崔玉娘心满意足地坐在簇新的,品红缎地百子千孙的褥子上。外院的欢声笑语隐隐约约,听不大分明,却一阵阵地传来,崔玉娘嘴角弧度越的上扬。

    虽不是正经摆酒,可能这样热闹,自己也算是挣足了体面。

    有人欢喜,就有人愁。

    游猗兰歪在里间的榻上,屋里没有点灯,只有外边廊上的戳灯燃着大红腊烛,光影透过窗户红得发沉,晦暗不明。

    佩香挑了暖帘进来,“奶奶,用些点心吧。”

    游猗兰缓缓睁了眼,一声轻叹,挪了挪身子,“外边还没散么?”

    佩香将手里的小漆盘搁在了小几上,又点亮屋角上的羊角戳灯,“菜都还没有上齐呢,哪里就散了。”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光亮,令得游猗兰睁不开眼,抬手挡了光线,挣扎着身子要坐起来,“我还当晚得了很了。”

    佩香赶紧上前相扶,又把矮几端了过来,“这是厨里特地给奶奶炖的羊肉羹,奶奶趁热用一些。”她一边说。一边盛了一小碗出来。

    游猗兰盯着绿釉荷叶盖盅愣了半晌,苦笑道:“没想着,今朝还有人记着我。”

    佩香听了,心下一酸。替自家奶奶叫道:“奶奶这叫甚么话,凭着她再风光,不过是纳妾。还能越过奶奶去……”忽又想起,那位新奶奶是自家主子的姨表妹,衷心仿似表得有些过了,瞅了瞅游猗兰的面色,放缓了语气,又道:“再则,婢妾看新姨奶奶也不是登鼻子上脸的性子。往后自是敬重奶奶的。”

    “敬重我?”游猗兰扯了扯嘴角,拿着青瓷匙柄,搅着碗里的羊肉羹:“过几日她就要和三爷赴任了,就算她有心,只怕这几年也没法子敬重我了。”

    今日之前。游猗兰心里满满的都是得意。

    侧室的位置,总算让自己人给霸着了。将来就算再进新人,也要低一头的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今早上起来,看到满院里的红喜字,她就浑身都不对劲,连肚子也隐隐的有些疼。请了大夫来看,说不妨碍的。她实在懒待张罗那些琐事,就借口歪在屋里不出去。

    然一个人呆得越久。心头的思絮越是纷乱。

    虽说崔玉娘只是庄户人家庶出的女儿,可她毕竟要跟着出门三五年。定是会养下孩子,若是个女儿还就罢了。若是儿子,游猗兰不仅担心起自己的肚子。

    如今府里除了老太太,已经是没人向着自己了。这一胎若是个儿子,那没的说。若是个女儿。就徐渐止对自己的厌恶,想再怀上怕是难了。

    介时,无子又不得丈夫欢心,府里自己又说不上话,自己还有立足之地么!

    她越想越是心惊,直后悔不该给丈夫纳妾,若是当时咬定牙,让罗小寒跟了去。

    一来能在丈夫面前搏个贤良名声,二则罗小寒一个家生子,又不得老太太、太太喜欢,况且又是那样软懦的性子。

    唉……

    游猗兰重重叹了声,掉头看向窗外火红的灯火,现下说甚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

    帘外忽地传来轻轻一声低唤,主仆俩转头看去,却是罗小寒端了个小漆盘进来,“婢妾听说奶奶身子不爽快,晌午也没好生吃,就在自己屋里炖了奶奶喜欢的燕窝粥。”话未说了,就看见矮几上的吃食,自己倒不好意思,“哎哟,婢妾也是糊涂,倒没和厨里的嬷嬷招呼一声。”

    罗小寒端着小漆盘站在门边,不知是进是进退。

    红红的烛火映在她不知所措的面上,单纯的可爱。

    游猗兰计上心头,笑容和蔼,一面让坐,一面就道:“今朝真真是多劳你了,到了这会还想着我。”又问,“可用过了饭没有,我一个人吃也冷清,索性一起。”叫了佩香,“赶紧给姨娘拿一付碗筷来。”

    罗小寒从未受过这样的待遇,惊得慌忙摆手,“婢妾这可怎么当得起……”

    游猗兰眼眸笑睨,“这又有甚么当不起的,私底下又没有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罗小寒才张了嘴,游猗兰伸手就去拉她,罗小寒又不敢乱挣,只得挨着小几,在榻边上稍沾着些坐了。

    佩香拿了碗筷来,游猗兰吩咐道:“给姨娘盛些羊肉羹。”又向罗小寒道:“你身子虚寒,冬日里吃些,比药还管用呢。”

    罗小寒哪里敢劳动佩香,赶紧接过碗,说,“多谢姑娘了,我自己来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佩香斜睨了她一眼,也不谦让,径自把碗交给了她。

    自家奶奶的心思,真是越发的难猜了,怎么好好的又与罗姨娘亲近起来了。往先面上虽未露出来,心里却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恨不能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罗小寒随便舀了两勺肉羹,也不敢真就吃,只拿着勺子意思意思。

    游猗兰尝小半碗燕窝粥,叹道:“许久没吃这粘稠的粥了。厨里拿来的总觉着有火候不足。说了她们几回,总是不改,待要认真生气,为了点吃的,又怕叫人笑话了。所以我就不大吃它了,偶尔想起来,只叫佩香用小银铞子炖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罗小寒心思简单,一直都弄不大明白,自己哪里做错了,才不得奶奶待见。这会听得游猗兰夸自己粥炖的好,脸上的小心登时笑开了,“奶奶若是喜欢,婢妾天天给奶奶熬粥。”

    “难为你有心了……”游猗兰话说到一半,突然顿住,捧了大肚子,脸色陡然刹青。

    佩香赶紧上前扶她躺下,又冲罗小寒嚷道:“你在粥里搁了甚么?奶奶若是有个好歹,你有几条命赔!”

    罗小寒早吓得脸色泛白,大眼睛里蓄满了泪,扑通跪倒,哆嗦着毫无血色的唇瓣,“我没有,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游猗兰好容易从阵痛中缓过口气,喘息着道:“你别乱怪人,我好像是要生了,你,你赶紧去叫人……”话没说完,伴着她的尖叫,羊水涌了出来!

    游猗兰虽疼得有些抽搐,心头却涌起一阵阵的欢喜,这个孩子来得正是时候!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