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门大妇

402、妖

生当如樗2017-6-10 14:49:45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宋大夫行医大半生,又是擅看妇人科,游猗兰的血崩也并不是特别严重,旁边还有稳婆帮忙名门大妇。因此,江蒲姑侄离开没大一会,游猗兰的血就止住了。

    刘氏、李太君总算放了心,看过小孙儿,又嘱咐了丫头、婆子好一通话,徐渐止方送两位长辈从正房出来,一行人还没下石阶,就见崔玉娘换了妆扮行来。

    “婢妾给老太太、太太见礼。”

    崔玉娘缓缓拜倒,李太君纳闷地问道:“你这会过来做甚么?”

    崔玉娘笑道:“婢妾看时辰差不多了,就早些过来瞧瞧,左右也是要过来奉茶的。”

    老太太心思简单,真信了她姐妹情深,拉了她的手叹道:“好孩子,难得你这般挂心,你姐姐这会歇下了。看你的样子也是一宿没睡,还是回屋歇着吧,等后半晌再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崔玉娘微笑着,反手搀扶老太君往院外行去,“年轻后生少歇一两个晚上,又有甚么防碍。况且婢妾也睡不下,与其在屋里担心,不如过来守着,也安心一些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审视的眸光,掠过她的娇媚的面容,眉目间有些憔悴,看不出半分怨愤,嘴角上噙着的浅笑,温柔平和名门大妇。

    他不禁有些疑惑,这个女子真的没有半点怨忿?

    李氏随着太君身后,微蹙着眉,偷眼斜睨过去。四更时分,天份外的黑,饶是两旁的戳灯都亮着,她依旧看不清崔玉娘的面容。她只是本能地不相信。天底下哪会这样肚量宽大的女子!

    不怨已份属难得,这般甘之如饴,岂是寻常人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忍人之不能忍。

    李氏垂首,于黑暗中绽出一抹笑。游猗兰你且等着吧。

    送走了两位长辈,徐渐止回身打量一通神情温顺的崔玉娘,心里总是愧疚压过了疑惑。叹了声,“回屋去吧。”

    崔玉娘低垂着头,恭恭敬敬地应了声,看徐渐止的脚步转向西跨院而去,嘴角梨窝微显。

    屋里守夜的小丫头都歪在榻上打瞌睡,被杨婆妈子一声喝醒,待要教训几句。崔玉娘拦道:“嬷嬷罢了,时候也不早了,爷还要衙门,赶着叫人拿衣裳、倒热水,再拿些吃食来才是正经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在里间榻上倒了。疲惫地叹了声,“不着急,我这会已经没差事了,不过就露个脸,早些晚些都不碍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”崔玉娘迟疑了会,小声道:“爷在婢妾这里小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从早起忙到这会,的确是有些困乏的利害,微不可见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崔玉娘脸上登时笑开了花,地上的丫头婆子更是取衣服的取衣服。端水的端水,又展了锦褥,在里边放了桂枝香的银熏球。崔玉娘亲手服侍徐渐止洗漱过,再又小心翼翼地上前替宽衣。

    毕竟是十八九岁的女孩,头一回这样靠近男子,两人呼吸相闻。崔玉娘一颗心几乎要跳出了胸膛,一双手更抖得利害。

    恍惚间,她都不敢相信,眼前的情形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杨婆子瞅着这副情形,暗笑着领了丫头出去,又把花罩的账子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徐渐止看着低垂在胸前的脑袋,心思倒渐清晰了起来。她不过是个庄户人家的女儿,无依无凭,不扮得贤德一些,哪里有立足之地。

    如此也好,至少自己能省些心。

    “爷请歇吧。”崔玉娘替他褪了外袍,便去放品红缎的百子千孙帐子,“婢妾给爷守着时候。”

    徐渐止愣了一愣,随口道:“你也一起歇歇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崔玉娘笑道:“先前婢妾也打了会盹,这会子倒不困。”边说,边就放了另一半帐子,熄了屋里的戳灯,移灯离了内室。

    杨婆子怀揣着个袖炉守在外边榻上,地上几个小丫头则围着火盆子打盹,见崔玉娘出来,忙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姨奶奶怎么不和三爷一起歇着呢?”杨婆子好是纳闷地问道,又压低了声音,在她耳边道:“同了房,底下人也高看姨奶奶一眼的。”

    崔玉娘飞红了脸,扯着扬婆子的衣襟,“嬷嬷说到哪里去了,三爷累了一日,哪里还……”底下的话,她实在不好意思出口,“况且,我还要往姐姐屋里去。”

    杨婆子微蹙了眉,劝道:“姨奶奶去做甚么呢……”话未说了,崔玉娘已经出了房门,她诶了声,赶紧唤了丫头跟上去。

    正月天寒,屋里没敢开窗户换气,连帐子都是掩的严严实实。因此崔玉娘一进了屋子,一股浓重的血腥扑面而来,薰得她退了半步,微蹙了眉头。

    佩香守在床边睡着了,罗小寒坐在榻上,直着一双眸子盯着几上昏黄的小油灯出神。

    “姨娘。”

    听得有人在耳边轻唤,她才猛然回过神,见是崔玉娘忙要行礼,被崔玉娘拦了下来,悄声道:“姨娘回去歇着吧,这里我守着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罗小寒被老太太训怕了,哪里敢回屋去了,“怎么敢劳动姨奶奶,我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崔玉娘也不容她多说,推着她就往走,“为着我的事情,姨娘操劳了一日,我实在是过意不去。”

    罗小寒还待说甚么,崔玉娘水葱似的手指了指床,悄声道:“看吵醒了奶奶。”又推搡着她出门,罗小寒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去了。

    崔玉娘静坐无事,便进了小稍间里看孩子。出生没多久的小东西,刚刚制造了第一团臭臭,奶娘往隔间给他取尿布去了。

    因此摇篮边只有崔玉娘一人。

    红红的、皱皱的,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脸就缩在锦褥间,上边还压了床杏色的驼毛牡丹罽。

    崔玉娘冰冷的眸光直直地盯着那张核桃似的小脸,嘴角抿成一条直线。她缓缓地伸出白玉般的手,染了丹蔻的长指甲,在烛光下红的妖艳。

    长长的尖指甲轻轻划过孩子的五官,又抚过孩子软软的脖子,最后停在被头。

    绷直的嘴角挑起抹阴森的笑,她提起罽毯的边沿,一点点往上拉。冷冷的眸光直直地盯着孩子笼起的,肉肉的眉峰。(未完待续。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,欢迎您来投推荐票、月票,您的支持,就是我最大的动力。)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